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爾《隨想錄》小議(上)

我當時聽人們說:“今天什麽樣。 明天也就什麽樣。時間就像戴著眼罩的一頭公牛。 永遠繞著同一架榨油機轉動。 發出同一種悲慘的叫聲。這就叫創造。創造就是盲人的哭泣。”

現在我明白了。 人們用非正義之火把自己未來的所有時光都燒成了灰燼。 使它變成了黑蒙蒙的顏色。 一日春天降臨。 那里就不會再萌發新葉。

很久以來。 人們就準備著一個寶座。那個寶座向人們報告說。 他們的神仙將要光臨寒舍。 神仙已經出發上路了。

心靈驚慌失措:“啊呀。 六層地板正在澆鑄。 材料還未備足。”

曠日持久的準備當時已經毀滅。那時節。 從四面八方傳來了喊聲:“勝利了。 動物勝利了!”

心靈說:“那是為什麽呀!就讓歌聲立刻停止吧!現在只有背負重擔的爭吵。 再也沒有滿懷希望的歌聲。”

從童年起望著那條路。 我心里就一再感觸到歡迎曲的氣息——看到那條路在傾聽著地平線的絮語。 我就明白了。 戰車已經從彼岸出發——今天我凝望著那同一條路; 我覺得。 那里既沒有行人的語聲。 也沒有任何房舍。

我叫了起來:“哎呀!那就是足跡呀!”

然而。 哪兒是巨大的彩色飛車? 哪兒是莊嚴的儀仗隊?

過了一段日子。 我擴展的領域越過了疆界。

地盤日益擴大。 材料備足。 七幢配樓已建成。我忍不住又開了口:“請回答我的問題。“

“今日使者光臨。 你的大樓擋道。”

“荒唐!人家自嘲笑濟是個蠢才。”。。

又發現民翼起幕的一只喜鵲。

還有一簇素馨花。

我偏偏刨根問底:“來者是偉人? “

“我不在乎。“

大廈造了五層。 六層正鋪地板的時際。 一剎間雨雲消散; 烏雲變成白雲; 從蓋拉莎山峰。 融合晨曲的閑暇的風徐徐吹來。 以瑪納斯湖蓮花的清香熏染晝夜的時辰。 使之同蜜蜂一樣悠然自得。我擡頭遙望。 無垠的天穹俯視著六層大樓的傲岸的腳手架。 發出清朗的笑聲。

“是的。 你的國王需要七座金殿的王宮。 你的主人需要滿屋財寶。而他們需要整個世界。 整個明麗的藍天。”

心靈驚覺起來:“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麽風聲? ”

“為什麽? “心靈迷惑不解。

一個孩子給笑著從母親懷里撲進外面的陽光。

“是的。 消息傳來了。”

“包含其間。”

糟糕!我也講不清楚。不過確有消息說。 從瑪納斯湖濱。 一群仙鶴正沿著陽光之路飛來。

心靈環顧四周。

“你所說的來者僅為這些? ”

心靈搖搖頭:“巨大的彩色飛車和莊嚴的儀仗隊在哪兒? 我尚未聽說尚未見到哩。”

空中傳來響亮的命令:推倒你的六層大樓!


①大神濕婆居住的玉山。


“是的。 為此晴空口日吹奏情笛。 早晨陽光明媚。”

我匍甸在地。 一面遙拜一面問道:“他果真光臨了? ”

“所謂的崇偉呢? ”

我只得執行命令。繁忙的日子里。 我建造六層大樓。清閑的日子里。 一層層拆除; 繁忙的日子里。 我奔走於市場。 采購建築材料。 清閑的日子里。 我同它們決別。

秋晨的啟明星。

他看見了什麽?

心靈膛目結舌。

僅此而已?

我答道:“我賦閑正是為這個。 以前沒有時間。 所以不能洞察幽微。 大徹大悟。”

“為此需要廣闊的地域? ”

“那個孩子給你什麽思惠? ”

心靈問我:“哦。 詩人。 你略有所見。 略有所悟? “

“他帶來了五帝的思典。 帶來了世界的希望、安逸和歡樂。他秘藏的箭囊裝著百發百中的神箭。 他心里排放著無敵的投論。”

生命與心靈 一

我的窗前是一條紅土路。

路上鑲效地移行著載貨的牛車; 紹塔爾族姑娘頭頂著一大捆稻草去趕集。 傍晚歸來。 身後用下一大串銀鈴般的笑聲。

而今我的思緒不在人走的路上馳騁。

我一生中。 為各種難題愁悶的、為各種目標奮鬥的年月。 已經埋入往昔。如今身體欠佳。 心情淡泊。

大海表面波濤洶湧; 安置地球臥榻的幽深的底層。 暗流把一切攪得混跑不清。當波浪平息。 可見與不可見表面與底層處於充分和諧的狀態時。 大海是平靜的。

同樣。 我拼搏的心靈總息時。 我在心靈深處獲得的所在。 是宇宙元初的樂土。

一天悄然逝去。

在行路的日子里。 我無暇關注路邊的榕樹。 而今我棄路回到窗前。 開始和他接觸。

“我看見太初的生命包孕純正的歡愉。他非常仔細地剔除了他的綠葉、花朵、果實里的糟粕。 奉獻豐富的色彩、芳香和甘漿。因而我望著植樹默默地說。 ‘哦。 樹三。 地球上誕生的第一個生命發出的歡呼聲。 至今在你的枝葉間蕩漾。元古時代質樸的笑容。 在你的葉片上閃爍。在我的軀殼里。 往日囚禁在化思的牢籠里的元初的生命。 此刻極其活躍。 你召喚它。 ‘來呀。 走進陽光。 走進柔風。 跟我一道攜來形象的彩筆。 色澤的缽孟。 甜汁的金觴。”

它的基調是:我在。 我在。 我們同在。

“噢——告訴我答案是什麽!”


—————————————————————————————————————


“住嘴!”我一聲斷喝。 “不許你問這問那!”

我覺得他言之有理。 說:“我來找你本是為了寧記。 但由於惡習難改。 閉著嘴活卻從嘴唇間泄流出來。 限有些人睡著走路一樣。”

“悟徹了”。

渺遠的一天的黎明。

生命式養昏民之根。 保奔向未知。 做人無痛知世界的德邦塔爾平原民那時。他沒有絲毫倦意和憂愁。 他至於沈的裝束本沾染灰塵。 沒有腐蝕的黑斑。

翌日。 我的心靈問我:“昨天。 你凝望著植樹說悟徹了。 你悟徹了什麽? ”


—————————————————————————————————————


“他比找更加活躍。 他不滿意任何事情。你能告訴我那不安分的胞弟的近況嗎產

“王子啊。 你功德無量。”我贊嘆著。 “你是嬌嫩的少年。 可惡魔老好巨猾。 心狠手毒。你年幼力單。 你的箭囊里裝的是短小的箭矢。 可惡魔是龐然大物。 他的盾牌堅韌。 棒棍粗硬。然而。 我看見處處飄揚著你的控旗。 你腳踏著惡魔的脊背。 巖石對你臣服。 風沙在投降書上簽字。”


①印度神話中的平原。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