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逐漸擴大經營範圍的酒商皮耶羅很快遇到一個問題:他的酒廠和店鋪裏已經塞不下那麽多的酒了。甚至,他也已經找不到地方來安放那些原本應該在瓶中發酵的氣泡酒了。在被這個問題糾纏許多年之後,皮耶羅突然靈光閃現,“為什麽不把酒放到海底去呢?”

面對撲面而來的各種質疑和規勸,皮耶羅自有一番高論:“海洋要比任何一個地下酒窖的儲存條件都優越,尤其是對氣泡酒來說。海底的溫度適宜於酒的保存,因為沒有光線照射。在海底,哪怕是一丁點兒的空氣都別想鉆入酒瓶。不僅如此,恒久不變的反壓力也能保持氣泡酒中氣泡的活力。最後,也最為重要的是,海水就像一個振動器,微微敲打著酒瓶,讓瓶中的酒渣時不時在酒瓶中周遊一圈,這樣酒的口味也會變得更加濃郁豐美。”

藏酒於海底,當然是一個極富創意並能夠解決儲藏空間不足的主意。不過,皮耶羅想要藏酒的海域又恰好是被控制的極為嚴格的國家級禁漁區——波托菲諾海洋保護區。可想而知,皮耶羅的計劃被壓倒性地駁回了。

不過,遭到挫折的皮耶羅並沒有想過放棄,他找到了一個在羅馬農業部工作的朋友。讓他驚訝的是,一星期之後,他的這位朋友就給了他回覆:他的方案不僅可行,而且被羅馬農業部認為是一個至酷無比的主意。下一步,同時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通過當地直接管理部門的審批。

2008年冬,皮耶羅又一次正式向波托菲諾海洋保護區的管理部門提出他的建議,並直接向部門的負責人喬治亞·凡斯路裏以及熱那亞大學的科學顧問們仔細介紹了他的計劃。凡斯路裏說:“當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沒門兒!我們的工作職責就是防止人們將東西拋入海洋保護區,而不是幫助他們這樣做。”

“不過,當我們進行內部討論的時候,幾位年輕的科學家卻都表現得相當興奮。他們提出,皮耶羅的計劃並不會對脆弱的生態系統有一丁點兒的妨礙,同時也是人與自然和睦相處、互利互惠的典型。基於此,我最後批準了皮耶羅的計劃。”

此後,科學家論證了這個計劃確實不會對生態環境造成影響,並為皮耶羅測定了最為理想的藏酒地點。2009年的5月20日,6500瓶2008年產熱那亞以及富門蒂諾(Vermentino)葡萄酒被放置到海底,這些酒全部被放到抗腐蝕性不銹鋼制成的籠子裏,運送到水面以下200英尺的地方。後來,這個藏酒的地方被命名為卡拉·底格裏·英格雷斯(Cala degli Inglesi)。

這個計劃能夠被實施已經很了不起了。不過,在海底藏酒的效果怎麽樣呢?當時的皮耶羅是這樣回答的:“這是一個有風險的舉動,之前沒有人這樣做過,所以,我也不知道最後會發生什麽。”

13個月之後,當皮耶羅帶著幾個同事到海底撈酒的時候,他們發現這個酒瓶完好無損,只是位置產生了變化。“當我們開始將這些籠子擡上來時,”皮耶羅說,“一些海洋生物也附著在籠子上被撈了上來。酒瓶上滿是海藻、海葵還有貝殼類動物。有的酒瓶上還粘著牡蠣、海星和小蝦。更為重要的是,當我打開第一瓶從海底撈上來的被命名為‘Abissi’的酒時,我感到這瓶酒的味道尤為香醇。打開瓶塞,泡沫就像海水漲潮那樣,飆得老高。酒的色澤是蒼白之中泛著金黃,酒液從綠色的酒瓶中緩緩淌下,一股混合著檸檬皮、百香果、幹花和烘焙過的蘋果的味道撲鼻而來。酒的口感出奇地柔滑、豐美,略帶酸甜。”

去年冬天,第二批“Abissi”又被放入海底,這批2009年出產的酒在2011年的7月2日被打撈上來。後又很快被一位美國紅酒進口商訂走,現在具體有多少從海底撈的紅酒將要進入美國以及具體定價還在洽談之中。

盡管,這批曾被放入海底的“Abissi”酒是按照傳統的方式在瓶中發酵,但它的味道卻不可與香檳酒同日而語,那是一種典型的利古裏亞酒:味道單純、爽脆、酸澀、富含礦物質、略略帶著鹹味。

其實,葡萄樹最原初的時候也是一種在海底生長的食物,現在將葡萄酒放入海底貯藏也算是完成了一個輪回,不論如何,這些到海底走過一遭的葡萄酒也算是被賦予了更為深邃也更為多元的內涵。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