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聖誕晚會上基督身旁的小男孩(下)

天哪,多大的一座城市啊!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地方。他的那座城市,每到夜里都是黑漆漆的,整個大街上只亮著一盞燈。低矮的木頭房子,房門用護板緊關著。街上天一黑就一個人也沒有了,大家全都關在家里,只有一整群一整群的狗(數以百計)在通宵達旦地狂吠。不過那里天氣暖和,而且有人給吃的。可這里,天哪,卻沒有吃的!這里到處是敲敲打打、轟轟隆隆的響聲。燈光多亮,行人多多,馬拉轎車多多,天氣有多麽冷啊!從被趕著奔跑的馬匹身上冒出的熱氣,氣喘籲籲的馬嘴里呼出的熱氣,已經冰結;馬蹄踩著稀松的積雪,落在石板路上,發出得得的響聲,車馬擁擠不堪。天哪,真想吃點東西,那怕是一小片面包也好!而且突然手指痛得要命!一個警官從旁邊走了過去,他把頭一扭,免得發現那個小男孩。

現在又是一條街道——啊,多寬廣啊!一不留神在這里就肯定會被人踩死的,人們老是喊喊叫叫,熙來攘往,跑跑顛顛,可那燈光啊,真亮!這是什麽東西?啊呀,一塊大玻璃,玻璃後面是一個房間,房里有一株樹,直頂天花板。那是一棵樅樹,樹上掛著許多燈、許多金紙銀紙和蘋果,周圍擺放著一些洋娃娃和小馬。孩子們穿著漂漂亮亮的衣服,一身乾乾凈凈,都在笑呀、玩呀,吃著、喝著什麽東西。你看這個小姑娘和一個男孩子在翩翩起舞,多漂亮的小姑娘啊!這里樂聲悠揚,透過窗戶,可以聽到。小男孩望著這一切,大吃一驚,但也跟著笑了,可他的手指、腳指已經發痛,手指已經紅腫,不能彎曲,一動就痛。這男孩一想起自己的手指痛,就不禁哭著往前跑去,於是透過另一塊玻璃,他又見到了另一個房間,那里又是有樹,但桌上擺著各種各樣的餅乾:桃紅色的、緋紅色的、黃色的。旁邊坐著四個闊小姐,誰一進來,她們就給他送點心,而房門隔一會兒就打開,從外面走進去許多老爺。小男孩悄悄地走到門邊,突然把房門打開,走了進去。哎呀,馬上有人對著他喊叫,招手!一位小姐很快走到他身邊,把一個戈比塞進他的手中,然後親自開門,讓他出去。他嚇得要死!戈比馬上滾了出來,掉在階梯上叮噹作響:他通紅的手指,彎曲不得,拿不住那個戈比。小男孩跑出來以後,越跑越快,但往哪里跑,他並不知道。他又想哭,但他感到害怕,於是拚命跑呀,一邊跑一邊對著手指吹氣。他開始煩惱起來,因為他突然變得那麽孤單,那麽難受,而且是忽然之間啊,主呀!這又是怎麽回事呀?人們一群群地站著,臉上露著驚訝的表情:原來是玻璃里面的窗口上,擺著三個洋娃娃,小小的個子,穿著大紅大綠的連衣裙,與活人一模一樣,真是栩栩如生!一個小老頭坐著,好像是在拉大提琴;另外兩個人也站在那里拉小提琴,和著節拍,搖頭晃腦,相互對望著。他們的嘴唇還在一翕一翕地動彈,是在說話吧!完全是在說話,只是隔著玻璃,聽不見就是了。小男孩起初以為他們是活人,可後來一想,他們也是洋娃娃,於是突然放聲大笑。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洋娃娃,也不知道世界上竟有這樣逼真的洋娃娃!於是他想哭,但望著洋娃娃又覺得可笑,太可笑了。忽然間,他覺得身後有人在抓他的衣衫:一個兇惡的大男孩站在他身旁,突然揚起手來,打他的腦袋,而且用腳踢他的下身。小男孩被打倒在地,他馬上大聲喊叫起來,隨即失去了知覺。後來他突然爬起來就跑,自己也不知道往哪里跑好。結果他跑到了一個門洞里,跑進了一家陌生的院子,然後坐在一堆木柴後面:“這里沒人找得到,而且很黑。”

他坐下來,曲卷著身子,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忽然間,真的是忽然間,他覺得很舒服了!手腳突然不再疼痛,而且全身發熱,像睡在熱炕上一樣。他全身一抖,啊呀,原來他睡著了!睡在這里有多好啊!“我在這兒坐一坐,然後又去看洋娃娃。”小男孩一想起洋娃娃就禁不住發笑,“完全像活人一樣!……”接著他忽然聽到他媽媽在他身邊唱歌。“媽媽,我睡覺啦,哎呀,這里睡覺有多舒服啊!”

“孩子,我們參加聖誕晚會去吧!”突然一個平靜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本來以為是他媽媽說的,但是不,不是她。到底是誰在叫他呢?他沒看見,但確實有人在對著他彎下身子,在黑暗中把他抱住,他把手向那人伸去……突然間,啊,多光亮啊!啊,多好的一顆樅樹啊!這也不是樅樹,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樹!他現在在什麽地方?一切都金光閃閃,光芒四射,而且都是男女小孩,只是他們都是那麽亮,他們都在他身旁旋轉、飛翔,他們都吻他、拉他、和他一起飛,他自己也在飛。於是他看到:他母親在望他,對著他高興地笑。

“媽媽,媽媽!哎呀,這里有多好啊,媽媽!”小男孩對著她喊叫,又同孩子們親吻。他很想把玻璃後面那些洋娃娃,盡快講給他們聽。“你們是什麽人,男孩子們?你們是誰,女孩子們?”他笑著問他們,心里充滿了對他們的愛。

“這是‘基督的聖誕樹’,”他們回答他說,“在這一天,基督那里總要為沒有聖誕樹的孩子,安排一棵聖誕樹……”於是他知道了,這些男男女女都像他一樣,還是孩子。不過,他們有的被人們拋棄在彼得堡達官貴人房門的樓梯上,凍死在柳條籃里;有的死在孤兒教養院里;有的在薩馬拉大饑荒時餓死在自己母親乾癟的懷里;有的染上瘟疫,病死在三等車廂里。他們現在都來到了這里,都在基督這里,作為天使。他本人也在其中,他向他們伸出手去,祝福他們和他們有罪的母親……可這些孩子的母親們仍然站在這里的一旁哭泣;每一位都認得自己的兒子或者女兒。兒女們飛到母親的身邊,吻她們,用自己的手給她們擦眼淚,求她們不要哭,因為他們在這里很快活……

第二天早晨,打掃院子的工人在樓下發現一具小小的屍體,那是一個跑來凍死在柴堆後面的男孩的屍體;他們也找到了他的媽媽……媽媽還比他先死;他們兩個在天上,在上帝的身旁相會了。

為什麽我編造了這麽一則故事,而且不寫進一般的、合情合理的日記里,而且我還是個作家呢?因為我早就答應過,要寫幾篇專門反映現實生活事件的小說。但是問題是我總是覺得,隱隱約約地看到,這一切都是可能實際發生的,也就是說,發生在地下室和柴堆後面的事是真實的,至於基督的聖誕樹,怎麽對您說呢,它到底有沒有,我就不知道了。我作為小說作家,當然是要有所虛構的。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