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關於風流一代的調查報告

由《海上文壇》編輯部策劃的“誰是最輝煌的一代”的調查,涉及66屆初高中畢業生即“老三屆”、70年代的“小三屆”(泛指1970年至1977年的中學畢業生)、如今的“六八式”(60年代出生,80年代大學畢業),年齡橫跨25年。由於各自所處的時代和環境極其不同,所以成為事實上的三代人。另有少部分被調查者或比老三屆稍許年長,或比六八式年輕。 

老三屆:一只翻來翻去的“兩面黃”43.3%的被調查者認為老三屆最輝煌,36.7%認為六八式最輝煌,13.3%則選了小三屆,另有6.7%認為三者無法比較,不置可否。 
耐人尋味的是,在認為老三屆最輝煌的人群中,屬於老三屆的僅占30.77%,而小三屆、六八式各占23.07%!從中不難看出各年齡層次的人們對老三屆的普遍認同。在關於“輝煌的原因”一欄中,100%的人認為老三屆之所以輝煌,是因為“經歷過磨難”。對“磨難”一詞深有體會的現代中國人似乎對老三屆們接受苦難的心理承受力深信不疑。 

上海作家沈嘉祿先生(41歲)在調查問卷的空白處洋洋灑灑地寫道:時代為老三屆提供了施展才華的機遇,賦於歷史的重任,改革開放又將他們推到社會舞台上。當然,最主要的是他們中的代表人物善於審時度勢,將傳統教育中得到的文化積澱與生活磨煉結合成一種精神財富和生活知識,其中包括政治謀略、經濟運作手段和人情世故。 

雖然青春遠逝,但老三屆們奮鬥的精神和力量令人震驚,那種勃勃的生機足以讓年輕人汗顏。他們清楚自己的優劣所在,他們註重奮鬥的過程,不怕失敗。 
在認為小三屆或者六八式最輝煌的人群中,79.33%的人認為老三屆之所以不輝煌的原因是“文革耽誤了老三屆的青春”。20%的人認為系“傳統觀念的束縛”!文革成為老三屆們的“滑鐵盧”,人們對此幾乎已達到共識。 

客觀地說,在“與人奮鬥,其樂無窮”中成長起來的老三屆們的確命運不佳。 

南方一張著名的報紙曾對此有過頗為精彩的論述:他們的童年正值成長,卻趕上了三年困難的時期;他們的少年正值學習,卻要去上山下鄉;他們的青年正值戀愛,卻遇到性壓抑最為嚴重的年代;當他們生兒育女時,只能生一個;當他們無奈離婚時,社會上大批“陳世美”,離婚仍然要單位開行政介紹信,而單位是一般不給開的;當他們“多年媳婦熬成婆”,應該分房子時,開始住房改革,要花錢;當他們應該提幹時,幹部年輕化,去年北京市就越過一大批中年處長,提拔了一批30歲以下的局級幹部;當他們的子女要上學時,學校開始收費;當他們要申請職稱時,又要加考外語,明文規定“50歲以上可以不考”,而老三屆,這些被迫中斷10年學業的人都必須與年輕人一起考;當他們的工齡達到30年時,企業開始了破產和裁員……有人這樣戲言:老三屆像翻燒餅一樣翻來翻去成了“兩面黃”。 

小三屆:夾縫中“獨愴然而涕下”與社會角色定位得到大眾普遍認同的老三屆相比,小三屆在此次調查中可謂“口碑”欠佳。在僅一成多認為小三屆“最輝煌”的人群中,有75%屬於老三屆,小三屆自己僅占25%,而六八式的比例為零!這除了反映出老三屆的寬厚外,多少也能看出小三屆自身的缺乏自信和六八式們的“鄙夷不屑”。 

東方電視台著名節目主持人袁鳴(25歲)在調查表的空白處如是批註:(小三屆)處在兩代夾縫之中,觀念斷層,比傳統前衛,比先鋒保守,尷尬、失衡。 

作家沈嘉祿認為,社會留給小三屆的機會和空隙不多,同時這一茬人與老三屆相比,毅力、魄力和生活積累都少得多。 

上海第二醫科大學學報的助教周珠鳳(25歲)對此更是直言不諱,她認為小三屆只是一個過渡時代,學到的東西太少,盲從較多,毫無特色。 

讓小三屆們最感“無地自容”的是,在認為老三屆或六八式最為輝煌的人群中,有71%的人認為小三屆之所以不輝煌,是由於“沒有接受過完整的中小學啟蒙教育”;僅有29%的人覺得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社會過多地依賴老三屆”。 

在雲南三礦上海辦事處工作的周建國(48歲)可以說是持“小三屆最輝煌”論的少數派中頗具代表性的一位。身為老三屆的周建國認為老三屆們雖大都有過輝煌的理想,但在各種思潮交接的過程中,固有的仿徨終使舊的意識不能滿意,新的意識又不能接受,因此他們總是飛不高,飛不遠,飛不久。在當代人的眼中,老三屆只是一頭耕耘很久、卻所得甚少的令人憐憫的牛而已。六八式則是一條有待沖天的龍,但畢竟還太年輕,缺乏社會的磨煉。唯有虎虎有生氣的小三屆,不僅依然富有年輕人的朝氣,同時也具備了成年人的深沈。 

對小三屆的調查向我們傳遞了這樣一個信息:小三屆們的優勢似乎僅剩下了年齡和與之匹配的“成年人的深沈”。這種優勢是極為脆弱的。 
六八式:結果至上的一代在選擇老三屆或小三屆最輝煌的人中,有近80%的人認為六八式中缺乏社會責任感成為普遍現象,而正是這一點,使六八式的精英們“難鑄輝煌”。 

認為六八式最輝煌的人群中,老三屆、小三屆各占9.09%,其余的皆為六八式“本人”。從積極方面看:六八式有著超人的自信;從消極方面看:盡管六八式自我感覺頗好,同志們還是很有意見哪!假如關於六八式的是非問題是一檔如今打開電視機就不難看到的辯論賽的話,其場面大致如下:崔恒余(正方主辯,51歲,上工文體發展總公司總經理):最輝煌的一代必定是六八式。這是時代造就的。六八式與前輩相比,沒有受到文革這一代的磨難,卻接受了過來人的教誨。沒有經過磨難,這是他們的幸運,感受到老三屆們的苦難,更是他們寶貴的精神財富。生長在生產力得到解放的時代是六八式得以輝煌的必要社會條件。 

沈嘉祿(反方主辯):從歷史角度看,社會向六八式人士提供的機會甚至比老三屆還多,但他們在施展才華、實現抱負方面遇到的困難也不少,不太善於利用機會。另外,這一茬人的整體素質嚴重下降,文化上有斷層的現象,因此談不上“輝煌”。 
袁鳴(正方辯手,25歲,東方電視台主持人):六八式自信,不具有前輩的心理陰影,唯其自信,才具備反觀傳統與前瞻的勇氣,假以時日,假以磨煉,假以時勢,成就必將超越前代。 

張路(反方辯手,28歲,勞動報記者):六八式一切都太順利,夜郎自大,這是六八式人自己造成的結果。 

林塔(正方辯手,33歲,國際象棋國際大師):我用9個字來總結本方的辯論:命運,更加垂青後來者。 

權作評價老三屆註定要承受苦難,在承擔了舊時代“文化革命”的成本後,又要來承擔改革時代的成本,這一輩人的最大問題是“成本居高不小,投入與產出不成比例”。然而,人們需要他們輝煌,這仿佛一項政治任務般壓在老三屆的頭上。 
平淡無奇幾乎成了小三屆的標志。小三屆是個承上啟下的重要環節。一場精彩的演出之間,總得有幕間休息。 

嚴格地說,六八式還是一件半成品,“一盤沒有下完的棋”。拿他們同成型的老三屆與小三屆相比,無疑是不公平的。 

在任何一個社會裏,成為中流砥柱的那一撥人無庸置疑是最輝煌的。今日的六八式,在未來註定要扮演今日老三屆們的角色,只是可能輕松許多,“輝煌”的成色更加純一點。 

三代人的自白陸幸生(47歲,老三屆)我們從沒有多誇耀自己的體會與經驗,只是取得這體會與經驗的代價過於龐大,應當允許我們偶爾來談論這些個代價,和不願意太早放棄生命的心情。 

別認為老三屆的人是堵墻,我們其實是一扇敞開的門。門比墻要坦白,墻不告訴你那邊是什麽,而敞開的門讓你把要去的地方,看得清清楚楚。 

何建華(40歲,小三屆)正邁入中年門檻的這代人成熟、穩健、務實、能幹,既不保守也不“前衛”,既不失傳統也不乏“新潮”。歲月無情,小三屆不會像老三屆那樣從心底深處發出“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喟,也不會像六八式那樣從言談舉止中揮灑出“天之驕子”般的氣派。這樣的境況之中,小三屆人的最大心願是社會的理解、認同與更大的舞台!夢曉(28歲,六八式)也許我們這一代人與上一代最大的不同是他們滿心滿眼都曾是理想,而我們卻將理想揣在了口袋裏。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