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人類的故事》28 查理曼大帝

法蘭克人的國王查理曼贏得皇冠,試圖重溫世界帝國的舊夢

普瓦捷戰役將歐洲從穆斯林手中拯救出來,但歐洲內部的敵人——隨羅馬警察的消失而出現的無可救藥的混亂狀態,卻依然存在。它無時無刻地不在威脅著歐洲的安全。的確,北部歐洲那些新近皈依基督信仰的民族,對威望崇高的羅馬主教懷有深刻的敬意。但是當可憐的主教大人遠眺北方的巍峨群山時,卻並無一絲一毫的安全感。天知道又有哪支蠻族部落會突然崛起,在一夜之間跨越阿爾卑斯山,出現在羅馬的城門前。這位世界的精神領袖感覺有必要,且非常有必要,尋找一位刀劍鋒利、拳頭結實的同盟者,以便在危難時刻隨時保護教皇陛下的安全。

於是,不僅極其神聖,而且非常務實的教皇們開始苦心積慮,物色起盟友來。很快,教皇將目光投向了一支最有希望的日爾曼部落。這支部落在羅馬帝國覆滅之後便一直占據著西北歐洲,史稱法蘭克人。他們早期的一位國王名叫墨羅維西,在公元 451年的加泰羅尼亞戰役中,他曾幫助羅馬人一起擊敗過縱橫歐洲的匈奴人。他的子孫建立起墨羅溫王朝,並一點一滴地蠶食羅馬帝國的領土。到公元486年,國王克洛維斯(古法語中的“路易”)自覺已經積累了足夠的實力,可以公開向羅馬人叫陣了。不過他的子孫都是些懦弱無能之輩,把國事全部委托給首相,即所謂的“宮廷管家”。

矮子丕平是著名的查理·馬泰爾之子,他繼任父親作宮相後,對面臨的情勢覺得一籌莫展。他的國王是位全心全意侍奉上帝的神學家,對政治漠不關心。丕平於是向教皇大人征求建議,非常務實的教皇回答說,“國家的權力應該歸於實際控制它的人。”丕平馬上領會了教皇的言下之意,於是勸說墨羅溫王朝的最後一位國君蔡爾特里克出家去當僧侶。在征得其他日爾曼部落酋長的同意之後,丕平自立為法蘭克國王。不過,僅僅當國王還不能使精明的丕平覺得滿意,他還夢想著得到比日爾曼部落酋長更高的榮耀。他精心策劃了一個加冕儀式,邀請西北歐的最偉大的傳教士博尼費斯為他塗抹膏油,封他為“上帝恩許的國王”。於是,“上帝恩許”這個字眼輕易地溜進了加冕儀式之中,過了幾乎1500年才把它清除出去。 

丕平對教會的善意扶持表示衷心的感激。他兩次遠征意大利,與教皇的敵人作戰。他從倫巴德人手中奪取了拉維納及其他幾座城市,將它們奉獻給神聖的教皇陛下。教皇將這些新征服的領地並人所謂的“教皇國”,一直到半個世紀之前,它還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而存在。 

丕平死後,羅馬教會和埃克斯·拉·夏佩勒或尼姆韋根或英格爾海姆(法蘭
克國王沒有固定的辦公地點,總是攜大臣和官員們不斷從一個地方遷移到另一個地方)之間的關系日益親密,最終,教皇和國王一起采取了一個將深刻影響歐洲歷史的重大行動。 

公元768年,查理,一般稱為卡羅勒斯·瑪格納斯或查理曼,繼任為法蘭克國王。查理曼征服了德國東部原屬撒克遜人的土地,並在歐洲北部大量興建城鎮和教堂。應阿布·艾爾·拉赫曼的敵人之邀,查理曼侵人西班牙,與摩爾人激戰。但在比利牛斯山區,他遭到野蠻的巴斯克人的襲擊,被迫撤退。就在這關鍵時刻,布列塔尼亞侯爵羅蘭挺身而出,展現出一個早期法蘭克貴族效忠國王的精神。為掩護皇家軍隊的撤退,羅蘭犧牲了自己和他忠誠部屬的生命。他的事跡在歐洲廣為傳唱,成為後代騎士們傾慕與效仿的偶像。

不過,到了公元8世紀的最後10年,查理曼不得不將其全部精力放到解決歐洲南部的諸多糾紛之上。教皇利奧八世受到一群羅馬暴徒的襲擊,暴徒們以為他死了,將他的屍體隨便扔在大街上。一些好心的路人為教皇包紮傷口,並幫助他逃到查理曼的軍營。一支法蘭克軍隊被迅速派出,平定了羅馬城的騷亂。利奧八世在法蘭克士兵的護衛下回到拉特蘭宮,這里從康士坦丁時代開始,便一直是歷代教皇的住所。到公元799年12月,即教皇被襲事件發生後第二年的聖誕節,查理曼當時呆在羅馬,正在出席在聖彼得古教堂舉行的盛大祈禱儀式。當查理曼念完禱詞準備起身之際,教皇把一頂事先準備好的皇冠戴在他頭上,宣布他為羅馬皇帝,並且以好幾百年沒有使用過的“奧古斯都”的偉大稱號,帶領眾人向他熱烈歡呼。

現在,歐洲北部再度成為羅馬帝國的一部分了。不過帝國的至高尊嚴,此時卻為一個只認得簡單幾個字而從未學會過書寫的日爾曼酋長所擁有。不過,他精於作戰,在一段時期內恢覆了歐洲的和平與秩序。過不多久,甚至連他的對手,君士坦丁堡的東羅馬皇帝也寫信給這位“親愛的兄弟”,向他表達親睦與讚許。

很不幸,這位精明能干的老人死於公元814年。查理曼一死,他的兒孫立即為爭奪最大份額的帝國遺產,相互攻伐,激戰連連。卡羅林王朝的國土被兩次瓜分,一次是根據公元843年的凡爾登條約,一次是根據公元870年在繆士河畔簽訂的默森條約。後者把整個祛蘭克王國一分為二。“勇敢者”查理接管了帝國的西半部分,包括舊羅馬時代的高盧行省。在這一地區,當地居民的語言早已全盤拉丁化,這就是法蘭西這樣一個純屬日爾曼民族的國家,用的卻是拉丁語的原因。

查理曼的另一個孫子獲得了帝國的東半部分,即被日爾曼族人稱為“日爾曼尼”的地方。這片蠻荒強悍的土地從來就不屬於羅馬帝國的轄區。奧古斯都大帝(渥大維)曾試圖征服這片“遙遠的東方”,不過當公元9年他的軍隊在條頓森林全軍覆沒後,他再未做過此類嘗試。該地區的居民沒有受過高度發展的羅馬文明的教化,他們使用的是普通的條頓方言。條頓語里,“人民”(People)被稱為“thiot”,基督教傳教士因此把日爾曼民族使用的語言叫做“大眾方言”或“條頓人的語言”(lingua teutisca),“teutisca”一詞後來逐漸演變為“Deutsch”,這就是“德意志”(Deutschland)這一稱呼的來源。

至於那頂眾人覬覦的帝國皇冠,它很快從卡羅林王朝繼承者的頭上,滾回到意大利平原,成為一些小君主、小權謀家手里的玩物。他們相互爭鬥,通過屠殺和流血盜得皇冠,戴在頭上(不管教皇陛下允許與否),不久便為另一個更強大的鄰居奪走。可憐的教皇再度卷人旋渦的中心,被敵人四面包圍,被迫向北方發出求救的呼籲,不過這次他沒找西法蘭克王國的統治者。他的信使翻越阿爾卑斯山,去拜見撒克遜親王奧托,他是當時日爾曼各部落所公認的最偉大領導者。

奧托和他的日爾曼族人一樣,向來對意大利半島的蔚藍天空和歡快美麗的人民抱有好感。一聽到教皇陛下的召喚,他馬上率兵救援。作為對奧托忠心效勞的酬報,教皇利奧八世封他為“皇帝”。從此,查理曼王國的東半部分便成為了“日爾曼民族的神聖羅馬帝國”。

這一奇特的政治產物以其頑強的生命力延續了很久,一直到839歲的高齡。公元1801年,即托馬斯·傑斐遜就任美國總統那一年,它被毫不留情地掃進了歷史垃圾堆。摧毀這個舊日爾曼帝國的粗野家夥是一位循規蹈矩的公證員的兒子,來自法國科西嘉島,他靠著在法蘭西共和國服役期間的軍功而飛黃騰達。他統帥的近衛軍團以驍勇善戰著稱。在其幫助下,這個人成為了歐洲事實上的統治者,不過他還夢想比這更多的東西。他派人從羅馬把教皇請來,為他舉行加冕儀式。儀式上,教皇只能尷尬地站在一旁,眼巴巴看著這個身材矮小的家夥親手把帝國皇冠戴在了自己頭上,並大聲宣布他是查理曼大帝光榮傳統的繼承人。此人就是著名的拿破侖將軍。歷史猶如人生,變幻越無常,但是萬變不離其宗。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