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延安時期,有的同志向陳賡同志提出這樣一個問題:“老陳,聽說你一生有兩怕,在國民黨怕廖仲愷,在共產黨怕彭德懷,是真的嗎?”陳賡平靜地點頭默認著。

站在一旁的賀炳炎同志說:“老陳還有第三怕呢……”陳賡給賀炳炎一拳,人們都靜下來了。陳賡同志心情特別激動,眼圈發紅,大家也就不便往下問了。

這位在黃埔時代就被稱為“黃埔三傑”之一的人物,人們只知他是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的英雄,怕的卻是一個廖先生,第二次國內戰爭中,又有人傳他怕彭總。但誰也不知他還有第三怕。直到全國解放後,賀炳炎同志逝世的那個晚上,陳賡同志道出了他的第三“怕”。

“快出草地了。但許多事情都是越到最後越難,俗話說,行百裏者半九十嘛!”陳賡同志深情地回顧著往事,他說一生中,只是這時承認過“難”字。

那是個霜雪紛飛的深秋,太陽早偏西了。他感到十分疲憊,掉下隊來,同他那也十分疲憊的瘦馬,慢慢地朝前走著。忽然來到一個掉隊小紅軍的身旁。這個小家夥,看來不過十二歲,一口四川腔,圓溜溜的臉,一雙大眼睛,兩片薄嘴唇,鼻子有點翹。穿著一雙破草鞋的腳板子,凍得又青又紅。陳賡靠近他身邊說:“小鬼,你過來騎一會兒。”

小鬼拿出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盯著陳賡那滿臉胡子的瘦臉,微微一笑說:“老同志,我的體力可比你強多了,你快騎上走吧。”

陳賡用命令口吻說:“上去,騎一段再說!”

小鬼用倔犟的語氣說:“你要我同你的馬比賽啊,那就比一比吧。”小鬼把腰一挺,做出一個準備跑的姿勢。

“那,我們就一塊走吧。”

“你先走,我還要慢慢走,等我的同伴呢。”

陳賡無奈,從身上取出一小包青稞面,遞給小鬼說:“你把它吃了。”

小鬼把身上的幹糧口袋一拉,輕輕拍了拍,說:“你看,鼓鼓的嘛,比你還要多呢。”

陳賡終於被這個小鬼說服了,他只好爬上馬背,一個人朝前走去。

不知為什麼,陳賡此時心情總是靜不下來。他腦子裏,出現一連串孩子的影子。從上海灘上、廣州沿街直到香港碼頭,他所打過交道的那些娃娃們,都向他的眼裏直湧上來。陳賡突然喊了一聲:“不對,我受騙了!”他調轉馬頭,狠踢著馬肚,向來路奔跑起來。

當陳賡尋找到這個小鬼時,已經晚了。

陳賡把小鬼抱上馬背時,有一件硬物觸到他的左手。他順著摸出來一看,原來正是小鬼那個鼓鼓的幹糧袋,裏面只有一塊燒得發黑的牛膝骨,上面還留有幾個牙齒印。

陳賡全明白了。正在這時,小鬼停止了呼吸。

陳賡一手緊摟著小鬼的屍體:一手狠狠地給自己一個嘴巴:“陳賡啊,你這個大笨蛋,怎麼對得起階級小兄弟!”這就是陳賡同志為什麼怕同小孩子開玩笑,怕聽小孩子生病,怕聽小孩子哭……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