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白夜(13)

於是納斯金卡完全心慌意亂了。她兩頰緋紅,垂下了兩眼。

怎麽辦,納斯金卡,我到底該怎麽辦!我有罪,我濫用了……不,不,有罪的不是我,納斯金卡!這是我聽到的,感覺到的,因為我的心在告訴我,說我是做得對的,因為我不能傷害您,一點也不會侮辱您!我是您的朋友,就是現在也是朋友。我沒有絲毫改變。您看,納斯金卡,我在流淚。讓它流吧,不斷地流吧,它不會妨礙任何人,它也會乾的,納斯金卡!……”

您坐下來嘛,您坐!她說完就讓我坐到長凳上,啊,我的天哪!

不!納斯金卡,我不坐。我已經無法再呆在這里了,您再也不能再見到我了。我把一切說完就走。我只是想說,您永遠也不知道我在愛您。我要保守秘密。我不會在現在,在此時此刻用我的自私來折磨您。不!不過,我現在已經忍不住了。是您自己先開口談起這事來的,責任在您那里,責任全在您身上,我沒有錯。您不能把我從您的身邊趕走……”

當然不,不,我不趕您走,絕對不!納斯金卡說的時候,盡量設法掩飾自己的窘態,真可憐!

您不趕我走?不!我本想從您這兒自行跑走。我先說完就走,因為您在這里說的時候,我坐不住。您在這兒痛哭,您在這里自我折磨,因為,唔,因為(我要把這個說出來了)因為您遭到了拋棄,您的愛情受到拒絕,而我卻親身聽到,親身感到,我的心里有著多少對您的愛。納斯金卡,有著多少愛啊!……一想起我的這些愛,對您一無所助,我就感到非常痛苦……連心都痛炸了,所以我不能沈默,我應該說出來,納斯金卡,我應該說啊!……”

對,對!您對我說吧,就這樣同我說吧!納斯金卡做了一個無法解釋的動作,說道,我同您這麽說話,您也許感到奇怪,不過……您說吧!我以後再告訴您!我會把一切都告訴您!

您是在可憐我,納斯金卡。您只不過是可憐可憐我,我的好朋友!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說出去的話你是收不回的。不是這樣嗎?好了,現在您什麽都知道了。您瞧,這就是出發點。唔,好!現在這一切都是美好的,不過,您聽我說!您坐著哭的時候,我想過我自己(哎呀,請允許我說出我當時的想法)!我想(當然,納斯金卡,這是不可能的),我以為您……已經完全和他分手,不再愛他了。當時(這一點昨天和以前我都想過,納斯金卡),當時我就這麽乾,一定要想方設法讓您愛上我。您不是說過,您不是親口說過,納斯金卡,您幾乎已經完全愛上我了嗎?好,下一步怎麽辦呢?好了,這幾乎是我想要說的全部了。只剩一點沒說,那就是假如您愛上了我,那會出現什麽情況呢?僅此一點,別的什麽也沒有了!您聽聽我說吧,我的朋友(因為您終歸還是我的朋友)。當然,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是這麽一個無足輕重的人,而且一貧如洗,不過,問題不在這里(好像我總是說不到點子上,這是心情煩亂造成的,納斯金卡),而在於我是那麽愛您,即便在您還愛著他,還繼續愛著那個我不認識的人時,也是那麽愛您。您肯定不會發覺,我對您的愛會成為您沈重的包袱。不過,您會隨時聽到,無時無刻不感覺到,有一顆崇高的、高尚的心,一顆熱烈的心在您的身旁,為您而跳動……啊,納斯金卡,納斯金卡!您真把我迷住了!……”

您不要哭嘛,我不希望您哭,納斯金卡說完就迅速地從長凳上站起身來。走,起來,和我一起走,您不要哭嘛,您千萬別哭,她一邊說一邊用手巾給我擦眼淚。好,我們現在一起走,也許,我還有話要對您說呢……是的,既然他現在已經拋棄了我,既然他已將我忘掉,盡管我還愛著他(我不想騙您。)……現在您聽我說吧,請您回答我。比如,如果我愛上了您,也就是說如果我只是……啊,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一想起我曾經嘲笑過您對我的愛,以至於傷害了您,甚至還誇過您沒有愛上我呢!我就感到難過。……啊,天哪!我怎麽就沒有預見到這一點,我怎麽就沒有預見到呢?我真愚蠢,不過……好了,我下定了決心,我把一切都說出來……”

您聽我說,納斯金卡,您知道嗎?我馬上要離開您,就是這麽個事。我簡直是在折磨您。瞧,您現在為了曾經嘲笑過我而受到了良心上的譴責,可是我不希望,是的,我確實不希望您除了痛苦之外……我當然是有責任的,納斯金卡,我們分手吧!

站住,您聽聽我的意見吧。您能等下去嗎?

等什麽?怎麽等?

我是愛他,但這會過去的,這是應當過去的,它不能不過去,實際上也正在過去,我聽見……誰知道呢?也許今天就會結束,因為我恨他,因為當我們在這里一起哭泣的時候,他嘲笑過我;因為您不像他那樣,把我拋掉;因為您愛我,而他卻不愛;最後因為我自己愛您,是的,我愛您!我像您愛我一樣愛您!這一點我不是以前親口對您說過,您親自聽到過嗎?我愛您,因為您比他好,因為您比他高尚,因為,因為他……”

可憐的姑娘激動得說不下去了,她把頭靠在我的肩上,後來就躺到我的懷里,傷心地痛哭起來了。我安慰她,勸她,但她還是哭個不停。她一直握著我的一只手,一邊痛哭嚎啕,一邊說道:您等一等,您等一等,我馬上就不哭了!我想告訴您……您不要以為這些眼淚(這是由於軟弱造成的)……您等一等,它會過去的……”最後,她停止了哭泣,擦去了眼淚,我們又往前走去了。我本想開口說話,但她老是求我等一等。我們後來都不說話了……最後,她打起精神又開始說了起來。

是這麽回事,她用虛弱無力和顫抖的聲音開始說道,但那聲音之中突然響起一種異樣的音符,直接刺進我的心里,叫人感到甜蜜蜜的。您別以為我是那麽水性楊花、朝三慕四,不要認為我會那麽輕率而迅速地忘記和背信棄義……我愛過他整整一年,我可以用上帝發誓,我甚至從來沒有動過對他不忠實的念頭。但他對這事卻是鄙視的,他嘲笑過我,願上帝與他在一起!他刺激我,而且傷害過我的心。我不愛他,因為我只能愛一個度量大、能理解我、道德高尚的人,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這樣的人,所以他不值得我愛,咳,願上帝與他同在!他這樣做更好,比我在自己以後的期待中發現受騙上當時才認清他的面目要好。……好啦,完了!但是,我善良的朋友,誰知道呢?她握著我的手繼續說下去。誰知道呢?也許我全部的愛就是感情上的受騙,想象力的受騙,也許它一開始就是一場淘氣的遊戲,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產生它的原因是我生活在奶奶的監視之下嗎?也許,我應該愛的是另一個人,而不是他,不是一個這樣的人,而是一個憐我痛我的人,所以,所以……咳,我們不談這個事吧,不談啦,納斯金卡激動得喘不過氣來,把話打斷了。我只想告訴您……我想告訴您的是:盡管我愛他(不,是過去愛他),盡管您還會說……假如您覺得,您對我的愛非常深,最終足以從我的心中把我以前對他的愛,排除出去的話……如果您想可憐我,如果您不想我一個人去單獨面對命運的挑戰,沒有人安慰,沒有希望,如果您想象現在這樣愛我,永遠愛我的話,那麽我可以賭咒發誓,我對您的感激,我對您的愛最終是會對得起您對我的愛的……您現在願意抓住我的手嗎?

納斯金卡,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大聲叫了起來。納斯金卡!……啊,納斯金卡……”

好,夠啦,夠啦!唉,現在真的夠啦!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說了起來。唔,現在什麽都說完了,不是嗎?

是這樣嗎?唔,您非常幸福,我也非常幸福,這事以後就根本不用再說了。請您等一等,您饒恕我吧……看在上帝的份上,您談點別的,行嗎?……”

對,納斯金卡,對!這事已經談夠了,現在我感到很幸福,我……唔,納斯金卡,我們開始談別的事吧,快,快,我們快點談。是的,我準備……”

結果我卻不知道說什麽好,我們一會兒哭,一會兒笑,說了上千句既無思想內容又互不連貫的話。我們時而沿著人行道走去,時而又突然返身往回走,穿過街道。後來我們停下來,又走到沿河大道上。我們完全像是兩個不懂事的孩子……

我現在一個人住,納斯金卡,我開始說話,可明天……

唔,納斯金卡,您當然知道,我很窮,我總共才有一千二百盧布,不過,這沒有什麽關系……”

當然,不,奶奶有養老金,她不會加重我們的負擔。應該帶上奶奶!

哪當然,奶奶是該帶上的……只是這個瑪特蓮娜……”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