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近房門,聽到譚因在哈哈大笑,然後賀家麟也笑起來。看來兩人談上了手。這種事,尤其譚因擺得太明的打扮,只要能談上手,下面的名堂就是順水推舟。他從自己被誘惑的經驗,明白這一點,只要不推得太急就行。他幾乎為譚因的本事驕傲起來。 

然後他聽見賀家麟問了什麽,譚因就滔滔不絕地說起來。他突然想起,他還沒有向譚因介紹這個姓賀的是重慶軍統派來的,意圖聯絡或談判的人。他的任務只是監視,什麽都不能講,要講,只有讓76號的頭腦丁默邦、李士群親自跟他講。老板吳世寶隊長給他佈置任務的時候,已經再三告誡,關於76號的事,什麽都不能說,千萬不能讓此人摸到什麽底細。

 

譚因他們今夜襲擊殺人的事,他還沒有來得及問殺的是什麽人。先前聽吳世寶隊長說過一點:在重慶方面鼓動下,上海工商界拒絕接受南京政權發行的貨幣,一個沒有發行貨幣能力的政權,就是一文不值。猶豫良久後,上面對76號下了命令,什麽手段都可以用出,也要打通上海的財路,可能不得不對租界內重慶政府的銀行動手。當然這樣一來,開了殺戒,與重慶的決裂,就沒有多少餘地了。 

如果今晚已經動手,這種事,當然萬萬不能讓賀家麟知道。他當時就沒有馬上問個究竟,也就是怕隔墻有耳。而譚因這個小烏龜第一次過殺人癮,肯定添油加醋在那里吹上勁了。

 

他立即奔到浴室的監控孔前,兩個人已經在床上滾成一團。譚因身上已經沒有睡衣了,光身子被對方抱緊。房間里燈光太暗,看不仔細。 

他縮回推門的手,很猶豫,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麽回事?浴室的鏡子水汽早就散了,正成水珠一線線往下滴。他看著里面自己有些模糊的臉,想折回房間,但身體沒有動,又站到那門前。里面有嘶啞的叫聲,他不由自主地喊:“譚六!”聲調發抖。

 

沒有回答,還是那些嘶啞的叫聲,還有叫喚。他的耐心到底了,手擰動門把,慢慢推,以防不方便可以馬上退出。 

門一打開,他看到雖然兩個人衣衫不整,但絕不是上手的那種狂熱。兩人的確是在搏鬥,賀家麟正卡住譚因的喉嚨。

 

楊世榮一個箭步衝上前,把賀家麟的頭髮狠狠一拽,賀家麟整個人被拽了起來,可他的手沒有鬆,連帶把譚因也拽了起來。 

“想幹什麽?”楊世榮低聲吼起來。他不想驚動樓下的警衛班,不想讓他們看到這場面。 

賀家麟還是未鬆手,反而因為楊世榮的加入,更加抓牢譚因的脖子,譚因無法掙脫身子。

 

楊世榮一拳打開賀家麟的手,再猛一推,賀家麟倒退到床邊才扶住自己。譚因倒在地板上,痛苦地咳嗽。 

“無恥之徒!”賀家麟喘過氣來,罵道。

 

楊世榮臉一下子紅了,他的確是無恥之徒,比譚因更無恥。他想把譚因拉起來,退出這個房間,他無法為剛才的事作解釋,挨罵是自己活該。他匆匆扶起譚因,譚因還在摸自己的喉嚨,還在咳嗽。但是譚因伸出另一隻手,抓住了楊世榮的佩槍。 

“不許,不許胡來!”楊世榮正用勁扶譚因的肩膀,騰出一手去抓譚因的手。譚因光溜溜的身子汗津津地,如泥鰍抓不住,而且已經把槍抓在手里,半秒鐘也不耽誤,朝賀家麟的方向開了一槍。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