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繼東:依托銀川當代美術館,銀川市房地產行業唯一的女企業家劉文錦女士正在藝術地產領域進行大膽的試驗。

收藏
更新於2017年8月2日 06:34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馬繼東
2001年,SOHO中國的潘石屹、張欣夫婦請來隈研吾等12位亞洲傑出設計師,在北京北部山區的水關長城附近山谷,共同打造“長城腳下的公社”。這一曾受邀威尼斯雙年展並斬獲獎項的當代建築作品,盡管在實際的酒店經營中屢遭詬病,卻是中國地產與藝術跨界深度合作的開端無疑。

大約三年後,有一位西北省份的地產商,投資了一項概念頗為接近、想法卻更為大膽的商業計劃:邀約方力鈞、張曉剛等12位沒有建築設計專業背景的知名藝術家,在背靠賀蘭山的沙丘腹地,完成12棟建築的規劃開發。不久後,“賀蘭山房”項目因種種原因終止,普遍的說法是,原本由當地政府提供的1000畝濕地旁配用地沒有談妥,所以資方中途退出。另有一種聲音是,項目因為建築面積嚴重超標和材料費用嚴重超支作罷才致荒廢至今。

這位西北地產商正是寧夏民生董事長劉文錦,銀川市房地產行業唯一的女企業家,賀蘭山未成功的嘗試,只是她全面涉足藝術地產的坐標起始。此後十余年裏,劉文錦陸續加大對藝術的投入,並最終建立起中國西北地區第一座當代藝術美術館——進入新世紀的中國,地產商與地方政府聯姻的案例並不鮮見,在樓盤規劃中融入美術館、博物館等文化設施,用來提升社區產品高附加值的藝術地產項目,成為樓市後調控時代中國房地產行業高端產品發展的主流方向之一。

劉文錦對藝術的認知,或者說執念,與她在地產項目上有過多年合作的藝術批評家、那特藝術學院院長呂澎不無關系。據呂澎本人回憶,1999年,他做房地產營銷時認識了劉文錦,“那會兒劉總她還不太了解藝術,以後大家才慢慢相互熟悉。” 2004年,經他策劃發起的賀蘭山房項目成為兩人在藝術地產領域裏的第一次正式合作。


對於自己早年接觸藝術的經歷,劉文錦的描述感性成份居多。“很多年前,呂澎還在中國美院任教時,他來找我,說研究生出書沒有錢。我們是工作原因認識,我問過他很多當代藝術的問題,也聽他講過很多當代藝術的事,我蠻感動,所以當時就給了80萬元。印象中那本書最後出版了,也不是關於當代藝術,好像是研究宋代的藝術。之後,包括他去威尼斯雙年展,中國當代藝術三十年回顧展,都是我給的贊助。我覺得當代藝術在中國發展很不容易,尤其在十幾年前,心想能做點什麽就做什麽吧。”在劉文錦看來,對藝術的贊助,跟她每年做慈善時捐錢和大米並沒有什麽本質上的區別,都是急人所急,幫人所需,也不求什麽回報。

2007年,劉文錦與呂澎開始了兩人有關藝術地產的再度合作。由呂澎策劃,在四川青城山下,為周春芽、何多苓等8位當時最具市場熱度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建立8座私人美術館,共同構成中國現代美術館群落,對應的商業配套是寧夏民生地產同期投資的國際旅遊休閑度假區項目。在精心籌備一年之後,由於2008年發生的汶川大地震,名為“青城山谷”的項目戛然而止。5月12日那天下午,劉文錦正在青城山開研究會議,一時間房屋劇烈晃動,窗戶玻璃碎裂脫落,地面如波浪起伏。面對突然來襲的天災,她在三天內共捐出400余萬元的現金和緊缺物資,成為首批向汶川捐贈的中國企業家。“別在乎錢,人是最重要的,人還活著的時候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要等到人都不在了,去做給別人看。”劉文錦在震撼之余感嘆道。

談藝錄
LACMA館長高文:要取消文化等級
吳可佳:西方藝術仍將歐洲藝術放在絕對重心。美國洛杉磯郡立美術館館長兼CEO麥克•高文希望消除現存的文化等級。

類似的生死哲學觀,呂澎在向我解釋他為何與劉文錦合作藝術項目時也曾表達過:“人活著,其實說實話,都要死,房地產賺那麽多錢,其實也沒什麽勁,我覺得做美術館,是一件開心的事業,更何況你對這個城市,對藝術也是一種貢獻。”

2015年8月,歷時數年、耗資3.49億元的銀川當代美術館(見文首照片)在黃河西岸正式落成,這座蜿蜒疊落地層肌理、觀念前衛的白色現代建築,位於華夏河圖藝術小鎮中央,距離銀川市區約20公裏。劉文錦認為,僅有一座美術館未免單薄,“銀川作為經濟欠發達地區,人口也不稠密,一個文化項目如果想要吸引更多人,就要聚攏盡可能多的資源,這樣才能帶來更好的傳播效果,更有利於藝術的公共教育。”從2011年起,她就考慮造一個多功能的特色小鎮,既有鄉村的質樸,田園的風光,又有城市的便捷,能滿足不同行業人群從物質層面消費到精神層面玩樂的各種行為需求。於是,她在美術館周邊增加了國際藝術家村和雕塑公園項目,最初還想過做一個藝術史公園,選了戰國至明清的204組雕塑復制品,後因專家判定品質不佳作罷,為此她甚至找過前衛藝術家宋冬,看看能否據此創作出具有顛覆意義的當代藝術作品。

銀川當代美術館開館時以“文明的維度”為主題,從館藏的晚清中國洋風畫和古代地圖展覽,到特別策劃的中國與伊斯蘭當代藝術等展覽,呈現出銀川當代美術館的特殊面貌。時任總策展人的呂澎表示,對於美術館而言,館藏是最基本的指標,直接決定了一座美術館的定位。銀川當代美術館收藏了清代至民國初期200多件中國早期西洋畫珍藏,包括中西人物肖像畫、港埠與船舶風光畫、風景畫、社會生產與市井生活風情畫等類型。“我長期研究20世紀藝術史,很清楚晚清藝術在中國非常稀缺,這是特定歷史原因造成的,這些作品記錄了同時期中西經濟文化交流與不同文明間的碰撞,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和學術價值。通過對這一時期的收藏,一方面能建立起美術館的收藏系統,另一方面也是彌補了整個中國美術館界的收藏缺陷。可以說銀川當代美術館的這部分收藏,幾乎是中國乃至全世界最完整的。”

此外,地處“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銀川當代美術館自開館以來,每年都會推出以中西文化交流為主軸的伊斯蘭當代藝術展覽,從繪畫、雕塑、攝影到視頻裝置,包羅萬象,並收藏了其中數十件作品,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館藏水準和日常展覽,如何維持一座非營利性民營美術館的長期運營通常也是外界關註的焦點。相比北京、上海這些文化經濟中心城市,偏居西北的銀川,由於藝術家和專業人才資源稀缺帶來的展覽征集難度,待完善的交通基礎設施導致的高昂物流保險成本,以及人口基數不高的情況下,規模化觀眾藝術消費習慣培育所需的長周期——上述現實困難都極大拉升了銀川當代美術館的基礎運營成本。據官方消息,截至2016年11月,在開館僅僅一年零三個月的時候,美術館用於展覽、推廣、公共教育和學術建設的常規運營投入就超過了5000萬元。

我曾問過劉文錦,美術館建成初期,門票、餐廳和藝術衍生品商店的收入顯然無法支撐每年數千萬的固定開支,一家地產企業如何確保在美術館實現良性運營前的持續性資金註入?

據了解,在銀川當代美術館建設初期,寧夏民生與當地政府協商的合作模式傾向於BT(Build-Transfer),即企業墊資建設,完工後整體交付政府運營。後來國家政策不允許政府平臺舉債,又改為BOT(Build-Operate-Transfer),這也意味著企業移交前需要先墊資運營,政府轉而購買服務。在2013、2014年時,政府的購買服務還曾允許將硬性公共服務與軟性運營服務打包——硬性服務比如寧夏民生前期投入十幾億元修建的公路配套等基礎設施,政府會陸續付款——但在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轉發文化部等四部委《關於做好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文化服務工作的意見》之後,政府就只能購買軟性運營服務了。

劉文錦坦言,迄今為止,美術館的運營開支,絕大部分都是通過2015年成立的民生文化藝術教育基金會贊助,寧夏民生為此承擔了一定的風險,“當時我最壞的打算就是自己拿錢去養。國外有實力的家族和企業都會定期資助藝術,國內還沒有這樣的氛圍,總得有人先開始。”除了民生公益基金會的運作,劉文錦也積極關註國家公共文化扶持政策,“近年來國家對於公共文化領域的投入非常巨大,當地政府對我們的工作也很支持,第一年已從國家藝術基金順利申請到250萬元,雖然與每年兩三千萬的開支相比尚有較大距離,但以後我們仍會努力爭取各級政府的補貼資金,能要來一點算一點,減輕運營的壓力。”同時,她也堅信,只要銀川當代美術館對這座城市有意義,政府肯定會看到積極的變化,未來也必然加大支持力度,結清相關的運營費用。

相比15000平米的銀川當代美術館,規劃面積達18.8平方公裏的華夏河圖藝術小鎮顯然是更具“野心”和挑戰性的龐然大物。劉文錦參觀過國內外諸多美術館和藝術駐地交流項目,很少見到藝術地產有機結合、一二三產業聯動的綜合性平臺。在她的藝術小鎮版圖裏,除了美術館、雕塑公園和國際藝術家村,還包括目前陸續啟動的稻田公園、魚塘濕地公園、禾樂村、國際學校等公共服務場所,在未來10-15年內,這裏將發展成為一個集合藝術、生態、文旅、新農業及新興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的聚居地,容納數萬常住人口——目前小鎮的第一批居民已經就位,當地招募的年輕基層員工,既解決了就業問題,又能降低運營成本,可謂一舉兩得。

當“硬件”環境雛形顯現時,藝術管理團隊的專業化和本土化培養自然也就成為劉文錦眼下最為關切的問題——註重內部“軟件”建設,或許正是她身為企業家的秉性使然。劉文錦強調,管理是相通的,藝術人才也需要遵循制度與流程,創意並不代表可以沒有秩序,專業化也不意味著去刻意追求學術而忽略普通觀眾感受,畢竟美術館的主旨是文化傳播與公共教育。在談及本土化時,她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在西北從事藝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目前團隊裏年輕小孩很多,大家都很辛苦,我一直堅持館員要本土化。外地弄一堆來,過兩年就走了。”

當然,“本土化”團隊中的謝素貞可以算作是一個例外,劉文錦對於這位來自中國臺灣的藝術策展人投身西北數載的舉動表達了感謝。在擔任銀川當代美術館藝術總監之前,謝素貞曾在中國內地先後擔任過中央美院美術館執行館長和今日美術館館長等職,自2013年紮根寧夏至今,銀川當代美術館已然成為她耕耘時間最長的藝術機構。

謝素貞覺得,藝術界的行事方式跟其他行業不太一樣,做美術館的人更需要伯樂,更需要絕對的信任和尊重。“合作過程中,我覺得我這種脾氣修養欠缺的人,在這裏可以發揮得很好,恰恰因為劉總是特別能夠包容有藝術性格的人,她非常尊重藝術界和知識分子,在中國的大西北有這樣一位堅定支持藝術的儒商,這讓我覺得特別驚訝。”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