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高僧養馬——《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二

支道林常養數匹馬。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世說新語•言語》 

世上人與物各種各樣的聯系中,最本質的聯系不外乎兩種——或實用,或審美,所以,人對事物的態度也相應一分為二——或從實用的角度進行衡量盤算,或從審美角度來鑒賞批評。譬如名犬和肥豬,實用主義者可能更愛豬,崇尚美的人可能更愛犬,即使對同一對象,這兩種人也可能各有側重,將軍和戰士愛馬,是愛馬能在戰時馳騁疆場,使部隊發揮更大的戰斗力,看重它“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的效用,而本文中的和尚支道林喜歡養馬,則完全是“重其神駿”——喜歡它那駿逸超凡的神采。這里還得補充交待一下,文中的支道林即支遁,字道林(約34—366),東晉高僧,般若學派“即色宗”的主要代表。道人是僧人的舊稱,魏晉間佛學初興的時候,和尚尚無僧稱而稱為道人。

一個和尚養馬很容易招致別人的不解甚至誤解,覺得僧人養馬終不是一件雅事,這是由於我們通常都將馬當作實用的動物,不是用它來拉車就是用它作戰,很少用它來進行審美觀賞。到唐代才出現許多畫馬名家和詠馬詩人,如畫家曹霸筆下的馬“一洗萬古凡馬空” (杜甫《丹青引贈曹將軍霸》),其弟子韓干的畫馬或“驤首奮鬣,頓足長鳴”,或“隅目聳耳,豐臆細尾”(蘇軾《韓干畫馬贊》),又如詩聖杜甫有幾十首詠馬詩,從早年歌頌馬“驍騰有如此,萬里可橫行”的雄健,到晚年《病馬》中同情馬“塵中老盡力,歲晚病傷心”的馴良,這表明此時人們才不只是使用馬也懂得欣賞馬。

不過,支道林可能是較早——即使不是最早——喜歡並欣賞馬的人士。魏晉士人由於鄙棄世俗的功利目的,他們的為人處世往往顯得超塵脫俗,常以審美的態度來應世觀物,不僅美化了平凡的事物,也詩化了瑣屑的人生。比起支道林來,我們勢利得可怕,俗氣得可惡。試想,誰願意為了欣賞馬的“神駿”而養馬數匹呢,又有誰能欣賞並品味出馬的“神駿”呢?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