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3)

老吳鼓動隊長也不做了,專門去照顧畢奇。老兵說雨天行軍跌跤不能超過三次,不然人就給跌散神了。畢奇少說已跌了十跤,神散了形也散了,最後一跤把架著他的老吳也拽倒。老吳說:“好樣的,爬起來!”畢奇的大平足麻木地搓動幾下,卻沒爬起來。老吳心里很虛,但嘴巴仍舊斗志昂揚:“我就不信咱們畢奇今天就爬不起來!一、二、三……喲!”畢奇的兩腳又蹬幾下,再蹬幾下。他長著凍瘡的肥大耳朵往下一耷拉,嘴啃在泥里,成了一尊完整的泥胎。他擡起臉,人們看見眼淚飛快地從黃泥里沖出來,兩片泥嘴唇之間一根亮晶晶的水涎。畢奇“嗚嗚”地哭,一邊哭一邊口齒不清地控訴:“……襪子都縮到腳心了……褲衩讓汗給弄濕了,特磨得慌!……這什麽破路什麽破天氣老不晴!……”大家圍在他身邊,瞪著眼看他,幾個女兵恨不得和他一塊罵,陪他一塊哭。

老吳這時把自己背上的被包和鑼鼓交給一個男兵, 對畢奇說:“來嘍,老吳今天做老驢了。”他“吭哧”一聲把畢奇背起來,又說:“我他媽的連自己兒子都沒背過。”老吳背著畢奇走走歇歇,到達鼓動地點時,大部隊早已過去了。晚上領導當全團人的面革了老吳鼓動隊長的職。老吳對畢奇說:“我老吳為我老子都沒受過這種氣。畢奇你以後成了大音樂家可要孝敬老吳。”大家這時都圍著炊事班的炊火燙腳,沒有凳子,只能站著,先燙一只腳,再燙第二只。老吳卻搬了幾塊柴讓畢奇坐。有人逗畢奇,說畢奇認老吳做爹算了,老吳這麽疼你,親爹都不會幫你洗腳、挑水泡。

畢奇只笑,露顆小虎牙。老吳捧著畢奇擱在他膝蓋上的腳,上面的十幾個水泡穿了刺,紮著引流液體的頭髮,乍看快成仙人掌了。老吳說:“怎麽樣?畢奇,就差給你抓屎抓尿了。”畢奇又羞了,說:“哎呀老吳!”老吳說:“屎尿咋個了?畢奇也太純潔了。未必馬克思就不屙屎?”大家笑著說老吳反動;老吳太粗,不配做畢奇的爹。畢奇這時擡起頭,正好看見穗子。他笑了一下。穗子想,人們怎麽了?從此對畢奇瞞下了她穗子鬧得滿城風雨的事了?軍訓期間除了演出幾乎沒人練功。誰都沒這份體力。不演出的晚上,大家洗洗衣服,早早就滾地鋪了。文工團住的是一所小學,後面有座破禮堂。

偶爾需要排練,就去那里。天剛亮穗子已練功練得一身汗,見畢奇一手提譜夾一手拎琴盒進來。他說:“小蕭真刻苦啊。覺都不睡!”穗子說你不也挺刻苦的。畢奇一邊擺好譜子一邊說:“天天這麽翻跟斗,非摔了不可。”穗子原以為她私練“搶背”並沒人留心。她脫下練功鞋,換了棉鞋,去取掛在銹鐵釘上的棉衣。畢奇說:“喲快看!”穗子諕一跳,轉過臉,見畢奇已經在她身後,離她半步遠。他指著她側腰說:“你剛才伸胳膊我都看見你肋巴骨了,一條一條特清楚!”她笑起來,這有什麽大驚小怪的,女舞蹈演員瘦得見骨,那是福氣,舉起胳膊還不見肋巴骨,在舞台上就成豬了。

畢奇像剛懂道理一樣點頭。穗子說:“你練琴吧,我練完了。”畢奇說:“我打賭你不到八十斤。”穗子把海藍練功服袖子一擼,說:“那也比你有肌肉!看見沒有”她一捏拳,大臂上真出來個小疙瘩。畢奇便伸手上來摸了摸,說還真是肌肉!他又用兩個虎口一比,說:“你的腰肯定比這還細。”穗子馬上說不可能,我又不是只馬蜂。她像所有舞蹈隊女孩那樣歪脖子擰下巴,嘴上是吵架眼里柔情似水。她在很多年後奇怪,經受了一場奇恥大辱之後,她怎麽仍在這個時刻躍躍欲試地想作怪?畢奇說那我量量看。

他兩只大胖手帶著凍瘡和松香粉末傻呼呼地卡了上來:“你看,差不多吧?也就稍微粗一扣扣兒!”他的手弄得穗子癢了,咯咯地笑著躲閃。畢奇說他打賭她腿上肯定沒什麽肌肉。穗子不服,把一條腿單舉起來,控在空中,緩緩劃動,一面說沒肌肉能做這個?你掐表吧,十分鐘之內我這條腿不帶落地的!畢奇還是不以為然,穗子急了,說那你來一個試試!畢奇把腿一繃,說:“來,摸摸看,咱這肌肉一塊塊都不含糊!”穗子覺得伸手去摸不大成體統,但又一想,男兵女兵常常在一塊掰腕子,有時還會打鬧得滾作一團,認為“不成體統”,只說明自己思想復雜。“思想復雜”是最刺痛穗子的一個罪名。

穗子思維飛轉的時候,畢奇已捉住她的手,捺在他腿上。畢奇的腿果然挺結實。畢奇把她的手領到肚子上,說看看咱這腹肌!穗子徹底放心了:假如人們這時還不把她的事告訴畢奇,就不會告訴了。倒不是穗子對畢奇有非分之想,只是她太看重畢奇給她的這份平等和尊嚴。打靶之前出了事故:畢奇半夜口渴,起來喝水,喝了行軍壺里灌的擦槍油。每隔半小時,畢奇便要嘔吐一次,腹瀉一次。老吳忙壞了,打著電筒、架著畢奇在茅廁和宿舍之間飛快往返。最後仍是無濟於事,還沒跑到茅廁畢奇就不行了。

老吳咬牙切齒地說:“夾緊屁股、屏住呼吸、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畢奇身體一垮,老吳知道這下好了,全到褲子里了。老吳怎麽也拽不動畢奇。他蹲在地上“嗚嗚”地哭,老吳一說“總得洗吧?總得換褲兒吧?”他就哭得更傷心。老吳很懂畢奇,他自尊心太強,寧死也不要人收拾他褲子內被粗粗消化過的槍油。擦洗干凈後的畢奇躺在被窩里,不理睬勸水勸湯的老吳。老吳明白他羞壞了,並且心里有太多的知恩和感激,若要表達,更令他害羞。老吳說:“你龜兒真做老吳兒子了老子給你抓屎抓尿了。”到中午連軍區首長都來看望畢奇了。然後畢奇就讓首長的車給送到了軍分區醫院。一禮拜後畢奇還是吃什麽吐什麽,一個人瘦得只剩個大腦殼和一對大手、一雙大腳。妞妞和丫丫從成都趕來。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