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9)

狩獵民族對舞蹈的社會化的勢力,也似乎有一些認識。在澳洲,科羅薄利舞至少用於“各部落間和平的保證。兩個部落間,願意確立相互的好感,便共同跳起舞來。”29

在安達曼島的各部落,市集和跳舞聯合會一起舉行。30 最後為了要估計部落間的跳舞會的社會化影響的充分勢力,我們不能不提到他們的會期延長相當長時間。例如拉姆荷爾茲所說的,有一次舞會竟舉行整整六個星期。

 

舞蹈的最高意義全在於它的影響的社會化的這個事實,解明了它過去的權威以及現在的衰微。跳舞就是在合宜的情形之下,在也只有很少的人可以加入。我們已經知道在澳洲人中和安達曼島上,常常許多部落的人在一起跳舞;不過狩獵部落的人口原是很少的。31

随着文化進步,生產工具的改良,社會人群逐漸增加。過去的小部落,人少大家可以在一起跳舞,現在人口多了全去跳舞就顯得擁擠;在這種情形之下,跳舞就漸漸減去其社會化的職能,同時也失去了它的重要性。


在狩獵民族中,跳舞是公眾宴會或期節的儀節;在現代文明的民族間,它或者是一種不含用意的舞臺上的戲劇景像,或者是在舞場里的一種單純的社會娛樂。現在遺留給跳舞的唯一社會使命,就是幫助兩性間容易互相親近;然而就這一點說,它的價值也已經很夠使人懷疑。


而且,我們可以假定原始的舞蹈,是兩性選擇並改良人種的一種媒介,因為最敏捷和最有技巧的獵者,大概也是最經久而活潑的舞者。但是在我們現在的文化階段中,精力比體力更重要,舞場上的男女英雄,在實際生活中卻往往是失敗者。


最後,以討厭的慵懶的姿態和矯揉扭捏的動作,為特色的所謂文明國的歌舞劇,即加以寬容的評價,最好也不過說滿足粗野的好奇心而已。究竟不能說跳舞在審美園地里,已經收回了因文明進展而失去的社會意義。我們已經說過我們的歌舞劇的藝術價值和純粹的審美的快感——我們交際舞所給予舞伴和觀眾的快感——很難作為普遍流行的充分理由。


從各方面觀察起來,現代舞蹈只是一種遺跡——是因生活狀況變更而變成無用的退化的一種遺跡。它過去的偉大的任務,已經讓給其他的藝術很久了。往日跳舞對於狩獵部落的社會生活的貢獻,是跟詩歌對於文明民族的貢獻一樣的。

29WaitzGerlandVolVIp755.在昆士蘭德人中“科羅薄利舞常常是在結束戰事和紛爭為確立和平而舉行的。”見LumholtzP286

30Man JourAnthropInstVolXII p392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