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四·生離

一種淒涼欲絕的意味在我心頭盤旋,一封信握在我軟而無力的手中。這隻手,在以前,曾被譽為超過了美好的形式的,曾引起了不少人的野心的。然而已成為一件往昔繁華的遺跡了。

信上說:為避免舊勢力無謂的驚擾起見,在回去以後,一切的消息都只好暫時停止了。然而不要悲傷,這是無可奈何之事。時間的過去是極容易的,待到銀河重現在耿碧的星天的時候,我們又可以再綴起這中斷的虹橋了。

啊啊!不要悲傷!想起是從怎樣的一個心中,用怎樣的一隻手,寫出了這樣的幾個字;僅僅從這幾個字中,我已感覺無限的悲哀了!

將信重讀了一遍,我又感覺了一道淒涼像蛇般的在我心中擾動。

窗外雨在淅瀝。

回想起這過去的半年,為著我唯一的朋友的原故,我不敢講我什麼都嘗到。我是,凡我所能忍受的,我是什麼都忍受了。我無怨悔地棄掉了我幾年來的素志,無顧借地放過了少年可貴的光陰。不知有幾多次眼淚來時我偷偷地揩去,譏笑來時我默默地吞下。

然而這些能算什麼!我想起了這正是獻身的友情的唯一的酬報,我是感覺什麼也都帶點甜味了。

最可歉仄的是,將一個純噩的靈魂的深處的安寧擾動了,在可達到的時期內,我終未能使她回到以前的狀態,我是太弱了。

我確是太弱了。僅僅為了一點不足輕重的原因,我終於幾次將已經浮到喉口的話又重行嚥下,於是問題終是問題,光陰駛一般的過去,一切都依舊靜靜地沒有進展。雖然我知道有一個心是在怎樣地期待與渴望。

如今,更因了無可逃避的勢力,唯一的一點慰藉也暫時失掉繼續的效能了。我想起早幾日的一束舊痕,今日的一封來函,我再想想自己,我真歎息這又是我自己用自己鑄成的劍親手將這一線的柔絲斷送了!若不是我的無能,何致這樣地被壓束?

方期在這漫長的炎夏中,一瓣心香,能隨了天際涼風,不時吹送到幽靜的樓上,以慰無底的寂寞;哪知一紙傳來,什麼都絕望了。啊啊!誰實為之?夫復何言。

在細雨絲絲的聲中,低首將來書重讀了一遍,想到這個夏日的生涯,我感覺了一種被隔絕的悲哀。雨聲淅滴,看去是已越破了玻璃窗,滴到我的心上。在遙遙的一角,此時能同感覺著的,大約只有這一片灰黯的雨的低空了!

夢魂何處?咫尺天涯!

想到萬種情懷,突被可咒詛的傳統思想所隔斷,我不覺感到了一味比生離還要深湛的淒涼。

六月八日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