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7)

評論:馬華文學重構論在台灣學術論域的發聲位置楊聰榮

黃錦樹這篇文章性質上是屬於「文學批評的文學批評」,「反思」幾位留台的馬華文學論者質疑馬華文學議題根本假設而提出論辯的發言位置、場域及認識論等。所反思的論者,是包括作者在內的三人(加上林建國與張錦忠),共同期待

「重新建構一個馬華文學研究的較為廣闊的(論釋學)視域」,以下就暫稱之為「馬華文學重構論者」。文中雖以重構論者為全稱主題,但又聲稱以張錦忠的馬華文學論述為主要對象,實質論點則是闡明作者本人長期的一貫主張,而藉著張錦忠所提出的論題與所涉及的理論加以補充闡釋。所以這裡所說的「反思」,應該是指論述的對象包含自己在內的回顧,而在這個回顧之中,作者並沒有打算論述個別的文學論題,也沒有對其過去的主張提出「反思」,而是對於重構馬華文學的知識基礎之可能性加以發揮,換言之,是援引作者所有的理論資源強化重構論的立場。

首先作者坦誠交代了「留台馬華文學論述者」的位置與資源,從這一點來看作者是有相當的自覺,積極地回應了人類學理論與後殖民論述對論者自身位置的思考,而援引人類學視域、複系統理論與文化持有者的內部眼界做為解釋馬華文學重構論者全體或個別的發言位置與主張,顯示了作者向來努力援引理論資源而開拓議題的能力,也對作者所堅持的介於外部與內部之間的發言位置有相當精妙地闡釋,這是作者論評的「獨特性」之所在,但是在開拓馬華文學論述視域的同時, 也暴露出作者發言位置的弱點,卻是作者已經意識到卻不直接點出的「困境」。以下分別就作者提出來的論題分別討論,再回頭討論這個有利位置與困境。

作者提出人類學視域為做重構論者共同的立場,即以華人「最寬廣」的人類學定義為立場,將各種可能性包含進來,包含不說華語的或是不具族群認同的。筆者承認這樣的調整對馬來西亞華人而言「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突破」,也贊同作者所提出來的「重寫馬華文學史」。但是在這裡卻不認為作者援引人類學的視域是必要的,也不認為這是「讓其他的思考成為可能」的最佳途逕,其後一再以人類學研究做為其知識論的比喻,反而將自己陷入將自我外化後場域錯置的險境。作者過去對於馬華文學的中國性曾有精湛地反省思考,放在對比重構論者與過去實證史學研究與現代文學論述的不同之場合,應該是脈絡清楚也合情合理,作者捨此而不論,殊為可惜。

作者以人類學視域來調整馬華文學的根本定義,存在幾個問題,第一,對馬華文學研究的傳統不滿意,並不一定要做「認識論的調整」,去改變馬華文學的全稱命題,例如深入文學的實證史學研究,也有可能從中提出更寬廣的論題,打破「單一系統的思考格局」,或是以其他的文學史取向來討論馬華華文文學,也可調整文藝現實反映論的偏失,理論上不必然要將研究對象外延到「最大邊界」的指涉範疇,在這篇文章中未作特別說明,衹當成基本立場。

第二,人類學的研究並不追求「指涉範疇儘可能的擴大」,相反地,人類學研究的範疇可以非常狹窄,但卻有寬廣的論題,也可以文化相對主義的立場,給予不同歷史情境的文化對象予以內在理路的理解,作者要求將華文文學改為華人文學,以為是視域上的寬廣, 至少這種思惟方式是難以稱為人類學式的,也許作者這裡所指稱的人類學衹是比喻修辭,不是真的指涉人類學研究的思惟方式。第三,全稱命題並不保證論題深入,從華文文學到華人文學的調整固然是個重要的突破,就文學活動而言則尚待檢證,作者對於全稱命題的憧憬(華文、英文、馬來文三種語文皆通),並不符合作者所聲稱的如同人類學者的知識是建立在民族志的深描與解讀,反而如其批評張錦忠對華人團結的期待一樣,是「從未見實現也絲毫經不起政治現實檢驗的意識型態空想」。即使真有可茲討論的不同文學現象出現,另外開闢戰場即可, 何以強要改變這個「文化持有者內部視界」所建構的既有馬華文學傳統,至少在文中看不出這個調整認識論的必要性。

然後作者將論述對象集中到張錦忠一人的重構論述,認為張錦忠的系統論將諸多馬華文學史上的重大議題納入做整體的安頓,隱含作者對於張的努力是做為重構論者為「後來的馬華文學研究建立一個更大的可能世界」的肯定,但是作者沒有著墨作直接地肯定,反而在介紹其理論利器「複系統」理論之後,立刻檢討複系統論對客觀性的強調,認為這種全知性的觀點對現實保持超越的距離,產生了迴避對現實介入的態度,這是第一個質疑。然後檢討了複系統理論的「另一個可能的危機」,即大中華文學論述者也可以沿用複系統理論,把大馬華文文學也收納為世界華文學的次系統,這是第二個質疑。也就是說,作者一方面對於張錦忠的複系統的重構論加以肯定,至少是重構論者至今所有較完整的體系,但是另一方面作者對這樣的重構論是有諸多意見,除了上述兩個質疑以外,文中不乏有「張錦忠在這裡似乎頗有被文化研究流毒所染之嫌」,或是「可以對張錦忠的部份馬華文學論述提出合理的懷疑」的句子,可見作者對同為重構論者的複系統論述是相當有保留的,並且清楚指出作者與張錦忠在諸多方面的不同。由於兩個質疑的核心都是針對複系統理論本身,我們可以就其所提出的論點來衡量,作者這兩個質疑到底合理不合理。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