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花當然是雅事啰,但如果有人在花下喧嘩、橫躺、曬褲子;酒徒在花下憤世嫉俗罵山門;大官貴婦車馬繽紛還有人開道扈從;紈褲子弟摘花作雅士狀;村婦亂砍亂摘抱了一大捆;雅事也變成十分庸俗無奈!真正的雅士,韻態香心,不啻是我去賞花,連花也來賞我,這才雅!

把家裏的眾多丫頭侍婢,各取一種花的名字,也是濫套,好像雅,其實俗。

品茗喝茶雖是雅事,但沒有佳客而只見忙冗,沒有賞鑒而但知牛飲,或是墻間桌上布置得不對勁,不見花竹清供,反多葷腥雜陳,就很俗。

四壁的骨董也好,中庭的花木也好,本該是賞心的雅事,但如果擺設花木的位置不恰當,或是收集骨董的欲念太廣侈,都會顯得煩而俗。

與美人清談心賞就是雅;進而語言嘈雜就不雅;再進而沈酣潦倒就嫌俗了。與美人隔院遙對可能是雅,一到了牽衣連坐,原本雅的可能俗了。

長得像潘安的美男子,玉樹臨風,仿佛很雅,但胸境眼界不朗徹,只是一個雕繪的土木偶像,何等俗氣;擁有陶朱公的財富,散金如土,仿佛很雅,但言行動作太鄙俚,只是只祭壇上披了紅繡供眾神去吃的大豬公,實在俗氣。

“科頭箕踞長林下,白眼看他世上人”,這種孤矯,似雅而實俗;“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何人不識君”這種通達,似俗而實雅。

禮敬孔子,以求啟迪智慧,也還雅吧?但在孔誕祭典上爭拔犧牲品上的牛毛,以祈求智慧就很俗;到孔廟學孔母祈求得子當然不雅,據《封演聞見記》,居然有婦女赤裸身體登上孔宅的榻席,以求獻身得子,更俗得荒唐!

就以文章雅事來說吧,拿些古禮考證考證,現代人還去加冠及笄,表面古雅;骨子裏就嫌腐,腐也是俗;兒女私情專寫做愛,從沙發翻滾到祖宗牌位下面,表面是性開放,骨子裏就嫌浪,浪也是俗。

畫家的內在沒有雕龍繡虎的東西,而只畫眼前所見的猥瑣事物;作家的內在沒有長江大河的氣勢,而只寫身邊所聞的兒女耳語,缺乏內在爆裂的沖動,就沒有精神上的意義,筆下永遠是俗的。

許多文人的雅事,像限韻做詩啦,興來題壁啦,也很俗氣,文章裏的“諛墓”“賀壽”“喬遷”“弄璋”,沒一樣不俗,這些文字裏要不諂媚很難喔!詩文中只寫些臟東西,那麼你嘯傲起來也是羞的,能不雅得好俗!必須經過十年的絕欲、十年的讀書、十年的養氣,用奇峰作筆、用湖海作硯、用煙雲作墨,吞吐卷舒,鴻筆偉辭,寫大塊的文章,這才雅!

總結而言,大凡開創的東西,元氣淋漓,雅的居多;後來模仿的,也似真有所得,本質上它是俗的。就像禪家的祖師,不管是喝耳使耳聾三日,擰鼻使鼻痛大悟,丈室蕭疏,都成雅談。而一些心未妙悟的聰明漢,學著說些“山頭起浪,夜半日出”等俏皮話,大叫“這裏有祖師麼?喚來與我洗腳!”這種東施效顰而肆無忌憚,就太俗太俗。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