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中國的文化現狀及其“走出去”困局(上)

文化是不需要被推廣的,尤其不需要通過政治力量而得以推廣。在唐朝,沒有政府到處去推銷文化,但文化到達了東亞社會的各個角落。近代以來的西方文化的傳播,基本上也不是依靠政府力量的。

 中國數千年古老文明,是文明古國。在歷史上,中國文明也曾經為西方文明作出了很大的貢獻。西方啟蒙時代哲學吸取了很多中國的理性主義文化。我們常常強調“四大發明”,這些是技術上的事情。但即使在思想和實踐領域,中國文化的影響力遠遠超出東亞地區,而達至西方。這裏舉幾個例子。

 一是中國的文官制度。傳統上,中國發展出了世界上最為龐大、也最有效的文官體系。那麼大的中華帝國靠什麼來統治?建立帝國的是武力,但統治帝國的是發達的文官體系。西方也經過帝國時代,但沒有發展出類似中國的文官體系。西方從近代國家的產生,到後來的民主政治的轉型和運作,沒有文官體系是不可想象的。隱含在中國的文官體系裏面的幾個原則,對西方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一是皇權和治權的分離。天下是皇帝打下來的,國家的所有權屬於皇帝,但是治理天下的權力,即治權或者相權(宰相)是向社會開放的。中國發展出了一套中央集權式的考試制度來錄用官員。這和西方歷史上的家族統治,構成了鮮明的對照。西方引入了中國式的文官制度。在民主化發生之後,最終演變成為現在的政治和行政的分離。而政治和行政的分離,是近代以來民主政治運作的制度前提條件。

 二是文官的中立性。政治是要變的,但如何保證一個國家的政策的連續性呢?如何保證治權不會因為政治的變化而中斷呢?中立的文官制度就是關鍵。在西方,政治人物受民主規則的制約,但文官制度的運作具有其自身的規律,不受民主政治的影響。這一點在任何一本西方教科書都會有論述。

 三是文官的輪流掌管不同部門的制度。中國歷史上,文官一般不能在一個地方長期掌權,皇帝會把他們進行調動,類似於現在人們所說的“幹部交流制度”。這裏有兩個目標,一是防止地方主義和地方勢力的形成,二是為了讓官員積累治理不同地區的經驗,便於他們升遷,累積治理整個國家事務的能力。這一點對近代西方國家政權制度也很重要,更不用說在亞洲了。

 這裏要舉的第二個例子是中國傳統的“有教無類”的思想。傳統中國也是等級制度,有“士、農、工、商”等,但中國沒有像其他文明那樣的等級制度,例如基於宗教、種姓、民族等之上的等級制度。對中國的儒家來說,人只有“接受過教育”和“沒有接受過教育”之分,而每一個人都是可以“被教育好的”。西方傳統教育制度是精英教育制度,能夠接受教育的是貴族和富裕家庭的子女。在近代之前,接受教育的權利為社會的絕少數人所壟斷。中國的“有教無類”思想對西方後來的“大眾教育”影響很大。盡管中國傳統社會,儒家往往壟斷知識,中國本身並沒有發展出大眾教育制度,但“有教無類”的思想則在西方演變成為“大眾教育”制度。近代以來,西方各國政治制度逐漸民主化,而大眾教育則構成了大眾民主有效運作的最重要的一環。

 那麼,當代中國的情形又是怎樣呢?這裏我們可以從討論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中國文化“走出去”運動開始。隨著經濟崛起,中國感覺到文化軟實力的重要性。因為沒有文化“走出去”,中國其它方面的“走出去”已經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比如企業“走出去”往往被視為是對外在世界的威脅,軍事現代化被視為對世界安全的威脅等等。所以,這些年中國正在努力把中國文化推向國外,包括孔子學院、各種名目繁多的“媒體走出去”項目。那麼,這些“走出去”項目的國際命運怎樣呢?在何種程度上成功了?

 

 營銷效果取決於實際內容

 

 一個嚴酷的現實是,大家都知道了中國文化需要“走出去”,但誰也不知道文化方面什麼東西要走出去。正如商家做營銷,你要推銷產品,首先必須有產品。營銷只是包裝和策略問題。營銷得當就能夠改變人們對你所有的產品的認知,甚至確立對你的產品的認同感。但無論如何,首先必須有高質量的產品。如果產品質量低下,營銷做得怎麼好也會無濟於事。

 孔子學院在做什麼呢?在推銷中國語言。各種媒體“走出去”項目在做什麼呢?對西方來說,中國是在做“出口轉內銷”的努力,就是說中國從西方進口了一些概念,經過中國包裝之後再出口西方。

 實際上,如果從國際的角度來看,中國文化的客觀形勢不容樂觀。簡單地說,兩種主要的宗教文化,即西方文化和穆斯林文化正在急劇擴張,而中國文化則越來越處於守勢。

 西方文化,也就是地中海產生和開始興起的文化,仍然占據世界文化的主導地位。這個文化從地中海開始一路擴張,先占據了大西洋兩岸,現在又擴展到太平洋和印度洋。西方文化基於宗教之上,具有使命性。這種宗教使命一直是推動其無限擴張的巨大動力。同時,也需要註意到的是,這種文化盡管還具有宗教性質,但很多方面已經被世俗化,也就是不再具有原先的原教旨主義色彩。在亞洲尤其是東亞,這種變化更有利於其傳播。

 另一宗教文化,即穆斯林文化,近年來因為西方反恐怖主義戰爭,似乎處於守勢,甚至消退。一些人把穆斯林文化簡單地和恐怖主義聯系在一起。但事實上並非如此。穆斯林文化總體上並非鼓勵暴力。從事恐怖主義的也只有穆斯林文化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人,或者說極端的基本教義派。實際上,這些年來,盡管有西方的反恐戰爭,穆斯林這些年在世界上的擴張相當迅速,並且是以和平的方式進行的。即使在基督教為主的歐洲社會,穆斯林也已經發展成為一種不可忽視的文化力量。在歐洲,穆斯林信仰者和基督教信仰者經常發生沖突,這從一個側面表明了穆斯林在歐洲的擴張。在亞太地區,尤其是東南亞、南亞和太平洋島國地區,穆斯林的擴張同樣迅速。

 如果和基督教文化相比,穆斯林文化的擴張有其自身的特色。如上所說,基督教文化傾向於世俗化,或者說世俗化成份在增加。推行基督教文化的主體是作為這一文化產物的世俗政府。我們可以看到,西方一直在世界範圍內努力推行其民主、自由為載體的政治文化和制度。穆斯林文化圈內,政府的力量相對軟弱,並且也沒有類似自由、民主那樣的吸引人們的政治體系。實際上,西方的以民主、自由為核心的政治文化和體系,也對穆斯林文化圈產生著巨大的影響。穆斯林文化擴張的主體就是社會本身。這是一種信仰和道德體系的擴張。從長遠看,會不會隨著基督教文化的世俗化,穆斯林文化會占據越來越多的信仰空間?這需要人們的關注。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