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8)

到了店里,向印度人交代之後,就去睡覺,一面脫衣,一面突然想著:

“這不對哪!  ”

但一記起老劉剛才說的。“這一晚,一個擺夷女人也沒來哪!  ”

便安靜地睡下了,雖然那麽一付笑容曾使我不舒服了好些時候。

第二天早上,我在馬場上,一面打掃馬糞,一面就從樹蔭疏處,向老劉的門前望去。糟糕透哪!  昨夜在他店里宿夜的擺夷女人,正一個一個地挑著竹筐,在門邊芒果樹蔭下,現了出來。大家沈默地走著,仿佛送葬的行列似地,已沒有往日動身時應有的朝氣了。內中有兩個十六七歲的擺夷女子,則更是低低地垂著頭,軟弱無力地拖著足步,仿佛還留著夜來低泣的樣子。

我心里很是難過,想著,希望著:昨夜該沒有那麽一件不幸的事情發生吧!  但願她今朝的不快,是由於女伴間吵了嘴,罵了架,或是互相揪看頭髮,打過來的。

然而,不到吃早飯的時候,這曾經的確在老劉店里發生的悲慘消息,就像晨風似地吹遍山谷中的每一個茅屋了。

老板一面吃著飯,一面說著這件事情,隨即帶著譏諷的口氣總結一句道:

“不曉得劉老烏龜昨夜又得了多少錢? ……哼!  這個老家夥……”

他搖搖頭,好像道學先生一樣,大約昨夜央求我的事情, 今朝業已全然忘記了吧。

“損陰喪德哪,”老板娘起初聽見老板說,就這樣罵了一句,現在聽完了,又重復這樣嘆了一聲,接著說道:“幸好沒有在我們這里。幸好……你的眼睛瞎了哪!  ”突然看見她的小女兒挾菜的時候,把袖頭拖在油湯里面,就這麽轉了話頭。

“這還不是一樣的麽? ”我接著這樣地想,卻沒有說出,無味地吃了兩碗飯便悄悄地走開了。

一面掃著馬糞一面難過地思索著:昨夜做了劊子手的,不正是我嗎? 倘如沒有老家夥的那末一笑或者我能老著面皮毫不動氣的話,事情不仍然遊戲似地輕輕度過了麽? 沈重的磚塊,壓上我的心頭了。

但是,內心的苛責,還正擔受不起的時候,卻又加添了外面可怕的謠傳:昨夜老劉家的洋人是我引去的,並替他傳話, 威嚇著那兒過夜的姑娘。

這一來,我更生氣,更發惱了。想著那些辯解不了的謠言, 那兩個受汙低泣的少女,便簡直恨老劉極了,無法減少心上的苦痛時,見著人家含意的微笑時,就只有忿忿地大罵一聲:

“老鬼哪!  我詛咒你那末一笑!  ”

如今想起來,我是怎樣的一個懦弱而又好動感情的人呵!  倘若那一夜把那色鬼痛打一頓,跑回中國,或者不顧譏笑,堅定下去,那末現在我的心上一定是清爽無垢,而也不會覺著痛苦的。

一被這件不愉快的往事,苦惱著的時候,除了切齒地罵一句“我詛咒你那末一笑”之外,不禁要想起那些勇敢的堅毅的 人們而羨慕地說道:

“你們是有福的了!  ”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