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大師栽培的玫瑰四遠馳名,他布置的玫瑰大廳堪稱歐洲大陸上的一珠璀璨。有一次英國女王和荷蘭女王慕名前來賞盛,到了約定的時間卻見不到這位大師。一找,原來他正在廚房裏與四個女傭吵架。見到本國的皇室文員,他訴苦不疊:一個女傭買菜賬目不符,第二個女傭與大廚有染,第三個女傭說話用了臟字(動詞),第四個女傭偷吃了他給兩位女王準備的布丁。大師非常激動,義憤填膺,滔滔不絕,他解釋說:“不,絕不能讓步!決不!你讓她們一回她們就會騎在你的脖子上拉屎,她們就會認為你怕了她們?女人?女人怎麼樣?女人惡起來更不得了……”直用了15分鐘使本國皇室文員徹底地理解了他的苦處,同情了他的境遇,附和譴責了四個該死的女人。然後,玫瑰大師洗臉梳妝更衣打領帶,來到玫瑰大廳,當然,女王已經離去。

茲後又有幾起貴賓來訪的事件,不是遇到大師在廚房裏與人爭吵,就是在廁所裏與人打鬥,還有一次是在牛欄對牛亂吼。大師見人便說他養的牛得了英吉利瘋牛”“病,耿耿於懷而永不釋然。

大師創造出了最好的玫瑰,布置了在歐洲及至世界光芒四射的大廳,卻一輩子徘徊在自己設計和建造的美的殿堂外面。

善狗與惡狗保斯餵養著兩只狗,一名顧德,一名拜德。顧德性善,見了人就歡叫起舞,搖尾吐舌,令人愉快;拜德性惡,見了人就齜牙吠咬,咬住就不撒嘴,不在被咬者的骨頭上留下清清楚楚的牙印決不罷休。保斯幾次給拜德講看清楚對象再咬的道理,拜德就是不聽,它只知道咬。保斯怒,將拜德關入後園,準備向動物保護協會申請特準:以人類公敵罪給拜德靜脈註射空氣,送它上天。

孰料那天晚上鬧飛賊,顧德見賊人從房頂飛躍而下,道是貴客,便歡呼踴躍,跳蹦繞圈,發出呢喃聲音,去舐賊人的皮鞋幫,被賊人飛起一腳踢到了狗鞭。顧德慘叫臥地,不能起立。賊人由於不熟悉地形,誤開了後院關得嚴嚴的門。拜德一聲狼嗥,狗毛聳立,不分青紅皂白,見賊就咬,咬上就不撒嘴,咬倒了還在咬,一直咬到眾家丁前來將賊抓獲。

主人喜,決定每月給拜德額外獎賞生牛肉20公斤,羊排骨20公斤,豬頭肉20公斤,並在拜德脖子上系了一根紅絲帶。對顧德則十分失望,饑一頓飽一頓,有一搭沒一搭。顧德由於被踢中了要害,從此無精打采,耷耳垂尾,偶爾叫幾聲,發發懷善不遇的牢騷。

拜德自恃功高,見人就咬,見人就叫,見肉就奪,不可一世。它連續咬了幾次過往行人與郵遞員、花匠、廚師,都被保斯庇護,賠錢了事。後來,拜德又咬傷了多次客人。保斯漸惱,把拜德訓斥了一回,並減少了它的夥食補貼標準。誰想得到,幾天後,沒有吃上可口的骨頭,拜德不快,幹脆竄到街中心去咬人,其中一名是兒童,一名是市長的小姐,一名是大法官本人。保斯大怒,順手拿起一根木棍打了拜德一棒子。誰想到拜德果然發了惡性,撲向主人,咬了主人迎面骨,留下深深的兩個狗牙印子。害得保斯大喊反了反了,去醫院清洗包紮敷藥處理,並打破傷風針與防狂犬病針劑。

從醫院回來,保斯吩咐人將拜德鎖起,再用繩子五花大綁,把拜德吊到了樹上,準備處以絞刑——按照該國法律,只要有兩個人證簽字畫押,咬主人的狗可以立即處決。

行刑時,保斯突然改變了主意,下令赦免拜德,只是用鎖鏈將其鎖起,關入後院,下令每天餵它面包屑200克——半饑半飽,反正不會餓死。“只怕將來還有用得著它的時候呢。”保斯對管家說。

失藝得意那先生自幼拜師學習雜技。先學軟功,無奈腰肢太硬,不得;改學踢毽子,無奈眼神不濟,踢不準;改學魔術,無奈手法拙劣,變什麼漏什麼。再改學水流星,學耍壇子,學走鋼絲,學鉆圈,學馬戲,俱不得。

於是那先生退出雜技學校改讀普通小學,又因三門主課不及格而輟學。

“此兒廢矣!”那家親友見之而搖頭嘆息,固愛莫能助也。

若幹年月後,那先生考入雜技團任團長助理,因那某對雜技諸行均不陌生,說起什麼頭頭是道,論起什麼句句在理,一張口就滔滔不絕,一擡手就戳到點子上,對各行當評頭論足,對各演員指手劃腳,字字十環靶心,無不精當佳妙,很快被認為是真正的雜技通才,專家組織家天生的老板。那先生乃任全國雜技管理署署長,準將級。而當初學踢毽學耍壇子學戲法的諸位高材生仍然在十數年如一日地耍著毽子壇子箱子……見那先生而連連鞠躬,不勝艷羨之至。

裏外二紳士裏先生一次看到自己的小學同窗外先生在街上買廉價處理的鴨梨,乃與之絕交,發表聲明曰:“俗矣哉,買迪兒外!何貪蠅頭小利而忘乎所以也,何有失紳士風度而墮入引車賣漿輩也,何摳唆吝嗇以至於斯也夫!”不久,外先生在證券市場門口看到裏先生神色匆匆地走出來,密斯特外大不忿,曰:“世有五十步而笑百步者也,孰料今日竟有以一千步而笑十五步者,妄也枉也罔也!吾非陶朱公洛克菲勒,時有口腹之需,常無善舞之袖,物不厭其美精,價但求其低廉,此非人之常情事之常理乎?夫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吃梨而尋低價,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而行有道,何俗之有?何穢之有?不若裏某,晝思阿堵物,夜夢黃金屋,常有非分想,竊做投機術,不勞而思獲,不做而思發,不拍拖而思上床,此非俗也,此鄙惡也,犯罪也!俗非罪,惟竊以為不可鄙不可惡也。可乎哉,不可也。”

於是裏外二紳士交惡。

忽一日,該市城防司令為其孫兒過百歲,設宴於東羅馬帝國古堡遺址。裏先生被邀,裏曰:“此等俗事固鄙人切齒痛恨不共戴天者也,君何得不知?雅乎哉?不雅也。俗乎哉?甚俗也。可從俗乎?斷乎不可!一世清名泰山重,留得青山不燒柴;是可忍孰不可忍?”前來說項之司令公關小姐乃近前款款軟語曰:“此次前去,當延君首席,君之座位在紅長官之左,白大人之右,青夫人之前,黃秘書之側,並加A級馬弁保鏢——特殊禮遇也。古人雲,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朝,大智若愚,大雅若俗,大言若訥,大勇若鼠,真高士不拒世俗,真名家不離群氓,莫失莫忘,仙壽恒昌,不離不棄,芳齡永繼。天下之強莫強於柔,天下之堅,莫堅於弱,茲之謂乎?”裏先生乃諾。

外先生亦被邀,外先生怒,斥道:“本人閑雲野鶴,道風仙骨,不食人間煙火久矣,大膽!竟敢以此惡事相擾!”公關小姐靠過去,以豐胸磨擦外君肩膊,楚楚曰:“此次前往,當請君在宴會上致詞,君大可利用這個機會批評社會的腐惡,表達自己決不屈服戰鬥到底的心意。知其黑,守其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眾人皆醉而我獨醒,眾人皆濁而我獨清,識時務者為俊傑,大丈夫能屈能伸,大善者大惡,大隱者大顯,大誠者大偽,嗟乎嗟乎,何不瀟灑走一回?”外曰:“諾。”

……宴後,裏君曰:“可笑外某,坐在第二桌居然不退席,降價甩賣,以致於斯!”外君曰:“我是在席間講了話的:決不做交易,決不當俘虜,“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何裏某之但知夾菜灌酒吞羹放屁打嗝也夫!”蛋糕巨匠古有蛋糕之邦,全國喜食蛋糕,視蛋糕為吉祥物營養品藝術品科學品祭奠品文化之高峰歷史之結晶與民族之精氣神之最最最也。有蛋糕巨匠達達,出身王室,從蛋藝多年,自視甚高而未得其紅。乃多年不做蛋糕,遍學三大洋五大洲蛋糕技藝,蛋學理論,涉獵蛋學檔案500余噸。另加以靜坐屏息,坐禪瑜珈,頓悟奇緣,終成正果,乃做特大蛋糕。為此蛋糕用玫瑰花瓣5噸,野生幹果12噸,各種藥材無數,歷時3年始得蛋糕樣品。此蛋糕通體透亮,晝夜發光,如神物也。

達達喜,舉行派對,遍請上層精英,公主王子,勳爵大公,將軍國手,巨賈偉士……洋洋乎濟濟乎天為之低昂而地為之動搖矣。

沒想到眾賓客各有其熱:或追求異性,或盯住白蘭地酒,或尋找要人搞雞尾談判,或趁機大搞公關,或趁機談判生意……沒有什麼人註意他的蛋糕,甚至他前去一一問訊對蛋糕的吃感也只得到了少量應付式的稱讚。

達達悶悶不樂,便再做一樣糕,遍請蛋糕界諸精英學者技師與蛋糕批評家。普遍反映是好雖好,只是不像蛋糕了,蛋糕姓蛋,不能姓藥姓菜姓花姓果姓糖姓怪……達達怒,不敢言。待賓客走後,他大發歇斯底裏,摔了一大堆餐具。

達達再做一樣糕,招待無家可歸的貧窮兒童免費食之,他受到左翼人士盛讚,但違反了慈善管理法,被罰款數千元。

從此達達夾惱傷寒,然後患慢性病,漸不起。

有通人曰:“達達之蛋糕固巧奪天工,不祥也。蛋糕蛋糕,亦五谷雜糧之屬,吃後化做穢物者也,怎可如此鋪張?人妒之,猶可說;天妒之,不可活。”

達達聞此說,大喜,長嘆,腹痛,驟瀉,排黑水數升。後數月,達達愈;從此不做蛋糕,毀掉一切技術檔案,提前退休,靠領取救濟金生活,偶食別人做的蛋糕,均是好好好,讚不絕口,廣結善緣,無欲無爭,頤養天年。

讚曰:蛋糕本姓淡,糕蛋豈能高?能高方能淡,淡淡始高高。□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