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復彩《禪的故事》身是菩提樹

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這黃梅東山寺雖說是四祖道信創建,五祖弘忍續傳心燈,但自禪林化以來,湧入的人越來越多,其成分也越來越復雜,正所謂“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弘忍一天天老了,眼看著這種現象的發生,心頭總有一種難言之隱,有著一股悵然之痛。像一切佛門大德一樣,在他的晚年,他希望能選好自己的接班人,從而將達摩祖師傳下來的禪燈繼續地弘傳下去。

弘忍的門下,有弟子七百,有才能有作為的弟子少說也有幾十人。

這一天表堂(集體會議)時,弘忍說到寺里近來發生的一些不盡如人意之事時就有些高聲。弘忍說:“各位大德前來出家,都是為尋求成拂作祖而來,沒有人是為了做衣架飯袋而來。可是,你們中間,真正用功辦道的又有幾人?那些在俗的人們,只想著榮華富貴,只想著榮宗耀祖,他們中間稍有覺悟的,也只是把生死之事看得較重。而你們呢,成天地供養三寶(佛、法、僧),也只是想著尋求獲得來世的福德和果報,而不知道如何脫離生死的苦海。你們如果迷失了自己本來具足的佛性,就是獲得福德果報又有什麼用呢?”

弘忍的話語雖然不多,卻句句打在那些懈怠的弟子們的心上,大家都慚愧地低下了頭,認真地思考著自己的言行。

弘忍又說:“我已經老了,關於傳授衣缽心燈的事在我的腦子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現在,你們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寮房去,我希望大家認真地作一番自我反省,你們中間有智慧者,自然會體會到自己本性中所具有的般若智慧,然後每個人都寫一首偈子來給我。如果發現有領悟到佛性人意的人,我便把衣缽心燈傳授予他,他也就是自達摩祖師以來的第六世祖。”

弘忍大師說完就下堂去了。正好有一位盧畫師前來,他是應弘忍大師的邀請,準備在寺前的南墻繪制釋迦牟尼本生畫像的。弘忍領著盧畫師回到法堂去了。

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寮房,但是,一連幾天,誰也不敢做什麼偈子,僧人某甲說,神秀大師是弘忍最推崇又是最有學問的弟子,衣缽的傳承,非他莫屬,我們也就別去做什麼偈子獻醜了吧。僧人某乙說,那是自然的了,神秀大師是我們的教授師,論學問論修持,誰也比不過他,六祖的冠冕自然是他的了。大家電都齊聲附和著說,神秀大師是真正的道德文章,真正的修祥人,他做了六祖,我們只須依靠在他的身邊就是了。於是大家都不抱任何幻想,誰也不去煞費苦心地去寫什麼偈子。

就在大家為這偈子議論紛紛的時候,首座神秀卻在自己的房里經歷了一場痛苦的心路歷程。神秀知道,大家都不寫這個偈子,是因為自己是大家的教授師,然而憑心而論,自己對佛性的思考也不是十分透徹,縱然是寫了一首什麼偈子,未必能被師父看上。但是,大家如果都不寫這首偈子,師父又怎麼能知道大家的心跡呢?然而神秀還是想,如果自己寫了偈子,別人會怎麼看自己呢?別人會不會說自己是為了想做六祖而寫這偈子的呢?再說了,通過這種方式謀得六祖的地位,說起來不也是一種以凡愚之心去奪取聖位之舉嗎?

思索了一夜,神秀也沒有作出最後的決定。直到第三天的晚上,神秀終於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必須寫一首偈子,即使不能達到至高的境界,也可讓師父看到自己的心跡。於是,經過一再的斟酌和反復的推敲,神秀終於作出了一首偈子,趁著月黑風高,神秀把他的偈子貼到那面準備繪制釋迦牟尼本生畫的南墻上去了。我們現在來看這首偈子:


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 勿使惹塵埃。


這首偈子做得好啊,誰能做到其身體像菩提樹一樣端莊,一樣正直呢,誰能讓自己的一顆冥頑之心像明鏡臺一樣純凈無染呢?就是這樣的人,他還是要時時檢查自己,免使自己惹上世俗的塵埃。

德高望重的神秀將偈子貼上南墻後,就又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中休息。

第二天一早,弘忍大師與盧畫師來到那面準備繪制佛祖本生事的南墻前,見那上面貼著一張紙,紙上秀雅的書法寫著一首偈子。大師念畢,連連點頭,忽然又對盧畫師說:“我這南墻原準備請你來畫釋迦牟尼本生畫的,現在我猛然想到《金剛經》中所說,諸法空相,一切有相,皆為虛妄,請原諒我在突然中改變了主意,當然,工錢我一定是照付了。”

盧畫師當然是不收工錢的,盧畫師走後,弘忍將所有的僧眾召到這面南墻前,接著就讓人對著神秀的偈子焚香禮拜,說:“我原準備在這南墻上請盧畫師繪制釋迦牟尼本生畫的,但我現在改變了主意,為什麼呢,因為我看到這墻上貼了一首偈子,我實在不忍心將這偈子擦去,我希望大家每天都能將偈子頌上幾遍,不僅要頌,還要照著去做,只要大家認真地照著這偈子去傲,自然能懂得何為佛性,更不會墮落到地獄、餓鬼和畜道中去。”

於是大家都念了起來,並且都在心里升起一股對神秀大師的恭敬心,大家也都覺得,這六祖的位置,自是神秀大師無疑的了。

眾人散去後,弘忍讓人將神秀叫到法堂,悄悄地說:“首座師,那首偈子是你寫的嗎?”

“弟子慚愧,弟子寫了這首偈子原只是了明心跡,好讓師父慈悲開示,指點迷津,看弟子是否了明佛性的大意。”

弘忍說:“對於一般人來說,若是照著偈子認真去做,一定會得到完美的品格,也不會墮落入地獄、餓鬼和畜道中去,但要說了明佛性大意,自然就不好說了,依我看來,還只是到了大門口,還沒有進得門去。而對於你神秀首座,如果持有這樣的見解,是很難得到佛性的最高境界的。人必須真正跨進佛性真理的大門,才能認識自己的本來面目。”

弘忍只顧說著,卻沒有在意神秀在一旁大汗淋漓,神秀只低著頭,一副慚愧至極的樣子。

“你且先回去,可繼續思考,如果有一天你進了真理的大門,真正懂得了佛性具有的特質,你再寫一首偈子於我,我會把衣缽傳給你的。”

神秀慚愧地說:“弟子不敢有尋求一代祖師的狂妄念頭,我會記住師父的教誨,繼續努力的。”說完,神秀退下去了。然而好多天後,神秀依然沒有寫出新的偈子來。神秀又怎麼想到,事情會在突然之間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呢?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