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中國碎片》我所置身的國度如此憂郁

我所置身的國度如此憂郁——

破碎的大地,大地的臉,大地的身軀,

任人擺布的萬民,

任人擺布的憨厚的頭顱卑賤的肉身,

任人砌入任何一種制度任何一堵鐵墻……

沒有一雙神奇的手將正在粉碎的一切

織入偉大的敘事,

沒有一雙慈悲的手將卑微者的汗水淚水希望失望

聚合起來,建成宏偉的苦難之塔,刺痛蒼穹。

所有的精神之光

化為玻璃板下

干枯的花朵。

所有的音樂,詩歌,和經卷

僅僅超度了那些精致而無用的

自私的家夥。

我所置身的國度如此滑稽——

用超級寫實主義刻畫它,

會讓你毛骨悚然:

它的眼睛嘴巴和耳朵

都很古怪,

它的手伸到每個人的衣服和血管裏,

它的嘴巴說著天書般的鬼話,

縱然它的詞語

都是青菜和人民。

脫掉它無邊的黃土大衣,

會發現這雄偉的軀體

早已惡疾叢生,布滿腫瘤和毒瘡……

我所置身的國度,

光明已成碎片,

希望已成碎片,

沒有一雙神奇的手

將它們聚合在一起。

如此奇異的炎熱,

我們只能張大嘴巴

如脫水的魚,

我們的靈魂,我們神奇的稟賦,我們賴以存活的記憶

都被利潤的大神毀滅。

如此奇異的寒冷,

我們只能和不愛的人擠在一起,

免得變成石頭。

我們的微笑是勉強的,

我們的決定是審慎的,

我們的儀態,優雅了十秒之後,重又變成鄉巴佬的。

突然,有人穿著冰刀在眾人顱骨上滑翔,

突然,有人往眾人太陽穴和眉骨裏,脊椎和膝蓋裏,敲釘子,

突然,有人抽我們的血,吸我們的髓,

僅僅在創口那兒感覺微癢,

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

我能叫出他的名字,

他就是有時出現在頭版,有時出現在我們閑談和惡夢中的家夥,

他的名言都是抄來的,

他的無畏和財富教育了無數人,

他在我們顱骨上滑翔,

他往太陽穴裏敲釘子。

現在我不能靠老地圖確認我身體的位置,心靈的位置,所有與我息

    息相關的人與事的位置,

一切地點和時間

都被萬能的全球化變成虛無的顆粒。

我所置身的國度如此神奇——

下半身還陷在農田和煤窯裏,

頭顱已駕著數字時代的雲霧在資本的帝國疾馳,

把聖賢的牌匾、龍的鱗片和修辭的積垢,全都震碎……

我像進城的農民一樣神色慌張,汗流浹背,

生怕晚了,我的公司會像駛往天堂的列車一樣開走,

生怕一個人留在空蕩蕩的站臺上,

生怕一個人留在五環外的荒郊死地。

我像挖煤的苦力一樣,

沒下班就已筋疲力盡,

我用十倍的力氣克制我的怒火,

不讓它四處蔓延……

我知道工作的價值,

我知道會有小人將我的奉獻貶得一文不值,

我知道早晚我也會蔑視所謂的奉獻,所謂的價值……

 

2007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