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阿保· 「無王管」的短暫偏安

日寇投降後,印尼人民發動了獨立運動,抗擊打回來的荷蘭殖民主義者。初期是爪哇島的「蘇加諾」和蘇門答臘島南部的「哈達」,在爪哇建立了臨時獨立政權。

日本人撤走後,蘇北省還處在無政府狀態,所有的種植園都停產,就算能生產,橡膠棕櫚油劍麻銷不出去,也不能當飯吃,種植園沒有錢給工人出糧,市面一片混亂,各路「義軍」自立為「王」。

後來局勢亂成一團,馬六甲海峽等海路也給封鎖了。我們搬到Gunting saga小市集一間小洋房暫住,我家近處有條大河,河裡常有鱷魚咬人的事發生。河上有一座公路橋,一座鐵路橋,兩橋相隔僅幾十公尺,遙遙相望。兩座都是那個時代傳統的鐵橋。我家房子面向公路,屋後幾十公尺外山坡下就是鐵路。 


印尼獨立運動初期,雖然「無王管」,在鄉下還算偏安。公路橋下的小碼頭和市集,每天都很熱鬧。河北岸是屬種植園的地界,有個小小居民點,距縣城有五六公里,民居中僅有少數幾家華人。河裡有鱷魚,也有不少大魚,有時漁民在河裡釣到大魚,通常老媽喜歡買一種我們稱為「老虎魚」的,有紅斑紋的大頭魚,每條都有兩尺來長,肉多刺少,那大魚頭是煮「咖哩魚頭」的上品,一條大魚够全家吃上幾天。有一次,漁民用單車載了一條扁長的不知名大魚來,那大魚掛在單車邊,首尾足足長過單車。


在那短暫的偏安日子,我們倒過得很自在。大人有大人的忙,小孩有小孩的玩樂。我的一位「叔叔」向他的朋友借了支來福槍去打獵,有時打得一兩隻野豬回來,一時吃不了,就切簿片用香料醃了晒豬肉干Dengdeng,部份用五香粉煮爛了去骨撕散晒成肉鬆。總之,在那年代,反而是有「大魚野豬肉」吃。 


我們房子屋簷下的牆腳很乾燥,常有一些蠍子寄居,雖然會螫人,但外祖母不準我們殺害牠。「叔叔」從他的土著朋友那裡學會一句咒語,只要對那蠍子念那咒語,然後把手掌攤開擺在牠面前,蠍子就會爬上你的手心,乖乖的一動不動,我們就把牠捧到較遠的樹下放生。土著說,受了咒的蠍子必須放生,不可傷害,否則必有惡報。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認識咒語的威力。 


屋後不遠小山坡下是鐵路,路基鋪了小鵝卵石,我們常去揀一些圓而小的石子,做橡皮彈弓的「子彈」射小鳥。男孩子喜歡玩小刀,把揀到的大鐵釘放在路軌上,讓火車走過時壓扁了,一頭纏上橡膠當手柄,一頭磨利了就做成小刀。雖然硬度很差,聊勝於無了。


後來局勢越來越混亂,荷蘭殖民軍自北打過來,有幾次獨立義軍把公路旁的橡膠樹斫倒了橫在公路上,說是阻止敵軍南下。那小居民點僅有的幾家華人感覺太不安全了,紛紛搬走,後來我家也搬到Aekanopan縣城去了。

半個世紀後,我第二次回老家「先達」探親。五弟開車帶我去「尋根」,再去找那在大河附近,當年我們住過的,面向公路後靠鐵路,屬於種植園的小洋房。房子早已不存在了,老屋原地上建了一座回教堂。大河上的公路橋和鐵路橋依舊,公路橋旁緊貼著正在建一座新橋,橋下的市集只剩幾間破舊的鋅鐵房子,已不如半世紀前熱鬧了,河上靜悄悄的,也沒見多少木船往來,只不知河裡的大魚和鱷魚還依舊那麼多嗎?

[註:「種植園」就是以種植橡膠、棕櫚、劍麻、茶等等經濟作物的「農場」,在印馬的「種植園」都是美英荷等原西方殖民者所經營]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