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4)

時間有點兒晚了,這個夏天夜晚的天色越來越暗,最近下了一場雷雨,舊公車亭發出一股潮濕的霉味,因此我滿腦昏鈍,說不出大黃根區有什麼重要性。後來雖然我很快就放下這個話題,繼續原先的討論,但是氣氛已經變得有些冷淡,這樣的氣氛更是無助於我們面對當前的棘手問題。

若要解釋那天晚上我們談話的內容,我得稍微回頭說一說更早以前的事。實際上我得回溯到幾個禮拜以前的初夏。那時我和一個名叫藍尼的舊生交往,老實說,維繫這段關係主要只是性行為。但是藍尼突然決定開始受訓,而且很快就離開了。這件事讓我心裡有點兒不安,這期間露絲對我很好,不動聲色地照顧著我,若是我的模樣有點兒憂鬱,她便設法逗我開心,也常常為我做些小事,像是幫我準備三明治,或是替我做部份的清潔輪值工作。

後來大約是藍尼離開以後兩個星期,我和露絲兩個人深夜坐在我的閣樓房間,一邊喝著馬克杯的茶、一邊聊天,露絲開始讓我覺得,有關藍尼的事情都變得非常好笑。藍尼那個人不是那麼壞,但是當我對露絲說起他的私事,卻樣樣都顯得十分可笑,我們兩個人始終笑聲不斷。後來,露絲伸出手指上下翻了翻壁腳板旁邊一堆一堆的卡帶,她一邊笑著,一邊漫不經心地上下翻看。但是事後我突然有個念頭,懷疑這件事並非偶然,說不定露絲幾天前就注意到了,甚至仔細地檢查確認過,只是一直等待一個「突然看到」的最佳時機。幾年後,我略略向露絲暗示這個推測,她似乎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或許是我錯了吧!總之,我在房間裡每每提到可憐的藍尼的某件小事,我們兩個人便笑得合不攏嘴,突然間,笑聲就像插頭被拔了出來一樣。露絲側躺在我的毯子上,在微光中看著我的錄音帶盒,接著茱蒂·布里姬沃特的錄音帶就在她的手中。露絲沉默了一會兒,那段時間像是一輩子那麼久,然後她說:「妳找到這卷錄音帶多久了?」

我盡可能告訴她大概的情況,那天她和其他人離開以後,湯米和我如何碰巧發現了錄音帶。露絲繼續仔細地看著。


「所以是湯米替妳找到的囉!」

「不,是我自己找到的,我先看到的。」

「你們都沒告訴我,」露絲聳了聳肩,「還是你們說了,只是我沒聽到。」

「諾弗克那個傳說是真的喔,」我說,「妳還記得吧,大家都說那裡是英國失落的一角。」

當時我心裡想過,露絲也許會假裝不記得這個比喻,但實際上她卻認真地點了點頭。

「我那次要是想起這件事就好了,」她說,「說不定我也可以找回我的紅色圍巾。」

我們同時笑了笑,原先的不安似乎已經消失了。但是看著露絲就這樣放回錄音帶,沒再多說什麼,隱約讓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沒結束。

 

我不確定之後談話究竟是露絲因為發現了錄音帶因此開始主導我們的話題,還是我們原本已經往那個方向討論,總之,後來露絲認為她可以因此說出她所說的那一段話。起初我們先回去討論藍尼的私事,尤其很多關於他做愛的過程,我們把他當作笑話看待。露絲總算發現了錄音帶,而且她也沒有小題大作,我這才放下心中的大石,所以,我並沒有十分留意接下來的談話。過了不久,我們從嘲笑藍尼,轉而開始嘲笑湯米。起初並沒有惡意,好像我們只是出於對他的關愛。但是後來我們便開始嘲笑起他那些動物來了。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