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2

冬駿兩手一撐地,跳起來。還是那個矯健男兒邵冬駿,眼神卻是另一個人了。是一種恍惚、憂傷的眼神,為自己對這個小姑娘突發的情愫不解。他給她一只手,說:“起來嘍,沒死還得將革命進行到底。”她把手交到他那里,一個麻木綿軟的人都交到他那里。冬駿就在很多雙眼睛下面,把小穗子一直拉到側幕邊。他又給了她一掌,把她推上舞台。他的手觸在她腰上,掌心一送,就那樣,她像只被他放回森林的幼鹿,撒歡跑了。

從這以後小穗子和邵冬駿的事,我們是從她的悔過書和檢查交代里得知的。還有她那本隱藏得很好的日記,也被解了密。在小穗子無法無天跑到汽車終點站去約會的那個夜晚,我們都漸漸注意到了她的空椅子。我們大部分人都還不知情,只覺得小穗子這天的行為很古怪。不過她在我們眼里,始終是有幾分古怪的人。我們那時是天真無邪的少年軍人,怎麼也想不到就是這個小穗子,正站在黑暗里想著“愛”、“私奔”之類的念頭。我們對她的理解是一片空白,她在這片空白里忙著她的秘密感情生活,欲死欲生。此刻她留在空椅子上的棉大衣蒙蔽了我們所有人,沒想到她這是金蟬脫殼,實際中她正輕輕跺著腳,以減緩焦灼和寒冷,眼巴巴地望著亮燈的軍營大門。

好了,一個身影閃了出來。

小穗子在看到那身影時周身暖過來。她轉頭向更深的黑暗走去,走了幾步,停下,聽聽,聽見一雙穿皮鞋的腳步跟上來。她向馬路對過走去,那里是公園的入口,雖然公園停業,卻不斷從里面擡出自殺的情侶。把冬駿往那里引,象征是美麗而不祥的。

她已走到公園大門口。鐵柵欄被人鉆出個大缺口,她就在那缺口邊轉過身,喊了聲冬駿。沒人回答。她又喊了一聲:“冬駿,我在這兒。”

“你在這兒干什麼?!”

是一個陌生的嗓音。

她定住了。冬天的遙遠月亮使小穗子的身影顯得細瘦無比。細瘦的小穗子身影一動不動,詫異太大了。陌生嗓音又把同樣的問題重復一遍:“你在這兒干什麼?!”

她的身影十分遲疑,向前移動一點,突然一個急轉,向一步之外的夾竹桃樹叢鉆去。就是說,不管在誰眼里,這個細瘦的少女影子都是垂死掙紮的,逃跑的意圖太明顯了。

一根雪白的手電筒光柱把小穗子擊中,定在那個魚死網破的姿態上。

“你不好好看電影,跑這兒來干嘛?”

小穗子這才聽出他的嗓音來。怎麼會陌生呢?每個禮拜六都聽他在“非團員的組織生活會”上念毛著,念中央文件。

他從馬路對過走來,這個會翻跟斗的團支書。馬路有十多米寬,是這個城市最寬的馬路之一。幾年前公園里的廟會曾不斷增添它的寬度。廟會被停止之後,寬度便顯得多余了,只生出荒涼和冷寂。此刻,在小穗子感覺中,街面茫茫一片,她的退路也不知在何處。

團支書還在雪白手電光的後面。手電光一顛一顛,不緊不慢向她靠近。就在這個空暇中,她已把團支書的語調分析過了。自然是不茍言笑,卻不兇狠,遠不如他批評女兵們吃包子餡、扔包子皮時那樣深惡痛絕。他疑惑是疑惑的,但疑點並沒有落實。她給了句支吾的借口。事後她忘了是什麼借口,不外乎是胃不舒服,想散散步之類。

無論她的借口怎樣不堪一擊,團支書都沒有戳穿的意思。在手電光到達她面前時,所有的謊言圓滿完成。他和她一塊回軍營,問了她對他的意見,對團支部改選的看法,以及她母親是否有信來。他沒問小穗子的父親。我們所有人都不提小穗子的父親。她那個在農場接受督促改造的反面人物父親讓我們感到為難,哪怕是好心的打聽也是揭短。那時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少年軍人,家庭五花八門,但誰也沒有小穗子父親那樣的父親,有一堆很刺耳的罪名。

我們在電影結束時看見團支書王魯生和小穗子並肩走回隊伍。多數人還蒙在鼓里,認為鬧半天小穗子也是個馬屁精,找團支書匯報思想去了。我們明顯感到高分隊長對小穗子的憤怒,但她強忍著不發作又很令我們費解。高分隊長不是個強忍的人。這離我們知道實情其實已不遠了。實情是高分隊長組織的對小穗子的監控觀察已經正式開始。她要把小穗子寫給邵冬駿的一百六十多封情書都拿到手,交給文工團領導。與此同時,她只和幾個舞蹈隊的老兵通報了消息,讓他們幫她掌握小穗子的動向,但絕不能打草驚蛇。就是說小穗子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這些眼睛發射的火力網里。

從露天電影場到文工團駐地有一里路。隊伍走得松散,到處是悄悄的拳打腳踢,不時爆起由低聲流傳的笑話引起的集體大笑。小穗子假裝鞋被踩掉了,喊報告到隊列外去拔鞋。她低下頭,默默數著一雙雙從她身邊走過去的腳。冬駿的步子她早就聽熟,步伐聽著都漂亮。再有兩雙黑皮鞋過去,她就該直起身了。好,起身,回頭,手擱在最下面一顆紐扣上。冬駿卻從她身邊快步走過去,像是沒看懂他們用得很熟的啞語:我空等你一場。她站在那里,看著冬駿從側影變成背影,多漂亮的背影:又長又直的腿,挺拔高貴的肩背。冬駿也是一副舞蹈者的八字步,卻比其他人走得帥氣。配上他合體的軍裝和習慣性上揚的下巴,這個冬駿看上去狂得要命。小穗子不知不覺走到了冬駿身後,只差一步,就和他並肩了。正是冬駿這類穿軍服的好男兒,在我們的時代迷死一個城的女高中生、女工和女流氓。

她加快步子。現在好了,冬駿就在她旁邊。她的手動作已大得不像話,拼命要冬駿看她絕望的追問:你收到我的信了嗎?冬駿扭過頭,對她使勁皺起濃黑齊整的眉毛。眼睛向隊列一擺。她明白他是在下命令,命令她馬上歸隊;眾目睽睽之下,不要命了嗎?她不服從他,手一直停在第三顆紐扣上:你收到我的信了嗎?!……

吹熄燈號之前,小穗子拎著暖壺向司務長辦公室走去。假如密信還在郵箱下面,冬駿的失約就有了解釋。她一心想為他今天的不近情理開脫。

司務長辦公室在漆黑的練功房隔壁。再往前,就是一個巨大的煤堆。又是一個意外:司務長辦公室亮著燈,並有女人的朗朗笑聲出來。高愛渝走到哪,就這樣笑到哪。高分隊長為自己有一副大老粗的開懷大笑而自豪。小穗子知道只要高分隊長此刻一出來,什麼都說不清了。司務長辦公室的門留了尺把寬的豁子,能看見高愛渝一只腳繃成了雕塑,一下一下地踢著。一定是坐在司務長的辦公桌上,才能這樣踢。只有優越和自信到極點的人,才會像高愛渝這樣不拘小節。小穗子猛地提醒自己,高分隊長隨時會輕盈而莽撞地一撩腿,從辦公桌上落地,再是一個閃腰出門,便把她生擒了。

小穗子不顧死活地向前邁出兩步。現在她和高分隊長只隔一層糊了報紙的玻璃門。她佝下身,把信箱搬起一點,讓它的一頭翹起來,另一只手賊快地伸到下面掃了一下。沒掃到什麼,她把郵箱搬得更傾斜一些,手又再掃了一下。她只掃到厚厚的塵土。才一天,已滋生出細薄的小小荒漠來。還是不甘心,她的手指一點一點地摸。信顯然被冬駿取走了,讀過了。他失約的理由呢?

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一聲爆炸。小穗子抽回滿是灰塵的手,向爆炸轉過頭。硝煙滾滾中,她看見自己的竹殼暖壺倒在地上。爆炸使司務長沖出門。高分隊長撿起暖壺空殼,小穗子看見銀色的玻璃渣子花瓣一樣散落下來。

“是你呀,”高分隊長說。“嚇我一跳。”

“我想看看,有沒有我的信。”她當然是指他們秘密郵址的上面,那個公開的信箱,早晨那里面盛著郵走的信,晚上是郵來的信。小穗子看著最後幾片玻璃“哢喳喳”地從暖壺體內漏下來。

“我在跟司務長鬧,想給我們分隊多鬧點白糖補助。”

兩人都誠意地把自己行為的合理性找出來,告訴對方。我們那時都是這樣,答非所問不打自招,讓自己的行動在別人那兒完全不存在盲點。

小穗子提著沒有分量的暖壺軀殼往回走。院子中央,兩棵大洋槐禿了,剩的就是一個個裹在葉片巢窩里的蟲,一顆一顆垂吊下來。她透過珠簾一般的蟲巢,看著冬駿的窗子,窗子在一樓,從南邊數是第七個,從北邊,就是第八。正像冬駿在男集體舞隊列中的位置,中不溜的身高,不好不次的舞功。窗子還亮著,光線微微發出淺綠。排級軍階的邵冬駿有特權用帶淺綠燈罩的台燈。

小穗子發現自己在往那溫存的淺綠燈光走。這是一個妄為的舉動,小穗子也成了空了的暖壺軀殼,沒深沒淺地接近燈光下的年輕排長。

她在離冬駿窗子一米遠的地方站住了。然後她輕輕叫了一聲:“冬駿。”她不知道她身後站著的另一個人。矮矮的水龍頭從一截斷墻里伸出來,高愛渝就站在墻後面。她一手撐在胯上,隨時要把一口啐罵吐出去。她已斷定這場兒女把戲中,十五歲的小妖精該負主要責任。多麼可怕,才十五歲,已有這樣的膽子,半夜三更去敲男人的窗子。

小穗子遲疑地又喊一聲:“邵冬駿!”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