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彭·譯·

她才5歲……她家的古式住宅坐落在城鎮的邊上,她吃力地爬上高高的門檻,朝馬路另一頭眺望——他通常是打那個方向走來的。

他,個頭高高的,總皺著眉頭,身穿一件長長的警服,頭戴帽檐閃閃的警帽,在她的眼裏煞是威武。

有一回,他徑直朝她走來——她的心口怦然跳動了。

“你怎麽自己上街了,大人呢?”他一本正經地問。隨即他微微笑一笑,輕輕抻抻她大衣上那頂尖尖的風帽說:“跟個橡皮奶嘴似的。”

她並沒有感到委屈,只是臉一紅,垂下了頭。而他自己又笑了一會兒,走開了。

晚秋的一天,媽媽給她穿得暖乎乎的,拉她去散步。陽光明媚,周圍一片寂靜。到處在燒落葉,她望著馬路和城區公園裏燃起的簇簇火堆,心裏樂滋滋的。

她突然看見他了。他站在十字路口,跟另外兩個民警一起站在冒煙的火堆旁邊,邊談著什麽,邊笑。後來那兩位陌生的民警忽然開始哈哈大笑,拍他的肩膀,拽皮帶,將帽子往他眼睛上拉。

她覺得又委屈又心疼,於是哭開了。

“丫頭,你這是怎麽啦?”母親慌忙俯下身來問。

她抹了一臉淚水,嚶嚶哭泣:“煙熏的……”說罷,哭得就更起勁了。

痛苦的心思我們的鄰居弗羅爾·雷先科夫是一個性情陰郁的孤身老人。他不喜歡小孩。當他看到我們玩丟銅幣的遊戲時,就大聲罵起來,罵得整條街都能聽到:“是啊,這樣的孩子將來不會有出息的!不走正道……”他養的狗也是村裏最兇的一條狗。有一回,我想討老人家的歡心,和氣地問道;“爺爺,您這條狗叫啥名字呀?”可我聽到的卻是硬梆梆的回答:“叫狗。”

我們長成少年時,有一次我同哥哥見到他正拎著滿滿一桶水,忽地打個趔趄,便去幫他把水送到家。他沒請我們進家門,在門口把水桶接過去,還用我們不大懂的話惡狠狠地說:“唉,小家夥,等你們也有了痛苦的心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天,我問奶奶:“奶奶,人怎麽會有痛苦的心思呢?”她吃驚地望望我,沈默半響,隨後嘆了口氣說:“因為痛苦的生活唄,還能因為什麽呢?”“那痛苦的生活呢?”“上帝給的。誰不叫上帝發火,誰就會有好日子過的。”

“怎樣才能不叫上帝發火呢?”“要像人那樣地生活。”

“那樣一來,就不會有痛苦的心思嘍?”奶奶不樂意地將臉一沈:“小小年紀往小腦袋裏裝這麽些東西幹嘛,今後還有你裝的呢……”光陰荏苒,可答案我始終沒能得到……

 

 

 

365夜

馬寶康

 

星期天下午。

從朋友家裏出來,妻子就興奮而又有些著急地對我說個不停。

“看人家的蓓蓓,比咱們的佳佳還小半歲,就會唱那麽多的歌,能認兩百多個字,還可以自己看《365夜》了呢!”

“是啊!那小蓓蓓算得上是個‘神童’了!”我也讚嘆地說。

“神童可也是父母教出來的!再看看你那寶貝兒子佳佳,都快四歲了,可字認不上十個,數數不到三十……”“咱們是得抓緊教育了!”我說著,也有些自愧。佳佳也有一本《365夜》,但我還沒給他讀過一遍;在他出生前就買的一本《兒童心理學》,到現在我也沒翻過幾頁!

“說得好聽!”妻子話鋒一轉,沖著我來,“到時候你飯碗一丟,又爬到桌上寫你那破小說去了。即便你真能寫出來,而孩子‘廢’了,你光彩嗎?”

“夫人言之有理,咱們從今晚就開始吧!”“那好!你不是會拉小提琴嗎?以後每星期一,三,五你教佳佳拉琴、唱歌,二,四,六我給他讀《365夜》,教他認字。”

我欣然讚同,看來妻子決心之大,意味著她也得改掉晚上打著毛線守在電視機旁,不到屏幕上出現“再見”兩字不離開的習慣了。

晚飯後,我取下書架上的《兒童心理學》,拂去了書上的灰塵;妻子在套間裏屋開始了計劃中的教子活動……“《三只小熊》。有一個小姑娘到樹林子裏去……”妻子讀,《365夜》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來。

“……兒童獲得知識和技巧的循序漸進性……”我也津津有味地看著《兒童心理學》,同時為自己遲讀了這本書而有些惋惜,追悔。

“剛教過就忘了!這是喝水的‘喝’字,幹嗎老念成‘吃’?飯桶!”裏屋傳出妻子嚴厲的教子聲。

“……某些教師和家長在對兒童教育中不可原諒的粗暴,無能和沒有系統性,使兒童……”我仍在讀著。

“笨蛋!這是‘火’字,怎麽又念成‘水’字了?!看人家蓓蓓,能自己讀《365夜》了!而你,笨得就跟這書上寫的豬八戒一模一樣……”妻子的吼聲不斷地從裏屋沖了出來,音調越來越高、音量越來越大,節奏越來越快了。

我眼前書頁上的字跡開始模糊起來了。

“啪”一聲,隨即從裏屋又傳來了佳佳的哭聲:“嗚——,媽媽,我不敢了!

以後我不敢笨了……”“不許哭!讀,這是什麽字……”我坐不住了。照她這麽吼叫著教孩子,天才也會被嚇成傻瓜的!我走進裏屋:“你好好說嘛!教育得循序漸進。”

“你甭插嘴!‘子不教,父之過’!當媽的教孩子時,做爸爸的不能擡孩子的頭!”

“可是,‘教無方,母之錯’……”我還沒說完就見妻子的眼睛立刻變得又大又圓,只好“敗下陣”來,回到外屋。

書上說過:“父母不要當著孩子的面爭吵。”

裏屋突然安靜了,靜得沒一丁點聲響。我奇怪地走進去一看:佳佳臉上帶著淚跡早進入了夢鄉,他哭倦了;妻子和衣倒在床上,正發出一陣陣輕微的鼾聲,她已喊累了!

地上,斜躺著那本《365夜》。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