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唐克:擦身錯失的黃河落日

進入四川境內後,每進一個不同的管轄區路段,都會有關口。

持槍的士兵將道路封鎖,一輛輛車檢查,然後放行或是扣留。大概因為是奧運期間,很多地方都在嚴格檢查。

每當士兵靠近車子,森森元元都會沖著窗外一陣狂吠。管元被叫下車,檢查身份證和駕駛證,這時,必須把窗玻璃搖好,不然森森一定會沖出去保護自己的主人。說實在的,每次遇見關卡,我都覺得很感動。看著森森著急的樣子,盯著管元的身影,一刻也不放松,內心裏不由得升起一陣暖流。

管元回到車裏,森森還會沖著士兵吼叫,似乎在警告他們,別想對自己的主人不敬。如果是某個人這麼囂張,說不準會不會引發沖突,但對象是只小狗,士兵們卻不介意,反而饒有興趣地過來打聽它們的名字和品種。

與之前的氣氛截然不同,進入唐克之後,空氣都變得緊張起來。路邊的店鋪和旅館挨個緊閉著大門,甚至連路邊的居民住宅也鐵將軍把門,街道上冷清得讓我們心底發涼。

這裏已經屬於四川的阿壩藏羌自治州。記得2004年我曾路過這片區域,從成都去九寨溝遊玩。那時候,路邊都是賣果子的藏民,臉上的高原紅飛揚著,一幅欣欣向榮的景色。如今這個川西小縣城,卻寂靜得有些蕭瑟。

轉了好幾條街巷,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營業中的賓館。雖然那個院落也冷冷清清沒有生機,卻因為敞開著鐵門,給了我們鼓勵。

進去之後,前臺也沒有人,我們扯開喉嚨問:“有沒有人啊?住宿啦!”終於從裏邊走出來一個懶洋洋的女服務員,給我們開了一間房。我和管元才把東西放下,發現門鎖不上,又叫了那個服務員來,替我們換另一間。

這個賓館規模不小,卻好像沒有人住似的。我禁不住想起港片裏邊經常出現的黑店。換了間房,鎖倒是好了,可是收拾好東西後,卻發現水龍頭幹燥得可怕。管元讓我待著整理東西,她去叫服務員。結果很戲劇,服務員懶懶地說:“整個賓館都沒有水。”

崩潰!我們只好去車裏拿了礦泉水,湊合著擦了擦臉,然後燒了水各泡一罐咖啡。再出去,也許就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了,只能將就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若爾蓋的轄曼部落土官向曼有個弟弟馬紮西昂,任性跋扈,向曼管教不了,便分了一些人和牲畜給弟弟,讓他去別的地方生存。離開了熟悉的地方和親人,馬紮西昂感到困難重重。後來,聽從了部落老人的指點,他率領大家到黃河對岸的草原放牧,因而結識了大土官唐熱。唐熱見馬紮西昂英俊聰明,便將自家的愛女許配於他。從此,馬紮西昂在黃河第一灣創業立寨。隨著畜牧發展,寨子拓展,他開創了一個大部落。因為他的妻子是唐熱的女兒,又是馬紮西昂的妻子,這個地方便稱之為“唐克”。

因為到得早,還沒有多少遊客,賣門票的卻已經上班。我和管元都長得小,跟收門票的小姑娘講了講價,買了學生票,兩人七十元。

索克藏寺位於黃河第一灣的山凹臨河處,算是唐克一帶少見的文化遺留。寺院文化,我們在前面的景點已經介紹,這裏,並沒有太多的不同。依舊是金色的轉經筒,紅衣的喇嘛友好而和善,只不過,索克藏寺有著更為優越的地理位置,依山傍水,似神仙居所。

清晨起床,我們燒好開水灌滿保溫瓶,便匆匆離開了這個破敗的賓館,前往索克藏寺。

進入景區,沿著宛若天梯的木頭臺階一路攀登,每至一處高臺平地,都建有一座小小的亭子或白塔。每一處,總有一兩位藏民面色平靜地順時針繞白塔轉圈,手持轉經筒,低頭念念有詞,不知是在為誰祈福。

昨天就是在這裏遇見蘭州電視臺的人。我在原地坐下,看見欄桿外的草地上,有個穿紫色衣服的藏女獨自坐著,她背對我們,不知在遙望著什麼。那幅圖寧靜而悠遠,我偷偷拍了下來。不知,她是不是在朝夕顧盼河道盡頭出現帆船的影子,年年歲歲地守候,不知何時才可見到久別的歸人。

在海拔高的地區攀登,總是特別容易氣喘。走至半山亭,我們決定坐下休息一陣。森森元元撒歡似的到處跑,調皮的小元元還跟著藏民,繞白塔轉圈。

八月的草原天高氣爽,天地之間,那綿延的河水宛如仙女的絲帶,剔透無暇的鑲嵌在綠草之間,泛出聖潔不可侵犯的光芒。

我曾去過鄭州的黃河遊覽區,渾濁的河水,看不出偉岸的氣魄。而這裏,飄然曲折向前的黃河水,有著靜默的溫柔。此刻,我才感悟到人們為何稱黃河為母親河。

森森元元引來兩個藏族婦女,她們和藹地笑著,走到我們身邊。

順著她們手指的方向,可以看見一座小小的古城堡遺址。我們用鏡頭看去,一眼可見古堡邊沿的條條溝壑。此處叫“甲木坎”。

在山坡上待久了,寒意逼人。我們便帶著森森元元朝下走,去感受一下黃河的懷抱。

自古以來,是風水寶地就會受到強者的掠奪,這裏也一樣,戰亂不息。齊尕爾李臨終的時候留下遺言,將自己的屍體放入船棺,順河漂去,在哪裏停泊,就在那裏重修城堡。結果,船棺停在了蘭州,他的臣民便在那裏建成了蘭州城。

太陽出來的剎那,所有鏡頭都對準了同一個方向。濃厚的雲層之間,像破開通向天堂的洞窟,道道白光灑下,將眼前的一切都照得亮堂起來。面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語言總顯得蒼白。

日出之後,我們走到河邊濕地,掬一捧水草,輕撫冰涼的黃河水,感受一下融身自然的歡快與怡然。

回首山坡,不知何時,竟升起桑煙,五彩的經幡隨風飄蕩,雪白的龍達漫天飛舞。

龍達也叫風馬,是藏語。龍是天地大氣中的元氣和無形的神靈,達是信徒在元氣和神靈的保佑下,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紙質的龍達上印著剽悍的駿馬,由男人順風撒開。

據說,附近的牧民每家都會派出一兩個人,為寺院的建設做義務勞動。寺院的喇嘛和他們一起,細心保護著守衛他們的神靈。

因為時間太漫長,等不到美麗的黃河落日。我們再度望了一眼遠去的黃河水,便離開此地,驅車前往紅原。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