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建:遊戲精神、對話性敘事與現實質感——讀解《瘋狂的石頭》(3)

沒有黑色是由我們當下的文化語境決定的,在我們的主導文藝觀和電影藝術管理機構規定的文藝形態中,不允許有黑色電影的位置。在創作中,就是出現一些黑色調侃的趣味和黑色的風格意味,也會被刷上亮色的上光油漆。香港的《無間道》第一、二集是比較典型的黑色電影。到了《無間道》第三集,不知是否因為與大陸的制片機構合拍,從敘事到影像上發生重大轉向,黑色電影的意味一掃而空。在我眼中,黑色幽默是另一種品質的藝術,是另一個級別的藝術,一個人、一個社會,有幽默,有笑聲,是很要點藝術營造天分和藝術感悟力的。要欣賞黑色幽默,需要的是更高的藝術感悟、會心的微笑和社會的平穩心態,需要更多的觀念交流和藝術交流中的寬容氛圍。黑色幽默是共同倫理建立、人道主義成為默契、成為真正的社會主旋律之後必然會有的藝術形態,它是在藝術和倫理邊緣探索的藝術,是一種唯美主義的無邊界追求。

 

四、粗糙喜劇與敘事技法小華彩

 

《瘋狂的石頭》的喜劇效果有很多是來自跟既成的觀賞經驗偏離走調的對歌,來自跟以往形式系統和他人作品進行調侃和調皮的承接。影片在敘事手法、情景處理和鏡頭語言等方面都與英國影片《兩桿冒煙的槍》、《偷搶拐騙》形成了十分明顯的模仿和對話關系。本片的搭接式剪輯在《兩桿冒煙的槍》中是同一件事分別在敘事時間的不同地方交代,本片的小偷行動時出來看到交警在他們的運輸車邊等著開罰單直接來自那部影片。不過在那部英國影片中是一棒子把交警打暈在車裏,而在《瘋狂的石頭》中,小偷正要行兇時交警被撞車事故吸引走了。包世宏帶著人看下水道的鏡頭是來自《兩桿冒煙的槍》中借地位從湯鍋裏拍攝廚師艾德放作料的鏡頭。

本片更大量的喜劇效果是來自某種本土的市民語言幽默和市民趣味。例如將以前政治話語中的權威人物的鬥爭哲學語錄改寫為“與老爸鬥,其樂無窮”,多少沿用了王朔喜好的話語變形方法;包世宏的助手三寶以為喝可樂中了五萬元大獎,他到了北京。這時的喜劇效果是來自音樂,無聲源的配樂歌聲響起,是童聲唱的文革時候歌曲“我愛北京天安門”。這種觀賞反應可能是無法跨出我們本土的文化環境的,但是對這裏的觀眾就會有熟悉之感,會因為這段音樂的編配明顯的間離效果而生出一些會心的笑。

在本片中,我們看到寧浩這一類新電影人的特質和藝術喜好。他們接觸的電影和藝術形態豐富、多樣,在敘事、影像、視聽語言等方面,他們的營養良好。總體上來看,這部影片的劇作、剪輯、台詞、攝影等方面元素共同形成的影片肌理效果還是比較精致、精細的。它最主要耀眼之處是它的劇作,本片的編劇顯得圓熟、細致,結構搭建的比較機巧,更難能可貴的是它在模仿中的做出些許翻新,並較好地將蓋·裏奇的黑色故事、香港的市民趣味成功地轉換到大陸的本土場景、營造出本土氛圍、當下笑料。它並不是簡單的搞笑而是充斥著比較精心和整體的設計,同時又具有一種自然流出的遊戲感覺。

剪輯風格是精當、精巧的,有的地方在吸取《兩桿冒煙的槍》敘事技法的基礎上玩出了一點小華彩樂段,形成了敘事技法的對話中創造。在今日,對既成的敘事技法能做出一點翻新就是很有意思、很引人註目的貢獻和創造。本片在開頭和結尾部分都用了敘事時空略有重覆的手法,對故事進行了有點重覆搭接的剪輯。這種略有重覆的搭接式剪接產生了敘事的意義,勾連起人物關系,營造出一些喜劇效果。第一次搭接剪輯把天上纜車中的花心攝影師與幾個主人公聯系起來,緊接著讓包世宏的小面包撞到寶馬車上。這就讓包世宏因撞車背上了債務,此後他就一直以為寶馬車裏坐的“國際大盜”就是自己的債主。結尾處的搭接式反覆剪輯讓我們看清楚包世宏如何被道哥搶,而道哥又把要來打包世宏的小青年車門給撞飛了,道哥的摩托車撞到一直停在路邊的寶馬車上又歪打正撞,解救了一直被困在下水道井蓋下的黑皮。這種多米諾骨牌的敘事遊戲就是用這種創新的搭接式剪輯來營造、構成的。

這部影片也有許多粗糙和對喜劇犯規的地方,它畢竟是在我們今天的浮躁觀眾心態和膚淺藝術品味之上生出的喜劇之華。影片的一號人物包世宏身上沒有喜劇情景,他的喜劇感覺主要是靠語言和他的個人生理尷尬:患前列腺炎撒不出尿來。在劇作層面,他的行動造出的喜劇效果遠沒有那三個小偷多,影片主要靠演員自己的設計和他的表演技法的功力來營造笑料。最後讓那個貪心的房地產商人在互相刺殺中死去也不是喜劇懲罰壞人的辦法。一般的劇作倫理跟生活倫理是一樣的,一個角色如果沒有寫出他的十惡不赦,一般就不能隨便把他給處死。

就這樣,我們還是看到了一部很不錯的喜劇,我們看到一個有喜劇感的導演,雖然這裏頭半是聰穎天分半是新手露破綻;半是自由火花半是電影工業體制規定的鐐銬中跳舞;半是資本制導天才,半是金錢提供舞台。我們看見了一部搶奪寶石的電影,在藝術行裏,喜劇感就是寶石,就是罕見而又值錢的寶石。

《瘋狂的石頭》是一部小電影,是小制作費電影,而不是針對領導、專家的的小眾電影。它是一部合適在電影院裏大家一起看,互相感染著、應和著一起笑的電影。我們評價一個藝術品,不是看制作費,也不是看有無大明星,而是看裏頭有沒有一種叫做藝術直覺的東西,看裏頭有沒有發揮藝術天分的創造,我看到的這塊石頭上有這些。我認為這部影片在文化上有些異質的內容,有些我們文化品質上的生長點和藝術形態、藝術觀念上的創新點,我希望看到這塊石頭繼續滾動。

 

註釋:

[i]據報道,至2006年7月30日它的統計票房接近1700萬。見2006年8月2日《新京報》C04版《上映檔期持續一個月 石頭滾到1700萬》

[ii]巴赫金《拉伯雷和他的世界》轉引自《米哈依爾·巴赫金》399頁[美] 卡特琳娜·克拉克 邁克爾·霍奎斯特 語冰譯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0年

[iii] 筆者認為,克萊夫·貝爾在《藝術》中論述的這一概念如果翻譯成“有意味的形式”,認為它“必須代表著特定的社會理想、思想情趣,使人看了似乎是用信號向人傳達某種社會內容”(第3頁中譯者前言)是遠離或者恰恰背離了克萊夫·貝爾的原意。significant form準確的翻譯應該是:“有趣味的形式”,貝爾的原意是指某種純形式的、與社會聯想和物體的再現物象無關的線條、色彩和作品的形式構成。參見《藝術》中譯本,克萊夫·貝爾著,周金環、馬種元譯,滕守堯校中國文藝聯合出版公司1984年。

[iv] 關於“唯漂亮主義”與“唯美主義”的區別,可參閱拙著《張藝謀與“唯漂亮主義”》,載《新聞周刊》2004年9月13日(總第196期)以及《唯漂亮主義——關於國家新形象的塑造》,《電影欣賞》 2004,年秋季號 No.121

(收藏自愛思想網站)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