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2)

當年丁浣溪在李燃懷中病了,如今丁浣溪也像那時一樣,冷熱交煎的病倒了。

她曾告訴李燃,以前她第一次在“小千世居”的洞房里乍見他時,她興奮得手心發冷,一張臉卻在發燒,就因為這樣冷熱交煎,所以病了。

李燃把丁浣溪安頓在床上時,她在被中伸出手握一握李燃的手,道:“以後你重出江湖一定很有作為的,你一定要重出江湖,好嗎?”

李燃叫她專心養好病再講話,他怕她累,勸她先睡一睡。

“我到外面采一些草藥來替你醫病。”他告訴丁浣溪。

李燃等丁浣溪睡著後,他悄悄到外面去找草藥。

當他采藥回來時,赫然發現床上的丁浣溪已經不見了。

只見枕邊夾著一張信箋,上面寫:

“李燃:

如果我不出賣你,又怎能抱你這一身劍仇,抱我這一生的劍愁呢;然而,出賣了你,我仿佛更出賣了自己。

我再也不是昔日那個女孩,我已經配不上你了。

你一定要重出江湖啊。

只要你活得好好的,我天涯海角也會陪你好好的活著。“

小丁小浣小溪

李燃看完信,整個人坐倒在丁浣溪睡過的床上。

枕上發香猶溫,何以衣香杳然?

客棧里有他和丁浣溪共同的記憶。

記得當年,丁浣溪落指在他的掌心上寫她的名字時,那種又軟又輕柔的感覺,經過十七年,回想起來仍是那般刻骨銘心。

記得在那一刻里,他的心升起一種要闖天下的雄心壯志。

李燃想起那一年,他從眠山抱著丁浣溪下山,那是他首次抱著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孩,怦然心動之余,卻能因她的無邪而坐懷不亂。

太珍惜的人往往卻容易失去。

他曾經想,等浣溪病好時,他要認真告訴她,他不曾介懷這些年來她做了些什麽她為他受了那麽多委屈,他只想好好彌補她,好好珍愛她。

然而,她卻離他而去。

李燃像箭一般飛了出去,他想飛馳向丁浣溪走的方向,但飛馳了很久,天地茫茫,他不知丁浣溪身在哪里。

李燃這時才想起,十七年來,他到現在仍然不知道丁浣溪的家到底在哪里。

那年她在客棧里對他說:“我在畫中見過你”,他問她為什麽會在畫中見過他,她神秘兮兮的對他說:“我不告訴你。”

一直過了十七年,李燃還是弄不清楚為什麽丁浣溪會在畫里見過他。

一陣雁聲劃過天空。

李燃自小愛雁,他有一種手語可以把劃空的雁招下來。

此刻,他聽到雁唳聲,忽然想托雁兒送一封信給丁浣溪。

他寫完信之後,將信系在雁身上,希望這只雁把他的話帶給丁浣溪。

李燃明知道希望渺茫,丁浣溪到底身在何處,家在何方,他自己也不能知道,這只雁又怎能把他的話帶給她呢?

雁兒劃空飛遠了,雁兒帶著李燃渺茫的希望漫無目的的飛遠了。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