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影評人:讓我為中文電影“流淚”的《白蛇傳奇》

或許是近來幾乎重拍經典的中文片都讓人失望,在看這一部白蛇傳奇之時,基本上我並沒有任何的期望--甚至老實說,會去看這一部白蛇傳奇,也只是因為今天的電影院里似乎沒什麼很吸引我的片子。

依稀記得有人這麼說過:「外國的電影和中文電影最大的分別之一,就是外國電影大都注重原創的劇本,而中文電影則往往熱衷於翻拍經典。」老實說我不知道這句話是否中肯,但想起這自第一口呼吸以來到現在,所知道的不同版本的金庸武俠小說的電影戲劇、改編自中國古代名著如三國演義、梁祝、西游記、聊齋等等,或許這句話也有他的道理所在。

當中,白蛇傳里白素貞和許仙的愛情故事,或許不算最熱門的,但也不太冷。

程小東的這一部白蛇傳奇,說實在的有點名不符其實。雖然故事的主軸依舊是由白素貞和許仙的愛情故事為主鋪排而成,但卻有過於粗糙之嫌,反而感覺比較著重於重新塑造形象的法海,不再是印象中不管好歹見妖就殺的收妖狂、多了一點的人性,少了一份偏執。也許再怎麼說,飾演法海這角色的是享譽國際的李連傑吧,相效於飾演白蛇的黃聖依、青蛇的蔡卓妍和飾演許仙的林峰,這樣的卡司組合實在讓人無法不把焦點集中在法海身上。

說到這......忽然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就和不久前葉偉信導演所導的倩女幽魂一樣嗎?葉導的倩女幽魂是擺明了把重心放在燕赤霞和小倩之間,而程導的這一部白蛇傳奇,感覺也偏重法海和白素貞之間的對峙。

雖然我並沒有讀過白蛇傳,印象中白蛇傳的重點,是白素貞對愛情的渴望、許仙對人妖戀的懦弱和法海對降妖伏魔的執著所組成的。但幾年前在杭州游西湖時也曾聽導游略略提過斷橋殘雪和雷峰塔的白蛇傳說,對於白素貞和許仙之間的愛情也有著相當的想像空間,但或許是為了迎合現代人的口味、或許是導演更著著重於人妖之間的矛盾,影片中白素貞和許仙的愛情也變得現代之極,速食之極。先是水底下白素貞為救許仙一吻定情、第二次再見又在西湖底下一吻認定彼此,然後一夜情後,許仙才去向白素貞的父母提親--的确蠻符合現代人的愛情觀不是嗎?(就只差沒在提親前搞大了白素貞的肚子。)

真要說這部白蛇傳奇的成功之處,大概也只有畫面特效了,多場法海收妖的鬥法和「水漫金山寺」大戰特效,雖然比不上好萊塢大片的效果,但在中文電影中也算是相當標青的。拜電腦科技所賜,中國古代的武俠片和神怪片越來越有發展的潛能和空間。想想光一個「水漫金山寺」的特效,如果放在早十年前的中文電影圈會被拍成什麼樣子?而今天,通過電腦的後期加工,也許還未到詡詡如生活靈活現的逼真,但也實在有著相當程度的震撼感了!

除了震撼之外,這部電影其實也讓我有很大的感慨。

電腦科技能把以往這些出現在中國傳奇故事中的妖魔鬼怪都都搬上熒幕,但奈何中文電影人的想像力卻跟不上腳步。於是我們在電影中一開場就看見了徐若瑄飾演原產自日本的雪女,之後在森林里的動物造型小妖(烏龜、兔子、老鼠等)讓我聯想到功夫熊貓,而蝠妖擺明了就是抄自西方吸血鬼及惡魔造型。而真正比較有中國味的妖怪也只剩白蛇青蛇和串場的狐狸精在撐場。而佛宗的法海拿著密宗的降魔杵到處跑也讓我感到有些憋扭。

難道說用了西方的電腦科技效果,就不能保存原汁原味的中國風嗎?

我想起中學時期曾經瘋糜一時的台灣RPG游戲:「軒轅劍」和「仙劍奇俠傳」,當時的電腦科技和現在比起來相差實在太大了,但這兩個游戲的特點都是故事性極強,典型的中國神怪愛情故事,加上許多中國古代傳說中的妖魔鬼怪,雖然電腦遊戲的科技是來自由西方的發明,但真正吸引玩家讓這兩個游戲成為經典之作的元素卻完完全全的屬於中國風!

可惜近年來,不管是電腦游戲也好,電影戲劇也好,小說故事也好,已經越來越難看見純粹的中國風了!我甚至看過一些古裝劇里人物的造型幾乎只能用太空感來形容,片尾曲的歌曲里還唱了好幾句英文。

中文電影里的古裝片和武俠片,是否該死守傳統風味,或虛心的借鏡西方文化搞中西合併?這似乎是一個值得讓電影人深思的問題。

最後我想說的,是有關配音的問題。

由於中國的勢力抬頭,近期的中文電影其實有不少都是以中文為原音拍攝。但也許馬來西亞的觀眾群對於粵語的接受度比較高,於是上映時都用了粵語配音版。當然這對於很多人來說也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對於我這聽覺系的人來說,這也是扼殺了一部電影的可觀性的重要因素之一。不過只要好好的配,我們忍一忍也就過去了,但不知道是導演編劇的原意,或是後期配音的疏忽所致,影片中居然出現了:「這是他的助聽器。」這一句大煞風景的話!那一刻,我真的好想流淚,不為白蛇不為許仙,而是為中文電影而流。

Views: 127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ars Chien 沒之 on October 3, 2013 at 11:07am

中國的山海經中,無奇不有的精怪何其多阿~偏偏偏距跟導演都不看山海經,所以,,,每逢精怪都中西不分,嘆~

Comment by Mars Chien 沒之 on October 3, 2013 at 11:05am

哈哈哈~「這是他的助聽器。」><~喔~敗給他了

Comment by CERI on October 11, 2011 at 4:59pm

明白老編和JC的心境。

我是個做生意的,偶爾出門參展、訂貨,也趁機去散散心。首次去浙江、上海一帶,當然要去蘇杭走走,所謂“天上天堂、地上蘇杭”。去到杭州能不看西湖嗎?去西湖能不提白蛇傳嗎?

老編提到,導游的導覽作風和導游詞,我有同感,真是十個人一個模,百個人還是那個樣。

記得那次到西湖,碰上中國假期黃金檔,到處人山人海。任何一個景點都是幾路人馬撞在一塊,有的早來三分鐘,他們的導游開講了;有的遲來五分鐘,也開始講。

你已經講到第三段,他才“喂喂,喂喂喂”醒了嗓子作開場白。幾個大聲公的音波此起彼落,好像在唱五重唱。雜亂得不知聽誰的好,又不能不聽;可是聽下去,其實都是同一篇東西。

我原來想白蛇傳這樣有意思的故事,應該聽得很享受才是,其實有點受罪,當年水淹金山恐怕也不過如此。

回來後很不甘心,再上網讀一些材料,才發覺這其實是一個可以說得很感人的故事。

這民間傳說的年代,據說最早可以追溯到宋朝。流传至今的版本雖多,不過像老編說的,“真髓”應該包括幾個“基本面”:借傘、盗仙草、水漫金山、断桥、雷峰塔和祭塔。

其中一个版本傳說,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在西湖断桥边卖汤圆。还是小孩的許仙吃了一碗,鬧得三天三夜不想吃东西。吕大仙在断桥上,把許仙双脚倒拎過來,讓他把湯丸吐進西湖。

正在西湖修炼的白蛇吃下那湯丸,長了五百年功力,與許仙结了情缘。而同在此地修煉的烏龜精,也就是日後的法海和尚,他很小氣,因為沒吃着汤圆,對白蛇一直懷恨在心。

修成人形的白娘子在蘇堤橋之一的映波橋邊,看到一乞丐手中抓一青蛇,正要挖蛇胆卖钱,就把它買了下來。這就是後來的小青。 二者從此以姐妹相認,一道修煉。

十八年後的清明,白娘子和小青同游杭州,在断橋邊游湖時遇上下雨,因借傘而与許仙相識并定情。两人不久後成親,開了一家小藥材鋪。

法海以人妖不往來為由,多次挑撥许仙与白娘子的感情。

標準宅男許仙聽信法海輔導,在端午節那天用雄黄酒灌醉白娘子,讓她原形畢露。豈知許仙是個膽小鬼,自己活活嚇死了。白娘子为救夫君,冒生命危险去峨嵋山偷仙草。

重生的許仙卻被法海囚禁在金山寺,無法見到為他出生入死的老婆。为救許仙,白娘子、小青跟法海嚴重PK,不惜引西湖之水淹漫金山寺。因为身壞六甲,白娘子最後還是出局,被法海壓在雷峰塔下。

二十年后,白娘子愛兒許仙蛟中了状元,衣錦還鄉祭母。小青也修煉有成,重返金山擊敗法海,粉碎雷峰塔,救出白娘子。

許仙夫婦得以團圓。人蛇結合,沒聽說後代子孫有何不良記錄,可見法海自己多事,見不得人好

西湖水乾,給小青擊敗法海無處可逃,只好遁入蟹腹。现在螃蟹肚里的蟹膏為什麼是黃色的?那是和尚僧衣演變來的。

 

                                                                                           (中國紙傘,photo: Walter Lustig)

 

另一个版本,是夢花館主的《白蛇全傳》。相傳白素贞是千年蛇精,吃了法海和尚的仙丹後,不僅成了人形,而且神通广大。

她在茫茫人海中找尋,曾救她一命的書生許仙(中國書生特別有艷福),後來遇上了青蛇精小青,两人结伴而行。

一場西湖的雨,讓白素贞遇上了許仙,二人相愛成婚。金山寺和尚法海為了報復白素贞曾偷他的東西,說服了許仙在端午节那天,讓白素贞喝下带有雄黄的酒,讓她出丑。功力消退的白素贞现出原形,嚇死了许仙,逼得上天庭盗取仙草将他救活。

法海将意志薄弱、輕聽人言的许仙骗到金山寺软禁,白素贞同小青憤恨得大唱“我問天我問天”,然後不惜与法海鬥法,水漫金山寺,因而伤害了其他生灵。

Law is law,以前的中國更懂得法制。触犯天条的白素貞生下孩子,讓法海收入钵内,鎮壓在雷峰塔下。

當然,華人是喜歡歡喜收場的民族,生活已經不好過,太悲了更是難過。這個版本和上個版本一樣,都說白素贞的儿子長大後考中状元,到塔前祭母,并將母亲救出,全家從此团聚。

故事是簡單了點。但人的創意無窮,可以在前人說故事的方法基礎上,求取更精彩的變化才是。

誠如JC感嘆的,這故事要重拍成電影,都2011年了,電影技術可以玩的新元素更是出神入化了。

對中國來說,人才和金錢也不是問題了,為何還是拍出像是初中水平的東西來呢?真的搞不懂。我不賣紀念品、電影衍生商品,要不,我可以配合電影上映,在戲院賣限制版紀念傘;可以打擊像法海那樣的小人;也可以促進一家感情;兒子不會變成妖精,女兒也不會鬧“同志情”。法力挺好。

Comment by JC on October 10, 2011 at 11:50am

我在想,像白蛇傳這故事有說多大同小異的說法版本,其實也是前人的「翻拍」結果,把一個具有潛力的故事以不同的角度去詮釋,去豐潤。讓一個原本可能很簡單的故事變得精彩萬分盪氣迴腸,成為了「經典」!這也正是現在很多導演都在做的事,可是為什麼同樣的事由不同世代的人做起來,一個會是可敬,一個會是可嘆呢?

傳統的說故事方法從口耳相傳,到集結成書,到街頭說書,頂多也就是戲班土法練綱的戲班唱戲。而相較之下,現代的導演能奔走世界各地去拍下最美的畫面,能配上優揚動人的旋律,能以電腦特效模擬出神魔鬥法時的磅礡場面,在資源方面佔了不知多少優勢,但卻把前人辛苦塑造成的經典一次又一次的糟蹋......

在看這部白蛇傳奇時,的确是很空閒,可以隨心的想想為什麼蛇妖是飄在半空中?可以猜測誰在配那個角色的音?可以比較蝠妖的造型和Underworld里的吸血鬼先祖有什麼差異?可以想到去杭州西湖時遠遠眺望過雷峰塔和斷橋......甚至有心思盤算著待會的不是影評人該怎麼寫。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地觀眾的水准,昨天真是一個不愉快的經驗,我坐著的那一排,左手邊坐了幾位異族同胞,偶爾也會稍為大聲的交換意見,那是可以忍受的,但在我右邊坐著一群四五個青年人旁若無人的在笑鬧,原本就不怎麼樣的電影,還要忍受眾多雜音,可怒之極。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October 10, 2011 at 11:07am

中華經典故事真的說不完,單單多讀幾個傳說,就會覺得做個華人是很占便宜的。講到這事,我的老毛病又來了,牢騷不少;牢騷發了,有心人大概猜得到。愛墾納達為何叫故事城。

我走過中國一些地方,也在一些國際會議、論壇做過演說,都提到這個問題:去意大利的維絡納或席耶納這兩個地方,人們自然是沖着羅密歐與朱麗葉而去的。中國蘇州?梁祝;杭州自然就是白素貞、許宣(一名許仙)。

這是老祖宗給我們留下天大的遺產,而且是九重天。可是,我們一直沒有好好整理、再創作、推廣并重新詮釋這些文化遺產。

你到中國旅游,你可發現到那些國內導游,每個人拿着話筒講的,都是同樣的東西,語調與標點符號幾乎都是一樣的?就是樣板又老套,無法激起別人的想像力與熱情。就更別說地方認同感;培養一再回來舊地重游的回頭客。

看了程小東這部《白蛇傳奇》,說它老套,它不是原來版本的故事,許多最真髓的部分都不見了,讓白蛇傳變成走樣的東西;說它企圖重新去說一個新的版本,可導演表達出來的東西,還不如20年前徐克的版本《青蛇》(張漫玉、王祖賢演)。

原來的民間傳說,有幾個經典情節是很original的,是別的傳說所沒有或很少的美麗元素:

一、白素貞、小青與許仙三人在西湖共乘一船,遇上下雨,三人一傘,登岸後,許仙安借傘予二人,那種細微、真誠與體貼感動了白素貞;而江南景美情深的悠悠意境,是很回腸蕩氣的。

二、小青原是青魚,白素貞救過她一命,時時感恩于心要報答她,女性之間的敏感,讓她看出白素貞動了凡心,于是鼓勵兩人結合;

三、許宣實際上是一個懦夫,知道白素貞是條千年蛇精後,活活嚇死了;白素貞為救他回魂,上昆侖山(一說天庭)給他偷仙草。許仙醒來還是不認這個妖精是他的結發妻子,還配合法海要把她降服;

四、向往人間結果愛情破滅的白素貞一怒之下,水淹金山雷峰寺;可是她已經懷了許仙的孩子,為了保全肚里的孩子,讓法海壓在亂石砌起的雷峰塔。

五、逃走的小青修煉多年回來救出白素貞,報答了她的救命之恩。

六、法海最後葬身蟹精腹中。

這些元素其實都可以很現代的。看完《白蛇傳奇》,發現程導把故事倒回來說,不是許仙“雨中救美”,而是美女救英雄;法海從代表舊禮教的反派變成了正義的主持人;許仙從被救的懦夫變成勇敢的救妻者;小青從一個一心想報恩的忠心仆人,變得開始時似乎有女同志傾向,後來搞得自己春心蕩漾。

我看到中國文化產業的一個危機是:資金說話:杭州是中國的“動漫之都”之一,投資者要借此片炫他們的3D工藝;誰投資誰決定他們要的演員是誰;這故事也很明顯的是要營銷地方,卻沒把故事說到動人處。這些因素大概都形成此片的”先天缺陷“。

你說中國重拍的一些戲都不好看,死穴大概都在這里。

這個故事要重拍,敘事的perspective很重要,那代表導演說故事的企圖多有魅力。

主角是法海嗎?可以去刻劃法海變得如是“執法如山”的心理變化過程。

其中民間一說,認為法海和白蛇原都是在西湖的修煉的妖精。有一世,許仙吃李洞賓的湯丸,掉了一粒在西湖里,讓白素貞吃了功力增加五百年,法海原是一只螃蟹精,沒吃着這湯丸,所以很忌妒白素貞。而早日修成人身的白素貞要回來找尋再世的許宣報恩。

要玩現代元素也可以,可以說法海出家之前的心理歷程,怎樣導致他變成偏執狂。

白素貞厭惡山中歲月,向往人間過着一般人的家庭生活,折壽喪功也不在乎,也是可以着墨的;拍成一個似乎看見靚仔就昏了浪,急于獻身的辣妹,完全破壞了中國經典里不多見的“女性主義”,敢愛敢恨。

青魚的角色可以突出,中華女性知恩保德,反而男性受傳統階級、禮教觀念(人魔不往來)所捆綁。

 

                                                        (中國傳統年畫借白蛇傳諭告“風雨同舟”的好預兆)

 

在戲院里看這戲,看了一半,我忽然有個奇想,李連杰的角色怎麼那麼的平板,沒血沒肉?怎樣給他來個轉折,給故事一個真正的高潮?我想到白素貞懷孩子的事,就胡想出家以前的法海,小時候沒有溫馨的生活,白素貞為了孩子不愿再打下去,只有一個請求:“孩子生下,交給夫君,我自愿離開人間回到山里去,不再”騷擾人間“。

法海此刻想起種種母子生離死別的悲苦,隱隱然看見了一把傘,人間苦啊,什麼是大家抵擋風雨的傘.......?他終于了悟明白了,是愛、慈悲、犧牲。鏡頭再拉回西湖小舟上的那把傘.......。主題曲唱起。

看戲看到胡思亂想,就知道這戲多不吸引人。

補充一點,不是我這uncle看不下這戲,連坐在我前排的年輕人也一直在竊笑,尤其是許仙對白素貞說的那翻”愛的宣言“,真的使人想起周星馳在《大話西游》中的那段:”曾有一份愛情.....",難怪年輕人笑壞了。

最受不了的,是我正前頭的老兄,戲太悶了,居然脫下頭上的鴨嘴帽,套在右手中指上一直轉阿轉,像是在做roti canai 拋餅,干擾人家看戲,你說欠不欠揍?

 

                                                           (臺灣云門舞集《白蛇傳》舞劇劇照,劉振祥攝影)

Comment by JC on October 10, 2011 at 9:51am

轩辕剑中的怪兽

看一看電腦游戲中的經典軒轅劍中出登場過的部份妖獸,中國古代的神魔妖獸何其豐富多姿,卻未見中文電影人的青睬。中文魔幻電影有必要借互西方的妖怪來增加光彩嗎?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