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本城(上)

很久以前,在旅人中間有一個關於本城的傳說。但誰也說不清楚本城在哪兒。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本城並不在大澤深處,也不在茫茫水霧遮掩的群山之間。那裏生活著一群饕餮。

它們的模樣有點怪,體如牛形,獅鼻虎額豹尾,頭生雙角,有著一張人的面龐,眼睛卻長在腋下。它們曾是龍的子孫,因此可以在地上走、水中遊、天上飛。但它們的性格比模樣還要古怪。在統治它們的官僚階層面前比羊羔更溫馴,能夠忍受人類所無法忍受的貧困、疾病與腐敗。在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饕餮面前,則異常兇猛,一言不合即沖上去撕咬。它們普遍地缺乏同情心,對民主嗤之以鼻,對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表現出不可思議的麻木不仁。一只饕餮偶爾還能記得自己是龍的子孫,三只饕餮在一起是一堆不可救藥的鼻涕蟲。它們愛好吃。若發現食物,必定趕緊塞入嘴裏,吃不掉的藏在腋下,腋下那雙眼睛二十四小時看著。

“嚼霜前之兩螯,爛櫻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羹,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帶糟。”本城民皆以食為榮,以少食可恥。秋收時分,本城舉行大試。有資格參加的饕餮都是國家的英才,有機會在朝廷任職,或輔助君王統治天下,或成為鄉野裏的道德表率。最能吃的叫狀元郎,那是饕餮們的最高目標。

事情總有例外。有一只饕餮叫王。其父貴為封疆大吏。母親是城裏的名門望族。王一出生,就吃掉一頭烤得焦嫩的牛。這讓父母深感欣慰。父親撫摸著王的脊背說,吾兒當是狀元郎。少年時代的王為父母贏得無數榮耀。有一個房間專門陳設它在各種比賽裏贏得的獎杯。說是獎杯,形狀迥異,尊、壺、卮、皿、鑒、斛、觥、甕,材質更有青銅、水晶、金銀、古藤、琉璃、陶瓷、原木、獸角之分。最漂亮的要屬那只底下襯天鵝絨布的夜光杯--王十二歲參加全區美食節,一口氣吃掉二十五頭牛,勇奪少年組冠軍。杯是白玉之精,薄如蛋殼,滑潤透明,到晚上清光透體,宛若一小團白色的火焰。若在有月亮的晚上拿到屋外,等到天明,杯中自會積滿一盞清露。大家對王贊嘆不已,說王是未來的棟梁,有著光明燦爛的前途。王自己對這點也毫不懷疑,日夜勤練,刻苦學習,還動不動把角掛在梁上,拿三角錐在自己大腿上紮得血流如注。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