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家《捕風者說》散說富陽

一晃眼,離開家鄉已經有二十七個年頭,人也過了不惑之年。我一直在漂,二十多年中先後在福州、南京、北京、拉薩等七個城市工作和生活過,現在在四川成都。年輕和文學給了我漂泊的勇氣和熱情,四十歲前我幾乎從沒想過回家鄉的事,探親的時間也很少。但是年齡在改變我,這兩年我頻頻回去,幾乎所有浙江的活動都參加,為的就是回家看看,小說中也開始出現了鄉親形象。像所有身在異鄉的人一樣,我最終還是逃不過因為年齡增長而增長的思鄉病。按說這兩年,調回杭州、上海的機會不乏其有,但最終我還是下不了決心。究其原因,說出來別人也許不可理解,我覺得那邊往前走的速度太快了。印度有句諺語:別走得太快,等一等靈魂。走得太快肯定會丟掉一些東西。總的說,這是一個物質論英雄的時代,而杭州和上海及周邊無疑是這個時代的急先鋒,佼佼者,過度物化的潛規則隨時可見,隨處可用,人都以物質和金錢論英雄,太喧囂,太鋼筋水泥了,我不適應,也不欣賞。

富陽是縮小的杭州、上海,經濟發達,人民生活富足,有目共睹,但人們為錢而累、以錢為榮的現象也是有目共睹的。富陽人愛擺闊,大街上很難看到小排量的汽車,農民的房子也是三層四層的,稍為一點場面上,掏出來的煙都是中華,還是軟的。三五個人坐下來,談的多半是怎麽掙錢、怎麽花錢,要不就是打牌。我有個同學,辦了個廠,風風火火的,一年收入也有幾百上千萬,但對家人卻是十分冷淡,兒子正值青春期,很多事情需要跟父親交流,而他居然幾年了沒有跟兒子單獨坐下來談過心。有一次,我同他兒子聊了一下午天,小夥子竟然感動得哭了,事後還給我寫來一封幾千字的信,談他的苦悶,談他父親的種種不是。這件事對我觸動蠻大的,我跟同學談話,指出他這樣生活可能存在的弊端,但他不以為然。他認為他的任務就是掙錢,有了錢兒子考不上大學也無所謂,可以出國,也可以跟他幹:一種有了錢萬事大吉的派頭。其實事情不是這麽簡單的,人的很多問題恰恰是因為有了錢才產生的。我們當然離不開錢,但錢絕不是人的中心,不能圍著它轉。富陽不是中西部,問題依然是經濟不發達,缺錢。錢到了一定地步會自己長出來的,富陽的經濟已經發展到了具有相當的往前自動發展的實力和慣性,這種情況下,我們確實應該調整一下思路,關心一下更多的問題,比如內心。說得極端一點,沒錢的時候我們可以把內心丟了,為身體而活,但我們現在有錢了,我們的錢足夠身體享用了,怎麽辦?

富陽提出“陽光生命”口號,本身就是在思考這個問題。二十多年前,我們說發展就是硬道理,沒人會懷疑這句話,聽了都很來勁,但今天我們說要構建和諧社會,要“以人為本”。我以為,這種倡導的意義也許不會亞於二十多年前倡導的“發展就是硬道理”。發展經濟讓我們富起來了,讓我們身體的各個器官打開了,滿足了,構建和諧是直指人心的,旨在打開、完善我們的心靈世界,人與人用心交流,用情表達,而不是一味地以錢論道。陽光生命,其實就是要和諧,要以人為本,要尊重人的心靈,要完美我們的情感世界,要培養我們的愛心,要重塑我們的榮辱觀,提高生命質量。不是說只有富陽“生命不陽光”,而是富陽作為經濟率先發達起來的地區,它已經具備了這個條件:讓生命充滿陽光。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富陽現在提出“陽光生命”是有遠見的,是真正的審時度勢,是因勢利導,是智者之慮,是對富陽人的真心關愛。

現在國內很多城市總是在現代與自然,宏大與局部,快與慢,軟和硬,新和舊之間失調,亂了方寸,亂了心思。作為富陽人,我當然希望她不要亂,她過去是發展經濟的排頭兵,今後我希望她也是陽光生命的排頭兵。我個人覺得,現在的年代太吵鬧,太生硬,太灰暗,太沈重……我想輕盈一點,幹凈一點,簡單一點,明朗一點,真實一點。看到那麽多人為錢而累,我經常會自問,難道我們真的需要那麽多?其實我們需要的並不多。有時候我想,今天的我們,真正需要的也許就是好好找個書吧坐一坐,找一本書看一看,想一想。書裏面有比飛翔還輕的東西,有比鈔票還要值錢的紙張,有比愛情更真切的愛,有比生命更寶貴的情和理。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你由於知識不夠,也許沒有讀書的習慣和樂處,但你起碼不能因為有錢而瞧不起書,更不能武斷地對下一代說:讀書有什麽用?讀書有什麽用,我想,不讀書的人是不知道的。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