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性”不等於”性感”,“皮包”不等於”包皮”,“劉公子”不等於”子公劉”。

“八點了,小管怎麽還沒到?”金主任看看表:”舒小姐,麻煩妳打個電話過去。搞不好,他忘了!”

舒小姐趕緊跑到旁邊茶幾撥電話:”餵!”對面傳來個孩子的聲音。

“是小寶嗎?你爸爸出來了嗎?什麽?還沒出來,在廁所。那麽你媽媽在不在?什麽?你媽在灌腸?你媽怎麽啦?”舒小姐瞪大眼睛擡起頭,對一屋子人說:”掛了!”

“不得了了!小管的太太死了!”小陳叫了起

來。

“不要胡說!”金主任沈聲罵。又問舒小姐:”我剛才聽妳在電話裏說管太太在灌腸?”

“是啊!小管在廁所,大概是幫他太太灌腸,我正要問是什麽病,他孩子就把電話掛了。”

“大概妳聽錯了。小陳!你再撥個電話過去,要是真有事,大家就立刻去幫忙。”

電話又撥通了。居然是管太太接的。

“咦!管太太您沒死,真好!”小陳高興地說:”剛才舒小姐打電話去,小寶說您在灌腸,哦!原來是灌香腸,我能不能跟小管說話?”摀著話筒對大家說:”小管還在廁所,他太太把電話拿進去。”接著轉臉對著話筒喊:”小管!你沒事吧!什麽,你肚子疼?沒關系。不是啦!我不是說你肚子痛沒關系,是說你晚點來沒關系,我們先吃。”

“我們就先開動吧!”金主任叫大家入座,突然擡頭看舒小姐:”酒點了嗎?”

“八點二十,還沒九點。”舒小姐看看表。

“我是說酒,點了沒有?”

“啊!”舒小姐觸電似地跳起來,叫服務生。

服務生立刻送來酒單。

金主任看了看,擡頭:”‘五加皮’酒吧!”

服務生出去了。金主任又一拍手:”對了!點些下酒的小菜。舒小姐,勞駕妳出去看看,他們那個鹵雞屁股怎麽賣。”

就見舒小姐沖出門去,在走廊裏對著前台喊:”小姐!小姐!妳的雞屁股怎麽賣?”

“一盤兩百!”

雞屁股立刻端上了。卻不見酒來。

等了半天,才見老板氣喘籲籲地擡來兩箱啤酒,後面還跟了三個小姐,各放下一箱。

“誰點的啤酒?”金主任問。

“不是您點的嗎?”老板看看單子:”小姐寫著’五箱啤酒’。”

“錯了!”金主任吼過去:”是五加皮酒!”

老板連連抱歉地出去換酒了。突然電話響,大家彼此張望了一下:”說不定小管不來了。”

小陳過去接,是個女的。

“姓焦?”小陳說:”沒人姓焦。”

掛上電話,小陳聳聳肩:”找姓焦的。”

正說呢,電話又響,小陳再接起來:

“小姐!妳打錯了,我們這兒沒人姓焦。是啊,我是在三二一,但是沒有姓焦的,您要找姓焦的,恐怕得去賓館。”

一屋子的人,全笑了。

就在這時候,小管蒼白著臉出現了。

“怎麽啦?肚子疼?”大家問。

“哎呀!也不是什麽大病,但是不早,治不好,治又麻煩。”

“什麽?”老金急著問:”不早點治,治不好。怎麽冶又麻煩呢?是癌嗎?怕擴散嗎?”

“不不不!”小管揮揮手:”是膽結石啦,不早治,不好冶,又麻煩。所以我最近決定動手術。”

晚宴結束了,服務生送來賬單:”對不起,誰管付賬?”

“舒姬英管!”老金指指舒小姐。

服務生怔了一下,問:”輸精管?”

正好電話響,小陳接起來,又是那位找錯的小姐。

“小姐!我們不姓焦。”小陳對著話筒喊:”我們有姓舒的、姓金的、姓管的,就是沒有姓焦的!有舒金管,但是不姓焦!”


{有話好說}


這不是”烏龍大餐”是什麽?從頭到尾都是”雞同鴨講”。

為什麽?因為”同音異義字”,因為”不完整句”,因為”搭錯線”,以及因為”文法上的錯誤”,這也正是本章要討論的主題。


一、小心”牡牛”變”母牛”


有一天我在台北坐出租車,司機先生正在收聽宗教節目。

聖樂悠揚,在音樂中有人朗誦讚美詩:

“耶穌啊!我來救你!我來救你!主啊!我來救你!”

那司機突然笑起來,看著照後鏡對我說:

“奇怪不奇怪?明明是耶穌,是救主,應該衪救人,為什麽這個人反而說他要去救耶穌呢?”

“大概因為他在念稿子吧!”我說:”稿子寫得太文,那個’就你’是將就的’就’,不是去救耶穌,是去’接近’耶穌。”

“接近就好了!何必說得那麽莫名其妙。”司機笑道:”要不是你說,我還真以為耶穌釘十字架,要他去救了。”

因為把文學上的詞句,用在日常交談當中,造成誤會,是常有的事。

譬如醫生對病人說:”你得的是濾過性病毒,病毒侵入腸胃,你要禁食。”

病人心想,醫生大概怕我最近沒胃口,吃得少,抵抗力不夠,所以要我”進食”,意思是多吃一點。

結果他回家大吃大喝,吃了就瀉,瀉了又吃,病不但沒好,還愈來愈嚴重。他豈知道醫生的意思是”禁食”——別吃東西。


譬如你告訴別人:


“今天有個大消息,王部長視事了。”

誰知道王部長是”逝世”,還是”視事”,你何不說白話一點:”王部長今天上任了!”

譬如,你要人給你送頭公牛來。

古文裏,公的是”牡(ㄇㄨˇ)”,母的是”牝(ㄆㄧㄣˋ)”,你明明可以說”請送頭公牛來”,偏偏要表現有學問,說”請送頭牡牛來”。

你能怪人家送來一頭”母牛”嗎?

譬如孩子們參加音樂比賽,你去評審,最後講評:

“今天參加比賽的小朋友,技巧都很純熟,只是詮釋不同,有些人的詮釋實在太差。”

結果小朋友回家報告父母:

“我輸了,評判老師說因為咱們家的權勢不如人。”

明天他家長找到學校,罵你把政治帶到比賽裏,評審不公平,你能怪那孩子傳話傳錯了嗎?

孩子不懂什麽是”詮釋”,你何不簡單一點說:”對樂曲的解釋和感覺不同”呢?

除了比較深的文詞,甚至在用”白話”的時候,因為情況不同,我們也得考慮對方會不會聽錯。


舉個例子——


“由於王先生阻擋,沒有人敢組黨。

由於王先生組黨,沒有人敢組黨。

由於王先生阻擋,沒有人敢阻擋。”

三個句子聽起來一樣,誰知道是”組黨”還是”阻擋”?

所以在說這種句子時,你最好多解釋一下。


二、小心”雞農”變成”雞”


剛才談的是當我們用文言文的時候,最好能把它翻成白話,免得別人聽錯。但是你知道嗎?許多人在這”翻譯”的過程裏,反而鬧了大笑話。

譬如記者播新聞,播到:

“今天上午十點鐘,兩百多位雞農,去美國領事館抗議,他們帶了三百多只雞去,扔在領事館的門外。”

那記者眼睛很快,當他播到”兩百多”的時候,眼睛已經瞄到下面有個”雞”字,心想雞怎能稱作”位”呢?於是他改了:

“今天上午十點鐘,兩百多只雞農,去美國領事館抗議,他們帶了三百多……”

這時候他已經發現前面錯了,怕下面再錯,所以又把”只”改為”位”。於是成了”他們帶了三百多位雞去,扔在領事館的門外。”

還有一位電視記者,播報到”今天松山機場,因為空中交通擁擠,許多班機都應塔台要求,在空中盤旋幾周之後,再降落。”

那記者也很優秀,心想應該把”周”說成大家聽得懂的白話,於是播成:”許多班機都應塔台要求,在空中盤旋幾星期……”

以上,都是真實笑話,但是也都告訴我們一件事——要別人懂之前,你自己要先搞懂。

自己早懂了的事,總要假設別人不懂,你才能多解釋一下,讓對方真聽懂。


三、別把”王國”變”亡國”“小心喝咖啡。”

是我以前在電視公司新聞部時”主播”們常彼此警告的一句話。意思是”小心播錯,被有關單位叫去喝免費的咖啡”。


當年有位同事,就喝過這種咖啡,原因只是他播一條畫展的新聞,標點沒放對。

新聞播出來,是這樣的——”在這次畫展,中共展出四十幅作品。”

你猜,標點錯在哪兒?

還有位主播播到——”台灣每年七八月,經常有台風。”

他也把標點放錯了,成為——”台灣每年七八,月經常有台風。”

結果被大家笑了好一陣。

又有一位也喝了咖啡。

他把”敵軍若敢來犯我,必遭擊潰。”播成:”敵軍若敢來犯,我必遭擊潰。”

結果原來鼓舞士氣的話,只為了標點的錯誤,反而成了”我們自己一定會被敵人擊潰。”

前面故事裏,小管說”不早治,不好治,又麻煩。”

不也是因為”頓挫不對”,而成為”不早,治不好,治又麻煩”嗎?

“停頓”,在說話的時候,有一定的好處。

譬如你說”我一生做事,堅持的只有一個字。”你停頓一下,再繼續說:”也就是’誠’!”

這比你一口氣說完,更吸引人,因為當你停頓的時候,大家都會靜下來,等著聽下面那個字。這一靜,就產生了力量。

但是由剛才的那些”喝咖啡的例子”,也要知道,停頓錯了,麻煩就大了。你尤其要注意說人名、頭銜或國名的時候不可停頓。

否則你很可能把”王升上將到美國”,說成”王升上,將到美國”。

你也可能把”張小燕窩在家裏”,說成”張小,燕窩在家裏”。

更可能把”沙烏地王國”說成”沙烏地,王國”。

人家沒搞懂,只怕得問你:”沙烏地怎麽亡國的?”


四、名字不能順口溜


說到人名,除了不能”斷位”之外,也不適於講得太快,這就好比你寫信,信裏龍飛鳳舞沒關系,碰上人名,則得一筆一劃地寫。

為什麽?

因為那表示你對人的尊重——小心工整地寫對方的大名。

那也表示你慎重,怕因為那是人名,對方不一定能”串起來猜”。尤其當你橫著寫的時候,那種分成兩邊的字更不可馬虎。否則有個人叫”梅月坡”小姐,別人很可能念成”梅肚皮小姐”。”張日勝先生”,人家很可能讀成”張明券先生”。


小心許成徐


說話的時候,遇到專有名詞也一定要放慢,尤其要小心兩個三聲(”上”聲字)的字連在一起。

譬如你介紹”許小姐”、”李小姐”。

慢慢說,大家聽得清楚她姓”許”、姓”李”。

說得快,就變成了”徐”小姐和”黎”小姐。

這是因為兩個”三聲字”連在一起,第一個字自然會說成二聲。

好比”洗手”。

你一定說成”習”手。就因為”洗”和”手”都是”三聲”音,所以把”洗”說成”習”。


小心取名字


知道了這一點,你的姓如果是三聲,改天給孩子取名字,第二個字就最好避免用三聲的字。

否則”李美靜”,一定被人叫成”黎美靜”。

“柳小嬋”一定被人叫成”劉小嬋”。

再進一步談。把人名說得太快,也會造成某些特殊的人名,完全”變樣”。

如同故事裏的”舒姬英”,讀起來成了”輸精”。

是因為”姬”和”英”,一說快,就拼在一起,成了”ㄐㄧㄥ”。

又譬如”吳晚蘭”,說快了,成為”晚蘭”。”黎衍長”,說快了,成為”臉長”。是因為”姓”和”名”,”吳”和”晚”、”李”和”衍”的音拼在了一起。


五、小心使用”倒裝句”


我母親在世的時候,一聽到她的老朋友生病,就會說:“某某人又病了,我真感謝上帝,我比她大十歲,還健健康康的。”

每次聽她說前兩句,大家都會嚇一跳,心想她怎能這麽幸災樂禍呢?直到後兩句出來,才搞懂她的意思。

毛病出在哪兒?

出在她用了”倒裝句”。

前面故事裏,金主任問”酒點了沒有?”大家聽成”九點了沒有?”也是一樣的道理。

換句話說,他如果講”點酒了沒有?”誰會聽錯呢?

倒裝句最容易惹麻煩的就是當別人只聽一半,或是當你上廣播電視節目,經過剪接,剪掉你後半段話的時候,容易造成誤會。

舉個真實的例子,當我們退出聯合國的時候,有一位領導者發表演講,就差點造成記者被抓去”喝咖啡”。

為什麽?

因為那位領導者用了”倒裝句”——

“今天我們退出聯合國,本人感到非常高興,因為大家都能處變不驚、莊敬自強。”

那記者匆匆忙忙剪接,只剪了前兩句的聲音,成為”今天我們退出聯合國,本人感到非常高興。”


六、勿把”姓焦”變”性交”


如果妳碰到像前面故事中的情況,有人冷不防地問妳:

“小姐!妳姓焦嗎?”

妳說,妳能不誤會?能不冒火?只怕一記耳光都過去了。

但是如果對方懂得用”重音”,他慢慢說:

“小姐,妳姓’焦’嗎?”

他把那”焦”字特別拉高音階、加大力量,妳一定就聽懂了。


“重音”的妙用無窮


“重音”能夠加強語氣,能夠表現抑揚頓挫,更能使你傳達更清楚的意思。也可以說——

重音位置不同,同一句話意思可以完全不一樣。

舉個例子:同樣”我請你吃飯”這句話,就有不同的講法——

當你女朋友以為是別人請客,而不願參加你的聚會,說:”我跟他們又沒交情,為什麽要他們請?”

你可以說:”又不是他們請,是’我’請妳吃飯。”

當她耍小姐脾氣說:”我不去!就是不去!”

你說:”拜托!拜托!我’請’妳吃飯!”

她還是不去,說:”我去,可以,但是要帶我媽一起去。”

你急了!說:”我請’妳’吃飯,不是請妳媽吃飯!”

她還作怪,說:”我累了,沒力氣。”

你更急了,說:”我請妳’吃’飯,又不是請妳作飯。”

“我就是不愛吃面食,你每次都勉強我。”她發小姐脾氣了。

“我不請你吃面好了吧?我請你吃’飯’!”你也發了少爺脾氣。

你看!妙不妙?同樣一句話,因為你強調的”字”不一樣,味道可以完全不同。

所以,不要認為”重音”不重要。如果你想把話說清楚,就得非常注意”重音”。

“你要飯嗎?”

“妳姓闞(ㄎㄢˇ)嗎?”

來!試試看!這兩句話,該怎麽說?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