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混到政界最高層之後,就發現不好玩了,蘇東坡發出了“高處不勝寒”的感喟,歷來,有才華自負清高,不諳官場三昧者,才會有這種半是牢騷,半是感慨的感喟,可惜,有這種感喟的人,畢竟少了點,現實生活中,大多數人,還是喜歡往高處爬,而奇怪的是,社會也趨向於給某些爬的人提供制度的便利,於是,在歷史上的很多階段里,本來理應作為金字塔上端的高處,弄得人很多,擁擠不堪。

魏晉南北朝時期選官,實行九品中正制,上等三品,中等三品,下等三品。最後選來選去,只看門第,不計其余,結果是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過,勢族高門之間,也有個高低之分,因此里面還有故事。按說,第一品是專門留給皇族的,等於虛設,高門貴族的高下,只好在第二和第三兩品上加以分別。開始的時候還好,時間一長,大家都往第二品上擠,擠著擠著,把關的人受不了了,一放水,結果像點樣的門閥,就都成了“灼然二品”,最高的地方,站了太多的人,擠成一團,原本區別高下的九品中正制形同虛設。

士品如此,官爵也如此。無論什麽朝代,開始的時候,都是正態分布,大官少小官多,封侯拜爵者更少,時間一長,大家想著法子往高處擠,黑道、黃道,貓洞、狗洞,最後就是“關內侯,爛羊頭”,一大群人披金掛紫,清朝末年就是滿街紅頂子,黃馬褂,雙眼花翎。不過還好,過去人們追逐高位,更多的是像《紅樓夢》里的賈蕓那樣,圖個喪禮上的面子上好看,朝廷也不大會為這些膨脹出來的高官厚爵者,安排更多的實缺,不至於在各級政府機構里設置成群的官職,頂多一個缺換人換得勤一點。

眼下的中國,也處在個大家往高處擠的時代,不過,我們超越古人的地方,是我們官職的虛銜和實缺都在膨脹,一個縣,四大班子,十幾個縣首長,每高一級,官員呈某個級數增長,至於首長以下的官,無論虛的實的,大概早就“爛羊頭”了。

官場如此,學壇也差不多。上個世紀80年代,本科生,學士學位已經很可觀了,出來一個碩士研究生,大家看著像鳳凰似的,然而沒幾年功夫,碩士、博士就跟變戲法似的冒出來了,研究生教育,以火箭的速度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到今天,我們這個才恢復招考研究生不足30年的國度,碩士和博士的總量已經居世界最前列了。學校有收的積極性,有資格招的拼命招,一個導師帶一個排也得招,沒有資格的,爭取資格也要招,學生有考的積極性,大家一窩蜂往上擠,挖門盜洞,考研輔導,成了一大產業。一直到博士滿街走,碩士不如狗,至死不悔。學生如此,教師也如此,看看今天各個高校,哪個學校不是倒金字塔,教授多於副教授,副教授多於講師。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們有往高處擠的欲望不是過錯,錯在制度總是像受不了擠壓的閘門,不時地開閘放水,不,放人,害得高處十分擁擠。

官位和官缺,一直就是上級賞給那些進入官場的人們的一種酬勞,當然,進入官場的人們,得用某種方式才能得到這種酬勞,不是干得好,就得是拍得好。雖說有賞也有罰,但時間一長,賞的總比罰的多,獎品自然要加增,否則連自己面子也不過去。就這樣,制度的閥門只好打開了,開開合合,歸總下來,官自然是越來越多。學校里的職稱,當然也跟官位類似,教師也是人嘛,況且,現在的大學,實際上就是衙門。至於學位的泛濫,又有不同,求的一方大體依舊,但給的一方卻有變化,大學一方面圖的是面子,能招博士,意味著學校上檔次,博士點越多,檔次越高;一方面圖的是利益,博士點多了,其它的好處也就來了,什麽縱向、橫向的課題自然就多,再說,還可以從在職、委培生身上撈到銀子。

什麽東西多了,就不值錢,高處本來地方小,站的人就少,非要擠很多人,不僅導致大家一齊貶值,而且會使制度產生很大的麻煩。(愛思想網站 2007-04-24)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