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馬西莫。邦騰佩利·鞋

我曾在塞爾彭蒂街×號三樓的一戶人家里做過鋼琴教員。有必要說明那時節我沒有其他的主顧。每周授課三次,每次走進鋼琴室後,一般要等上三四分鐘的光景,然後我的學生才露面。

我通常喜歡在窗前消磨這三、四分鐘。

三月初的一個下午,我憑窗向上望去,目光正好和四樓窗前一位金髮女郎的兩只蔚藍色眼睛對視。以後上課的日子里,這種四目相互顧盼的情景又出現過幾次,大約有四五次之多吧。

後來我得知四樓住著一戶有錢人。我的守護神——或許就是現今向我啟示用虛構的小說來捉弄《阿爾迪塔》刊物讀者的這位神靈,當時向我提示了一個活生生的故事以解決我生活中的物質問題;它使我預見到自己將成為一個生活舒適、幸福的丈夫;經過一段神速的、傳奇式的愛情浪漫史後,與那位金髮藍眼女郎結為夫婦。

她大概是四樓那位腰纏萬貫主人的千金或胞妹吧。除了窗前以外,我在別處不曾見過她。我等待,希望有機會和她相遇,尾隨於後,把她喚住,跟她攀談。於是,我就在這種期待、盼望的心情中過了四月,而後五月來臨了。

在愛情之月的初旬,我和她終於相遇了。那天,我到主顧家去,剛登上一段臺階,突然,在我身後,下面??作響,或許是一種心聲在作怪,我回過頭去。

是她,她正在上樓梯。我放慢了腳步。我的腳每登上一級臺階,心就怦怦跳上十下。我不再回轉頭,不過,我的心感覺到她與我的距離在逐漸縮短。猛地,我像觸了電似的,閃電穿過我的全身,我從發際到腳跟被撕得粉碎;閃電打在了我的鞋上。

我們撇下故事暫且不表;我不曉得我的讀者中是否有人注定要變成億萬富翁,如煤灰大王、鬃毛大王、鞋油大王或其他什麽大王。我現在就解釋我提這個問題的原因。

我曾經拜讀過美國所有諸如某某大王之類的億萬富翁的發跡史:在他們剛剛起步開始自己的生涯時,都是穿“一雙破鞋”到達某座城市的。這是一條必不可少的新聞,所以我的腦子里總覺得這絕非一個偶然的、意外的特征,而是命中注定要成為億萬富翁的基本前提。事情就是這樣,即使什麽人故意把鞋子弄破也無濟於事,成不了億萬富翁,這是有經驗的人告訴我的。

因此我問我的讀者之中是否有人命定為億萬富翁,我的意思是想了解他們是否穿過破鞋。倘若沒有這種經歷,那麽,有些至關緊要的事情他們是無從知曉的,那就是:鞋可以破在前面,也可以破在後面;而破在後面,那就頂頂糟糕了,因為:

第一、那就無可救藥,整個一雙鞋很快就要完蛋了;

第二、走起路來特別別扭;

第三、令人感到非常丟人和不自在,因為觀察到你鞋後面破的人,你自己是看不見他們的,你無法用你的眼光正視或轉移人家的注意力,你甚至可以想像你後面跟著一群數不清的人在譏笑你,然而在你前面的人,你盡可以看到他們為數多少,這樣就可以制止你的幻想和惡作劇。

另外,還有極為重要的一點:當你上樓時,在你背後的人最容易觀察到你的破鞋。我不曉得自己有朝一日是否應該成為億萬富翁,更不知道現在或過去自己雖非億萬富翁,可是否是某某大王;我這樣說是因為一個人可以身為大王,而自己卻渾然不知,就像莫諾莫塔帕國傳說中善良的里斯米馬吉王一樣。

但是有一點是確鑿的——聰明絕頂的讀者一定早已心中有數——那就是我的一雙鞋是破的,並且是破在了後面;正當我和她初次交談的神聖時刻即將來臨,我的心幾百倍地跳動時,我驀地想起這檔事兒。這個閃念霎時間把我釘在了臺階上。

緊接著,另一個閃念提示我要趕快擺脫這一困境,不然它一下子就會毀了我的現在和將來,誤了我的愛情和幸福。但是,我又不能加快步伐,因為,直到目前為止,我的步伐是非常緩慢的:她會怎麽看待我的出人意外的逃離呢?於是,我掏出一支香煙,止住腳步,靠墻而立,開始摸索口袋,好像在尋找火柴。

我估計這番動作可以給予她時間,讓她打我面前經過,使我有機會向她投去決定性的偉大一瞥,而我的鞋後跟又能緊緊貼著墻,避開她那蔚藍色的眼睛。但是,她見我停下來,似乎有點躊躇不決;沒錯,她怕我使用暴力去親近她。

怎樣才能叫她明白我不至於如此不慎和下流,而是情願小心翼翼地、畢恭畢敬地跟在她後面,直到她明確暗示我在什麽地方可以和她講話呢?不,她不懂這一切。我站在墻邊,在口袋里摸索著,尋找火柴。

她吶,在距離我二十級臺階上也停了下來。她在摸索皮包,找尋手帕。然而,一個男人可以有多到十一個口袋,而一個女人卻僅有一個皮包:結果是她擤完了鼻涕,而我卻還在襯衣左下面的口袋里繼續尋找我的火柴。於是,姑娘只好鼓起勇氣,應付想像中的危險,重又開始上樓。

她愈向我走近,我愈戰地望著她,她的臉蛋兒就愈加緋紅,在金光閃閃的秀發襯托下,活像一朵鮮艷的紅玫瑰。她登上我所站的臺階,身子竟然簌簌發抖,好像又要停下來,又像是要昏厥過去的樣子。難道在樓梯上愛我竟愛到如此地步了嗎?不過,她很快就神智清醒了,強打起精神,明顯地加快了步伐,向上跑去。我手里拿著熄滅了的香煙,幾乎是立刻就跟在她後面繼續上樓。她明白了我的意圖嗎?我用愛憐的目光望著她那婀娜多姿的身軀,從一頭金髮開始,順勢看到她那百合花般潔白的脖頸,往下是細弱的肩膀;我的目光莊重地掃視著她那纖細的腰肢,慢慢落到她那輕柔的襯裙,戰地溜到她的踝骨,又卑微地向下看到她那小巧的雙腳……天上的雲,蒼穹上的星啊!那對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破鞋,一雙破在後面的鞋!

她自己明白這點。

是的,她明白,所以倉惶逃去。那位穿著破在後面的鞋的金髮藍眼女郎跑了,消失了,從此我再也沒見到過她。

可以肯定,她並不是四樓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只不過是魔鬼創造出來的美女,安排了一個粗俗的插曲,來考驗我的德行,賜予我一生中僅有的一個時刻,僅有的一次機會,讓我看到在一個女人的財富上建造我的幸福大廈的可能性。

我憎恨自己,厭惡這個世界。於是,我轉身向後,下樓,走到街上,狼狽逃去,再也不到我最後的那位主顧家去了。從那時起,我和家庭鋼琴老師這個職業絕了緣,也無心再去追逐有錢人家的女子了。


注:①為一文學雜志名稱,“Ardita”是“勇敢”的意思。

②莫諾莫塔帕處於贊比西河流域,現在莫桑比克境內。從十三世紀開始,土著建立了莫諾莫塔帕國。十六世紀葡萄牙人侵入,建立了殖民據點,傳說葡萄牙人立當地人里斯米馬吉為國王,而里斯米馬吉自己卻全然不知。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