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婚育之俗(1中)

在宋代以前,這一習俗並不明顯。但到了宋代,“將娶婦,先問資裝之厚薄;將嫁女,先問聘財之多少”,已成為最基本的婚俗第一步,然後再立契約,“以求售其女”,所以“世俗生男則喜,生女則戚”。倘若城市中的富室,一次新婚,最低程度要有“半千質具”!王安石嫁女到蔡家,慈壽宮賜一珠褥,就值數十萬錢。南宋景定年間,一小小九品鄭姓將仕郎之女慶一娘,許嫁給萬知縣之子,僅資裝費錢就高達十萬五千貫,隨嫁五百畝田尚不算在內。通過以上一高一低兩例,可以推想婚姻論財已成為一種普遍的風氣,這與宋代以前講究門第、等級的懸殊是有明顯區別的。在這種風氣影響下,為下聘財損資破產,乃至嫁娶失時、不能成禮的特別多起來。故官府將聘財定立等第,以男家為主,大致分為上、中、下三等:

上戶金一兩,銀五兩,彩緞六表裏,雜用絹四十匹。

中戶金五錢,銀四兩,彩緞四表裏,雜用絹三十匹。

下戶銀三兩,彩緞三表裏,雜用絹一十五匹。

這只是大體的規定,目的是讓市民們下聘嫁禮時有所遵循。實際上,即使沒有錢的市民,也要硬橕著備一兩匹彩緞、一兩封官會,加上一些茶餅鵝酒。有的窮苦市民,不顧“報應”,竟到居處附近的大廟,取人們布施給寺院的縑帛以嫁女。至於一貧如洗之家,奩具茫然,但假如女子姿色可取,這就要由男方送首飾衣帛等物,叫作“兜裹”。然而,也有女方奩具萬計,只慕男方容儀,情願不要男方分文,只想及早成婚的。男方一旦答應,女方便來人,“施供張,敷茵幾,金玉綺繡,雜然盈前”。然後便是笙簫之音,鏘洋漸近,女子乘花輿而來……

這與東京有權人家,專去科場上選婿,毫不考慮男方的陰陽兇吉及其家世同出一轍。這喚作“榜下捉婿”,女方還給男方緡錢,喚作“系捉錢”。後來富商和廣有錢財者,也都到科場上捉婿,並成倍付“捉錢”,以誘士人上鉤。捉到一個女婿一次就給千余錢,這一明碼實價還是非常之高的。可是一旦從科場上選來的這女婿與女子成婚後,其家則就要索取“遍手錢”。通過女不看男家世只重相貌,女方重男才乾而不慮其他的這二事,可見宋代城市婚姻不計較門第、“不問閥閱”的端倪,而且它透露出了宋代城市婚姻直逼錢財,專問實際而不好虛名的舉措,已是很有代表性,以至可以成為宋代城市婚姻的最大特色。所以,即使男方再貧窮,也要備納采、問名之禮,始為允當。而受了聘送的富家女子,不僅要用雙匹綠紫羅、金玉文房玩具、珠翠須掠這樣的女工禮物答回,而且還要送給媒人緞匹、盤盞、紙幣、花紅禮盒等。

送禮到此還不算完。到迎親的前三天,男家開始送催妝花髻、銷金蓋頭、花扇、花粉盤、畫彩線果等物品,女家則回送羅花襆頭、綠袍、靴笏等。一直到了成親的前一天,“下財禮”才告一段落。因為這時要“鋪房”,由男家備床席桌椅,女家備被褥帳幔;女家出人去男家鋪設房奩器具,擺珠寶首飾等。張幔設褥、布幕置氈的程序,演變成了女家誇耀的機會。像公主出嫁的房奩,還由皇帝降旨許官員去參觀。

到“迎娶”那一天,婚禮將以歡天喜地熱熱鬧鬧的面貌出現,這與宋代以前的婚禮成鮮明對照。早在《禮記》就提出“婚禮不用樂”,後一直延續到北周,才開始出現“嫁娶之辰,多舉音樂”的記載,但很快禁斷。

唐代嫁娶時,雖有廣奏音樂、歌舞喧嘩的現象,卻遭官方取締。至北宋前朝皇帝、皇太子還是襲用舊制,婚禮仍不舉樂,可民間卻松弛多了,《清波雜志》曾說元佑哲宗大婚時,宰執議論不用樂,宣仁太後反對道:“尋常人家,娶個新婦,尚點幾個樂人,如何官家卻不得用?”這就告訴了我們,城市婚禮用樂已司空見慣。《事林廣記》中一段話也透露出了這一新禮節的擡頭、不用樂的舊制的崩潰:

近俗,六禮多廢,貨財相交,婿或以花飾衣冠,婦或以聲樂迎導,猥儀鄙事,無所不為,非所以謹夫婦嚴宗廟也。在樂隊吹吹打打聲中,男家陪伴人各拿花瓶、燈燭、香球、沙羅洗漱、妝盒、照台、裙箱、衣匣、青涼傘、交椅等物,跟著送“迎客”的車子或花擔子前往女家。女家在男家來人迎親前,叫出嫁的女兒先拜家堂並祖宗,以保過門平安,並且要有一大套吉利話:

今朝我嫁,未敢自專。

四時八節,不斷香煙。

告知神聖,萬望垂憐。

男婚女嫁,理之自然。

有吉有慶,夫婦雙全。

無災無難,永保百年。

如魚似水,勝蜜糖甜。

待迎親隊伍到女家門口,女家用酒禮款待來人,並散“利市錢”,樂官作樂催妝,待嫁的女子“房中巧妝畫,鋪兩鬢,黑似鴉,調和脂粉把臉搽。點朱唇,將眉畫,一對金環墜耳下。金銀珠翠插滿頭,寶石禁步身邊掛”。這時,有“克擇官”報時辰,茶酒司儀互念詩詞,促請新人出屋登車。新人登上車,從人卻不肯起步。此刻,有人念這樣的詩句:

高樓珠簾掛玉鉤,香車寶馬到門頭。

花紅利市多多賞,富貴榮華過百秋。

新人家只得賞了這一求利錢酒的,擔才起了,迎至男家。北宋時,迎娶的人先回男家門口,吵吵嚷嚷向男方要錢物,這叫“攔門”,旁邊還有人吟誦攔門詩,以推波助瀾:

仙娥縹渺下人寰,咫盡榮歸洞府間。

今日門闌多喜色,花箱利市不須慳。

絳綃銀燭擁嫦娥,見說有蚨辦得多。

錦繡鋪陳千百貫,便同蕭史上鸞坡。

攔門禮物多為貴,豈比尋常市道交。

十萬纏腰應滿足,三千五索莫輕拋。

這時,由男方以“答攔門詩”回敬:

從來君子不懷金,此意追尋意轉深。

欲望諸親聊闊略,毋煩介紹久勞心。

洞府都來咫尺間,門前何事苦遮攔。

愧無利市堪拋擲,欲退無因進又難。

攔門過後,該進行“本宅親人來接寶,添妝含飯古來留”這一習俗。是由媒人拿著一碗飯,叫道:“小娘子,開口接飯。”這是表示新人入門之初,吃夫家飯,成夫家人。也有餵粗糧的,以示女子進門後要艱苦持家。南宋城市則沒有攔門一禮。只待新媳婦下車後,由陰陽先生拿著盛五谷豆錢彩果的花鬥,向門首撒去,孩子們爭著撿拾。撒谷豆這一點和北宋是一致的,其用意是在壓青羊、烏雞、青牛這“三煞”。習俗認為,三煞在門,新人不能入,若入則會損尊長及無子。撒谷豆,三煞則自避,新人方可進門。

新媳婦是踏著青布條或氈席行走,一女子捧著一面鏡子在前面倒行,或者由二女扶持行走,先跨馬鞍,據說這是來自唐五代的婚俗。那時,軍閥混戰,禮樂廢壞,無暇講究婚姻制度,隨取一時世俗所用儀式——

因當時胡人乘鞍馬風甚,於是,便有了新媳婦跨女婿準備的馬鞍的婚俗。直到明清時期,這種由女婿以馬鞍置地,令新媳婦跨過其上,叫做“平安”的婚俗仍保持著,標示著宋代城市婚俗一直引領著宋以後的婚俗潮流。新媳婦還要在草上、秤上過,入了門,進一當中懸掛著帳子的房間,稍微休息,這叫“坐虛帳”。或者一直到一間屋內,坐在一張床上,這叫“坐富貴”。這時男家委托親戚接待女子親家,“親送客”,急急忙忙喝完男家準備的三盞酒退走,這叫“走送”。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