金岱:《西遊記》與中國的第一次“西化”(4)

《西遊記》里孫悟空自封“齊天大聖”,和毛澤東講的“人定勝天”,遠遠地看上去像兩面高高飄揚的旗幟,其實兩者是同一面旗幟:正面寫著“齊天大聖”,反面寫著“人定勝天”。所以毛澤東相信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其實這個是人類理性發育的一個過程。人定勝天是早期的理性,但是後來我們知道有些事情理性是辦不到的,我們必須按科學的理性辦事。《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可以說是到處反抗,第一,他反抗了儒家之天。儒家之天其實就是大自然,大自然有一個代理人就是天子,君權神授。信皇帝其實就是信天,皇帝要祭天,北京的天壇就是祭天的,過去我們是崇拜天的,我們這個民族崇拜老天爺。但是孫悟空不信那套,玉帝老兒算老幾,還有天上的眾神,像太白金星、龍王老頭乃至閻羅王,孫悟空要反抗的幾乎是所有的大自然,天上、地下他無一不反抗,沒有他在乎的,反抗自然也包括反抗朝廷,朝廷只不過是天的代理人而已。

第二是他反抗道家之天。孫悟空調皮搗蛋不老實,玉帝拿他沒轍,就找太上老君(道家的始祖),讓太上老君管管他,太上老君把孫悟空放到丹爐里面一煉。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做過道家的氣功,做過以後你們就知道了,丹田在臍下三寸小腹中間,你意守丹田慢慢這個地方就會發熱,慢慢就會有一個氣囊鼓起來,你走路都會晃晃蕩蕩的,這個地方就叫丹。丹田經過前後任督二脈,通過會陰到腦袋,叫做打通小周天,打通的時候舌頭會發麻,這是道家的功夫,打通大周天就是身上的奇經八脈都打通。太上老君把孫悟空放在八卦爐里煉一下就是做這個功,把念頭放氣囊里頭煉,然後一發熱就成丹。過去《西遊記》的解讀中都沒有,我練過這個功。太上老君把孫悟空放到丹爐里面讓他練道家的功夫,但是孫悟空不理你這一套,他踢翻了丹爐跑了。不過在太上老君的丹爐里煉一下也不是沒有好處,第一是燒紅了猴子屁股,第二是燒出了火眼金睛。所以說《西遊記》是一部佛教小說,表面上有一點諷刺道家,但對道家還是有一點肯定的地方的,所以它其實是儒道佛三家化而為一,不要只說它是佛教的小說,道家的也有。第三是反抗佛家之天。既然太上老君管不住孫悟空,就派如來去管,他也不把如來放在眼里,如來有錯他照樣指著鼻子罵,但他還是對佛教比較看重的。如來把孫悟空放在手掌心里,孫悟空在如來的手掌心里翻筋斗,他以為已經跑了出去,但是還是在如來的手掌心里。

這樣一說我們就看明白了這部小說,實際上在中國文化的歷史中闡述了人的理性與信仰之心發生了某種吊詭現象。如果它是純粹的宗小說的話,那麽唐僧一定是至高無上的,孫悟空一定是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但是這部小說孫悟空和唐僧的地位發生了吊詭的現象,發生了某種逆轉。這說明了在當時中國的思想史上已經發生了某種現代性的萌發,就是理智之心與信仰之心的關系已經發生了歷史性的轉折。

5.天地立心

《西遊記》成書是在十六世紀七十年代,正是西方的文藝復興時期。在這樣一個時代里,在西方現代性發生的同時,出現了《西遊記》這樣的小說,這就是一種反抗,就是人的理智之心開始萌發。在西方文藝復興的同時,我們中國現代性的萌發雖然沒有西方的堅船利炮,但《西遊記》就是明證,已經使理智之心和信仰之心發生了吊詭式的逆轉。恩格斯說但丁是西方最後一位偉大的詩人,新世紀最早的一位偉大詩人,我覺得對但丁的評價可以完全用在吳承恩這里。同時他也是莎士比亞,莎士比亞也是現代性發生時期偉大的文學家,在他那里人成為了大寫的人,在《西遊記》這里,孫悟空作為有理智的人成為了大寫的。我還要比喻的是笛卡爾,在西方他是理性主義的鼻祖。可以說在十六世紀的中國,《西遊記》就已經暗示了中國思想史上理性開始對信仰持懷疑態度的歷程,所以《西遊記》是一部偉大的啟蒙小說,而且它是在第二次的“西化”——現代性還沒有來到中國之前,中國就已經誕生了現代意識的根基。但悲哀的是為什麽中國沒有發生自己的現代性,而非要等到西方的堅船利炮來打開我們的大門呢?我們的解釋是明朝因為腐敗而滅亡了,然後由一個文化上低勢的民族來統領中國,在這里我並不是要歧視滿族,清朝幾百年來滯後了中國現代性的發生,我們今天也不能因腐敗再滯後我們偉大中華民族的復興,這一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覺得《西遊記》以及中國歷史向我們深刻地昭示了這一點。

《西遊記》有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第一次“西化”——印度佛教進來我們怎麽化印度的佛教為中國的佛教;第二個層次,我們的第二次“西化”也就是現代化,暗示了中國自身現代性的意識根基已經萌發;第三個層次,它還有後現代的意義。在《西遊記》中信仰之心與理智之心雖然發生了吊詭的現象,出現了逆轉,但並沒有徹底地否棄信仰之心,這個可能是個問題。在當時封建專制還那麽嚴重的情況下,人類的現代理性還不能充分地發達,知識界和思想界已經有了這種思想的萌發但還不清晰,可以說在那個時代信仰之心和理智之心的沖突還沒有像西方發生得這麽徹底。經過了長時間西方理性主義的發達之後,後現代主義的西方已經發現了單純的理性至上也是有問題的。我在一個文章中提出這樣一個觀念,“輕本而不失本,重用而不妄用”,我們今天人類就有點妄用,理性雖然重要,但如果我們隨便地妄用,如果我們胡亂的使用核武器,胡亂的使用克隆人,我們人類就會完蛋,我們今天的環境已經非常地危險。所以我們人類不僅需要理智之心,同時還需要信仰之心,它們之間的二元結構我們不能夠小視,這是《西遊記》的後現代意義。所以我說《西遊記》有三個意義,一個是它對印度佛教第一次“西化”如何去化,還有一個是後現代的意義,要處理好“識心”、“本心”二元結構的關系。

6.正果和奇果

《西遊記》里所有的人物都成了菩薩,最差的也成了羅漢,都修成了正果。而《西遊記》這部小說也成為一顆奇果,成為偉大中華民族偉大的文化成就。我剛才說過,印度佛教從魏晉南北朝進入中國一千年有三大成就:宗教上的禪宗、哲學上的心學和文學上的《西遊記》,表面上看它們都是來自印度,我們看到了中國的第一次“西化”,但三大成就都是中華民族的偉大成就,都不姓印。沒有人會說禪宗是印度的,佛教的根在印度,長在中國,開花結果全在中國。禪宗就是中國的,佛教在印度基本沒有地位。《西遊記》表面上也是印度佛教故事,但誰說它是印度的文學,沒有,都說它是中國文學的四大名著。心學更是如此,它還影響了日本的明治維新,日本明治維新的主要思想就是心學。

我們回到中國的第一次“西化”這個主題,我們在今天仍然要明白一個問題,我們要放開眼量、打開心胸向世界文化學習,與世界文化交匯流通。我們放開膽力,只要我們能消化,最終這一切都會成為偉大中華民族的成就,同時也會貢獻給世界文化,只要我們堅信這一點。當前中國面臨很多的問題,尤其是過度的民族主義、過度的文化保守主義。比如說兒童讀經,幾乎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要孩子們去背經,而且是極難背的經,還要懷著嬰兒的母親去聽經的光盤。昨天陳實先生說這個已經到了惡搞的程度了,我非常同意“惡搞”這個字,我們中華民族文化的自覺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有節制,不要再回過頭去用過度的民族主義和過度保守主義抵禦我們向世界文化學習。現在不光是西方的文化,整個東亞、伊斯蘭教、拉丁美洲,我們都要放開眼量去學習,這在今天是尤為重要的。我說中國不能再走老路了,經濟發達30年來,經濟總量已經是世界第三、馬上世界第二了,但是我們文化上不要保守。我感覺我們的文化上保守,只覺得“天王老子第一”,有些人講唯有中華文化才能救世界,這個話不用這樣說。咱們的中國文化自己成長壯大,相信偉大中國文化一定會與世界文化交融、匯通,一定會有輝煌偉大的前景!謝謝各位!

*演講者為華南師范大學博士生導師、教授。(愛思想網站 2010-07-02)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