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復彩《禪的故事》一宿覺和尚

自從六祖慧能在曹溪開宗演法以來,幾乎每天都有人前來向慧能問法。一般說來,這些人大多數都能得到最終的悟解,只是時間長短不一罷了。長則幾年甚至十幾年,短則幾日,甚至一夜之間就悟解開的。

玄覺就被人稱為“一宿覺和尚”,可以說,他是慧能門下得到悟解時間最短的和尚。

玄覺俗姓戴,永嘉(今浙江省內)人,很小的時候,就與其兄一同出家,開始是學習天臺教觀,覺得不能解決人生的大事,當從南方傳來慧能的頓悟之法後,玄覺立即前往廣東韶州曹溪寶林寺。

玄覺走了半年之久,終於來到韶州曹溪寶林寺。當時他十分疲倦,手持一根錫杖,一副灰頭土臉。及至見到慧能,玄覺立刻就來了精神,然而他並不禮拜,只見他握著錫杖,繞著慧能的禪床走了三圈,然後就筆直地站在那里,等待慧能的發話。

慧能簡單地問了幾句話後又說:“身為一個出家人,應當具備三千威儀和八萬細行,上座你是從哪里來,怎麽一副這種模樣?”

玄覺仍然筆直地站在那里,說:“生死是大事,變化很迅速,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慧能說:“既然這樣,那為什麽不去領會無生無來的法旨,不去領會無速無慢的道理呢?”

當時堂上有許多各路來的僧侶,大家都望著玄覺,看這個浙江來的和尚是否能接上六祖的禪機,看他到底能否得到最終的悟解。玄覺不慌不忙地說:“領會本身就是無生無滅,了悟本來無速無慢。”

對於這樣的回答,完全是出乎在場人的意料的,大家沒有一個不覺得驚訝。

慧能點了點頭說:“是這樣,是選樣。”慧能說出這句話,就算是肯定了,也就算是印證了玄覺的彈悟對路了。

玄覺聽到六祖這樣肯定他,這才認真地拜倒在慧能的座下,然後就收拾起行李單具準備回程。

六祖說:“也回去得太快了吧。”

玄覺說:“本來就沒有動過,怎麽晚得上太快或太慢呢?”

六祖說:“誰能證明你沒有動過呢?”

玄覺不甘示弱地說:“禪師你怎麽能人為地劃分動過或沒有動過呢?這不是執著是什麽?”

六祖又一次贊同地說:“不錯啊,你很懂得無生無滅的道理。”

玄覺立即又說:“無生無滅難道還有道理可言嗎?”

六祖說:“無道理有道理怎樣區別呢?”

“區別也不是什麽道理。”

從來沒有人這樣頂撞過六祖.六祖也從來沒有這樣一連聲地贊同一個剛來的求法者。在場的人們都知道,這個叫玄覺的和尚,將來一定是不得了啊。

玄覺已經走出了法堂,六祖在後面叫著說:“妙啊,妙啊,小住一宿再走不好嗎?”

於是,玄覺就在寶林寺小住了一宿,後人便稱其為“一宿覺和尚”。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