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房子的地下室裏

台階是木頭的,破破爛爛,有的地方缺一級,因此他們經常不得不跳著走,為了避開缺口的地方。路很難走,特別是離入口不遠的地方台階突然斷了,黑暗籠罩了三個孩子。遠處有個小亮光一閃一閃;大概是地下室的小窗口,可那亮光又遠又不清晰,那小窗口一定很臟,結滿了蜘蛛網。

瓦魯希走在前頭,離兄妹倆幾步遠;他想得很美,一邊還高興地哼著歌兒,這可憐鬼沒有預見到等待著他的是什麽。

他們小心翼翼地、慢慢地走著,終於走進一個大大的地下室。地下室的墻邊堆著各種各樣的破爛:舊窗框、破門框,爛門,還有各種沒用的東西。

地下室的右邊,可以看到一個半開半掩的鐵皮包的小門,定是通向地下室別的部分。

“馬切克,哈爾什卡!”

瓦魯希說,在深深的地下室裏,他的聲音顯得出奇的陰沈。“既然我們已經到了這裏,就得往前走,讓我們把地下室搜一遍,準能找到寶貝。”

“瓦魯希!親愛的瓦魯希!求求你,我們出去吧!”

哈爾什卡哭著說,“我們要寶貝干什麽!我們回去吧,我害怕極了。”

“我也建議撤回去,”

馬切克嚴肅地說,“前面的路我們不知道;誰能說小鐵門後邊是什麽?我們的雙親和你的雙親會著急的。干嗎要他們擔心呢?”

“我一定要去,你們跟著我!”

瓦魯希固執地說。“你們對我說什麽可怕!啊!一、二、三!走!”

他剛說完這話就跑到小門邊,使勁地推,把門打開了。突然,他像遭了雷擊一樣,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出了什麽事?

第二間地下室敞開的門口湧出一股黴味,馬切克和哈爾什卡在如同螢火蟲的光亮那樣綠幽幽的光線裏,看到了一個可怕的怪物。這怪物像公雞,又象蛇。頭象公雞,頂著個深紅色的冠子,形狀像王冠;脖子又長又細,像條蛇;軀干粗大,黑色的羽毛根根豎立;腿上毛烘烘的,很長;腳掌上長著尖尖的大爪子。最可怕的還是怪物的眼睛:又鼓又圓,像貓頭鷹的眼睛,一會閃著紅光,一會閃著黃色的光;幸好這對眼睛沒有瞥見馬切克和哈爾什卡,因為它們一直盯著躺在地上已經斷了氣的瓦魯希。

“妖龍!”

馬切克用顫抖的嗓音說。“妹妹,這是妖龍,我們快躲起來,快!”

兩個孩子手牽著手,踮著腳尖,悄悄往墻邊退,溜進了一扇靠著古老的墻壁的大門後邊。

這個隱藏的地方暫時安全。馬切克對著妹妹的耳朵輕聲說:“這是妖龍!

我聽爸爸說過。這怪物厲害極了!它只要看到誰,就能用目光殺死他!它就是這樣殺死瓦魯希的。我們悄悄站在這兒,哈爾什卡,千萬別出聲......”

“上帝!我的上帝!”

哈爾什卡哽咽著。“怎麽辦?我們怎麽辦,我們干嘛要到這裏來?我要回家!”

“安靜點,好妹妹,”

馬切克輕聲說,“如果上帝允許,我們會回家的;現在要緊的是千萬別讓妖龍發現我們,它要是發現了我們,朝我們一望,一切都完了,我們準得死!”

“馬切克!馬切克!哈爾什卡!哈爾什卡!”

街上傳來了叫喊聲,“馬切克!哈爾什卡!你們在哪兒?回來吃午飯!”

嚇壞了的孩子們聽出了阿加塔的聲音,但是不敢回答她。

妖龍轉過頂著大冠子的腦袋,渾身黑毛豎得更直了,瞪著發亮的眼睛盯著台階的方向。

阿加塔站在台階上面,她身後跟著幾個男女市民。

“他們從這兒下去了,肯定是從這裏,”

上面的聲音說,“他們一定是在底下迷了路;你不要下去,阿加塔!你也許會遇到不幸的!”

可是,忠實的老仆人阿加塔,還是往地下室走,她剛走到下面,只聽見一聲充滿恐懼的尖叫,地下室裏又是一片陰慘慘的沈靜。

台階前的幾個人四散奔跑,跑到市場,跑到鄰近的街道,可怕的消息傳遍了城市。兩個驚呆了的孩子緊靠著潮濕的墻,痙攣地手拉著手,而那妖龍正為自己造成的惡果而得意洋洋,在地下室裏走來走去。兄妹休想走出地下室!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