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柔城(上)

女人如嬰兒一樣哭泣出聲,心滿意足地離開。翌日,又有幾個美貌女人,也聲稱都是旅人的妻。她們的笑容猶如盛夏驕陽下的向日葵,在朦朧的夜色裏毫不羞澀地裸露出讓人迷醉的身體。旅人欣然從命,寫了一部《老子》,又寫了一部《南華經》,接著是《論語》、《大學》、《孟子》、《中庸》……漢字於他筆下如駿馬奔馳,倏忽千裏,又如雲煙繚繞,縱逸不羈。旅人很高興。越來越多的柔城女人在他屋外排起長隊,她們帶來了食物、性、宣紙與熱帶水果一般香甜的話語。

但很快,旅人發現自己的閱讀速度已經跟不上書寫速度。相對於接近於無限的女體而言,這些書籍所能提供的太有限。書寫過程被重復,漢字在筆下漸漸熟透,像果實,果肉一天比一天多汁,終於散發出一種腐爛的氣息。更糟糕的是,書寫比閱讀更具有成癮性,當旅人試圖停止,整個人馬上出現嚴重的戒斷癥狀。

旅人憂心忡忡,為此,用黑布數次蒙上眼睛,離開柔城潛回現實,嘗試閱讀一些傳說中的西方經典著作。很顯然,這是兩個語境,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他還沒有把一本《堂吉訶德》翻完,已覺得身體的一半不知去了何處。這種分裂常讓旅人誤以為自己是被堂吉訶德打敗了的大風車,眼球因為劇烈的疼痛四處翻滾,喉嚨裏嘎嘎亂響。突然,某日,一口痰湧上喉嚨,旅人清醒了,意識到自己的唾沫其實比漢字更多,也能創造出更多的句子與書籍。旅人開始肆意增刪,加上所能想象出來的奇聞逸事,杜撰出許多賢人大哲的生平,比如“莊子夢蝶”等。最早,他還不無謹慎,很快,他發現柔城人對被增補篡改過的文章更感興趣。他們為各種版本的不同爭吵、謾罵,甚至大打出手。毫無疑問,這是一種可怕的權力,可以把歷史變成玩笑,把謊言變成真理,把一只天鵝變成長頸鹿,也可以把柔城變成一座沒有任何意義的廢墟。而這又意味著什麼?旅人擱下筆,凝視著鏡中那張日益醜陋的臉龐:

“主啊,我舌頭上的話,沒有一句是你不知道的。”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