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博士原創 《 陪夢散步 22 》 1 號夢 ,2 號夢

夢鄉很可能是人類最初發現神話、藝術的故土。


在陳映真的中文帶領下,我念著諾貝爾桂冠詩人誇齊莫多的《在本市》。開頭的四句,就把人趕到蕭瑟蒼冷的絕地――

本市竟已弄到機器
來磨碎夢鄉:
以快速的
信號,一小片痛苦
你立即報銷,在此大地上

我將陳映真的譯作,對照著英譯本一起欣賞。那“夢想”一詞,英譯是 dreams;誇齊莫多原作是以意大利文寫成的,不知他所用的原詞是甚麼。但從英譯來欣賞,dreams 所指的不只是夢想,還包括夢鄉;前者是白天清醒時張著眼睛發的夢,是理想、仰望的載體;後者是夜裏入睡後閉著眼睛發的夢,身心靈、全意識自我調節的能量。

(Feature Photo:Falling in the sleep by Alen Trofimova


為了方便討論,我想借用榮格在形容他的雙重自我時,所用的方法;以編號來區別。我且將夜裏的夢,稱為1號夢;白天的夢,稱為 2 號夢。為何的夢是1號呢?它實際上是2號夢的母親。

人類學家相信,夢鄉很可能是人類最初發現神話、藝術的故土;當最早的人類清晨從1號夢中醒來,分不清幻境與現實,一邊勞作一邊思考著醒來以前的睡夢,思想於是海闊天空地騰越,翻天遁地之後便開天辟地,因而一方面發展了思維能力,一方面也開始理解到,白天清醒的張著眼睛,“心靈”(腦子)一樣可以像在睡夢中那樣滾筋斗、耍魔術,想著想著便產生了2 號夢--“我要是能天天一踏出洞穴,就能采集到甜美的水果,捕抓到肥壯的野獸,碰見我喜歡的異性,那該多好?”

夸齊莫多所悲悵的,是機械似的現代工業都會,人類已異化成經濟生產的齒輪,每一天的生活,猶如旋轉木馬般絕望的固定重復、重復固定;一小片一小片的,人類把自身的夢也丟棄了,而且似乎永遠沒辦法再找回來,生命便在不穩實、不完整、不喜樂中萎縮。

現在,借1號夢和2號夢的視角來分析,誇齊莫多的《在本市》將更見其倉皇。試想,一個人在大白天裏,向紅塵俗世妥協而交出他的2號夢,對人生再無超越的盼望、夢想;而在夜裏入夢時,身心疲憊不安,意識失卻覺知,1號夢也被磨碎,無處尋夢鄉,那種閉目張眼、睡去醒來都無法擺脫都市的煙塵憧影,無處可閃避無時可療傷的無助復無奈,怎不讓人覺得需要重新思考,人類在現代漩渦眼中的命運?

時代迅速轉移,官能受到各種變故與媒體轟炸,1號夢和2號夢怎樣互相影響著彼此?它們又怎樣共同形塑了我們的生命素質?我很想知道。但教授說,這題目太大了,等你離開研究院後,再當著是終身的興趣慢慢探討吧;現在,比較實際的,還是配合現實條件,如期完成可能完成的研發計劃。我的2號夢暫時不能不安分守己,還好1號夢向來不理那麼多。

Views: 1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