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西遊記》考證(1)

民國十年十二月中,我在百忙中做了三篇《西遊記序》,當時搜集材料的時間甚少,故對於考證的方面很不能滿足自己的期望。這一年之中,承許多朋友的幫助,添了一些材料;病中多閑暇,遂整理成三篇考證,先在《讀書雜志》第六期上發表。當時又為篇幅所限,不能不刪節去一部分。這回《西遊記》再版付印,我又把前做的《西遊記序》和《考證》合並起來,成為這一篇。



《西遊記》不是元朝的長春真人邱處機作的。元太祖西征時,曾遣使召邱處機赴軍中,處機應命前去,經過一萬余里,走了四年,始到軍前。當時有一個李志常記載邱處機西行的經歷,做成《西遊記》二卷。此書乃是一部地理學上的重要材料,並非小說。

小說《西遊記》與邱處機《西遊記》完全無關,但與唐沙門慧立做的《慈恩三藏法師傳》(常州天寧寺有刻本)和玄奘自己著的《大唐西域記》(常州天寧寺有刻本)卻有點小關系。玄奘是中國史上一個非常偉大的人物。他二十六歲立志往印度去求經,途中經過了無數困難,出遊十七年(628—645),經歷五十多國,帶回佛教經典六百五十七部。歸國之後,他著手翻譯,於十九年中(645—663),譯成重要經論七十三部,凡一千三百三十卷(參看《改造》四卷一號梁任公先生的《千五百年前之留學生》)。慧立為他做的傳記,——大概是根據於玄奘自己的記載的——寫玄奘的事跡最詳細,為中國傳記中第一部大書。傳中記玄奘的家世和求經的動機如下:

玄奘,俗姓陳,緱氏人。兄弟四人,他第四。他的二哥先出家,教他誦習經業。他後來也得出家,與兄同居一寺。他遊歷各地,訪求名師,講論佛法,後入長安,住大覺寺。他“既遍謁眾師,備飡其說;詳考其義,各擅宗途;驗之聖典,亦隱顯有異,莫知適從;乃誓遊西方,以問所惑;並取《十七地論》,以釋眾疑”。

這是玄奘求法的目的。他後來途中有謝高昌王的啟,中有云:

……遠人來譯。音訓不同;去聖時遙,義類乖舛;遼使雙林一味之旨分成當現二常,他化不二之宗析為南北兩道。紛紜爭論,凡數百年。率士懷疑,莫有匠決。玄奘……負笈從師,年將二紀,……未嘗不執卷躊躇,捧經侘傺;望給園而翹足,想鷲嶺而載懷,願一拜臨,啟伸宿惑;雖知寸管不可窺天,小蠡難為酌海,但不能棄此微誠,是以束裝取路。……

這個動機,不幸被做《西遊記》的人完全埋沒了。但傳中說玄奘路上經過的種種艱難困苦,乃是《西遊記》的種子。我們且引他初起程的一段:

於是結侶陳表,有詔不許。諸人咸退,唯法師不屈。既方事孤遊,又承西路艱險,乃自試其心以人間眾苦,種種調伏,堪任不返。然始入塔啟請,申其意志,願乞眾聖冥加,使往還無梗。……遂即行矣,時年二十六也。……時國政尚新,疆場未遠,禁約百姓不許出蕃。……不敢公出,乃晝伏夜行。……[出]玉門關,……孑然孤遊沙漠矣。惟望骨聚馬糞等,漸進,頃間忽見有軍眾數百隊,滿沙磧間,乍行乍息,皆裘【曷毛】駝馬之像,及旌旗槊氈之形;易貌移質,倏忽千變;遙瞻極著,漸近而微。……見第一烽,恐候者見,乃隱伏沙溝,至夜方發。到烽西見水,下飲盥訖,欲取皮囊盛水,有一箭颯來,幾中於膝;須臾,更一箭來。知為他見,乃大言曰:“我是僧從京師來,汝莫射我。”……

第一烽與第四烽的守者待他還好,放他過去。下文云:

從此已去,即莫賀延磧,長八百余里,古曰沙河。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復無水草。是時顧影唯一心但念觀音菩薩及《般若心經》。初法師在蜀,見一病人,身瘡臭穢,衣服破汙,湣將向寺,施與飲食衣服之直。病者漸愧,乃授法師此經,因常誦習。至沙河間,逢諸惡鬼奇狀異類遶人前後;唯念觀音,不得全去;即誦此經,發聲皆散;在危獲濟,實所憑焉。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