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瞧荔子是個才十三歲的小姑娘,見了不快意的男人時,她早就會把小嘴岔往下一撇,輕輕而狠狠地罵一聲“討嫌的”了。當爸爸勒著媽媽的頭髮,呱咭呱咭地揍,她頓著腳,哇呀哇呀地哭時,她已學會了在哭泣的中間夾雜上“討嫌的”了。她偷偷地一面為媽媽撿著拔斷了的亂發,一面跟嗚咽著的媽媽一道嘟囔著:“討嫌的男人。”

從此,擔水的漢子不當心踩了市道旁她的鳳仙花時,小小指頭會死死地使勁戳著那油紫的脊背,罵著:“討嫌的大李。”當她正喂著小咪咪肝拌飯,爸爸立在檐下喊“荔子,給我打半斤玫瑰露”時,她不甘心地把咪咪放下,俯首在那溫柔的小動物耳畔低語著:“討嫌的爸爸,害我的乖吃不舒服。”

胡同裏過聘姑娘的花轎,她跑出來張望時,隔壁總不缺乏拿逗小孩開心的人,扯了她的辯梢問:“荔子幾兒嫁呵?”於是,荔子不屑地撇了小嘴兒,把肩頭的兩條小辮往後一甩,爽快地回說:“我?我才不嫁給討嫌的臭男人呢——挨他的揍。”那多嘴的人如再追問她寂寞不寂寞的話,她會哼那麼一聲:“沒有男人就寂寞?我的小咪咪要比一個男人溫存多了。”

七月的黃昏。秋在孩子的心坎上點了一盞盞小螢燈,插上了蝙幅的翅膀,配上金鐘兒的音樂。蟬唱完了一天的歌,把靜黑的天空交托給避了一天暑的蝙蝠,遊水似地,任它們在黑暗之流裏起伏地飄泳。螢火蟲點了那把鉆向夢境的火炬,不辭勞苦地拜訪各角落的孩子們。把他們逗得擡起了頭,拍起了手,舞蹈起來。多少不知名的蟲子都向有大小亮光的地方撲了來。硬殼的,軟囊的,紅的,豆青的,花生味的,香瓜味的,各色各樣的小昆蟲一齊出遊了。墻壁裏,茵陳根下,蟋蟀們低低地、間斷地呼應著。

滿草坪上忙著的凈是孩子。有的張寬了小胳膊,學鴿子盤旋,嘴裏還嗡嗡地哼著鴿哨在空中發出的響聲。有的正用巴掌替自己的歌打著節拍。湊上十幾個孩子就能玩貓捉老鼠。還有一些孩子們正圍著一棵松樹。干著一件煞是有趣的事。安穩的孩子們盤腿坐在小土坡上。一個謎語道出,十幾個小腦瓜都仰了起來,想從那黑黑太空中的紅碎小窗戶裏窺探一些隱秘。一顆頑皮的星星墜了下來,他們異口同聲地吐出驚呼的氣。這新奇的驚喜,會暫時撇開猜謎這回事。

在這草坪上想找荔子是不容易的。那種遊戲差不多都短不了聲音高力氣大的男孩子參加。這些“討嫌的”回回都害她撅著嘴,踱回家去。於是,她結合了幾個趣味相投的女孩子,抱了她的小咪咪,走到另外人跡稀疏的黑黑角落裏,低聲唱著《小白菜兒地裏黃》,用花巴掌作節奏,任小巧的螢火蟲環著她們身邊飛。沒有喧嚷,沒有毆鬥,輪流著安閑地學說著各由媽媽處販來的故事:“有那麼一家兒啊……”

當荔子正把由《兒童世界》看來的小獵手的故事學說給隱在黑暗中三個模糊的小面孔聽時,突然遠處起了一陣噪聒。一片吶喊聲隨了一把火炬奔向這邊來了。愈逼愈近,直撲到四個孤單無助的女孩面前。

“呔,鼠輩聽真:我乃托塔李天王是也。特來捉你等,有要事相商。如違我言,一刀一個,管殺不管埋。”首領是拿了火炬的孩子,挺起用墨描豎了的眉毛,拈著假須,學著舞臺上武生的派頭,滔滔如流地背誦著。來者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率領著五六個年紀相仿的同性夥伴。一股殘香已燒去大半。紅紅的火焰,映著橘色的臉蛋,映著有綠林威風的小眼珠。每個腰間各插一把刷銀的木刀,挾著幾片用瓦礫磨成的鏢。

“討嫌的男人,我們礙得著你們嗎?”荔子理直氣壯地責問著。她撢了撢大襟上的塵土,想不去睬來者,繼續說了下去。但當前森凜的聲勢卻不容許她加以漠視。

“走,荔子。”舞臺的話說干了以後,常人的腔調又拿了出來。“走,跟我們去商量七月節晚上都預備什麼燈。”說著,首領就動手去拖。

“去,我自己管我自己的事,用不到你操心。”手甩開了。

“不行。”首領英武地把雙臂盤在胸間,堅決地搖起頭來。“今年咱們得商量商量誰點什麼樣的燈。不能像去年似的,王八燈掏糞燈亂來一氣。你先說,你打算點什麼燈吧?”

“我點什麼燈也用不著你來問。討嫌的!”

“用不著我來問?我是頭兒。他們全是我的護衛。”

“去,”荔子站了起來。“呸,頭兒,蘿蔔頭兒!你是誰的頭兒?我們屬不到臭男人家的。”

“呔,”又了腰的首領橫在她們面前了。“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由此過——”他嗖嗖地拔出了木刀,返過身來,目光炯炯地向著呆呆的夥伴們。

“留下買路財!”護衛們齊聲喊。

“討嫌的,人家玩也礙你們事!”荔子迎頭沖了開去,想避開他們,如已經逃回家去了的那些聽故事的同伴一樣。

但首領把刀一橫,喊一聲:“弟兄們,動手呀!”於是幾個拙笨的孩子就遵命上去捉那雙纖小的手臂。立時,箭一樣地射出一陣尖銳的嚎叫聲,直到把草坪上納涼的大人喊了來,把首領的胖父親也喊來了。

“鐵柱兒,你又干麼哪?你又干麼哪?給我家去。瞧,扮成這鬼樣兒。”英雄的爸爸一把就先將那鉤在耳根的假鬍鬚扯掉,劈手在英雄身上肉厚的部分重重地打了一巴掌。“給我家去,你個強盜。丟臉來哪!”

鐵柱兒生得雖是一股英雄氣,爸爸還是要怕的。《七俠五義》裏的英雄也沒有回手打爸爸的。但鐵柱兒不服。他不甘心即刻走開。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