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用石頭砸人,怎麼能跟他們交朋友呢?」

「因為那個女人。因為媽媽曉得那個女人。」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真理子桑。妳跟我講講妳的小貓。等牠們長大一點,妳會畫更多嗎?」

「因為那個女人可能會再來,所以媽媽要妳來。」

「我想不是。」

「媽媽見過那個女人。她上次看到的。」

我停下手上的針線,抬頭看真理子。她的視線已經離開窗子,用一種奇異空洞的表情盯著我。

「妳媽媽在哪裡看見這個──這個人?」

「那邊。她在那邊看見她。所以她今天要妳來。」

真理子離開窗邊,走回小貓那裡去。老貓出來了,小貓都蜷伏在媽媽身上。真理子躺在牠們旁透,開始低聲耳語。她的聲音裡有一種奇異的使人不安的東西。

「妳媽媽就該回來了。」我說。「不曉得她還會有什麼事。」

真理子仍然低聲跟小貓說話。

「她告訴我法蘭克桑的事。」

真理子的低語停住了,我們對望了一眼。

「他是壞蛋!」真理子說。

「這樣說話不好,真理子桑。妳媽媽跟我講了他的事,他好像人很好。我想他一定待妳很好,是不是?」

她站起來,走到牆邊。蜘蛛仍在牆上。

「我相信他是個好人。他對妳很好,是不是?真理子桑?」

真理子向前靠近牆。蜘蛛在牆上慢慢爬動。

「真理子,別碰牠。」

「我們在東京那隻貓,牠會捉蜘蛛。我們本來要帶牠來的。」

蜘姝移動後,我可以看清楚些了。牠的腿很短、很厚,在黃色的牆上投下陰影。

「牠是一隻很乖的貓。」真理子繼續說。「本來我們要把牠帶到長崎來的。」

「你們帶了沒有呢?」

「牠不見了。我們走的前一天,媽媽答應我要帶牠來的。可是牠不見了。」

「喔!」

她突然向前很快的捏住蜘蛛一條腿。她的手離開牆面時,蜘蛛其他幾隻腿在她手上奮力掙扎。

「真理子,快丟開!髒死了!」

真理子翻過手掌,蜘蛛爬進她掌心。她合起手掌,把蜘蛛拘在手心。

「真理子,放開它。」

「沒有毒的。」她說,向我走近。

「是沒毒,可是髒得很。把牠放回角落去。」

「可是沒有毒㖿!」

她站在我面前,蜘蛛在她圈住的掌中。從她指縫中,我可以看見一隻腿慢慢的、有節奏的移動。

「放回角落去!真理子!」

「如果我把牠吃掉會怎麼樣?這沒有毒㖿!」

「妳會生病。好了,真理子,把牠放回角落去。」

真理子把手移近嘴邊,張開嘴。

「別胡鬧!真理子!蜘蛛髒得很!」

她的嘴張得更大,手掌鬆開,那隻蜘蛛落在我腳前,我退了一步。蜘蛛沿著榻榻米爬到我後面的陰影中去了。等我鎮定下來,真理子已經跑出小屋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