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別讓我走》(75)

就像我所說的,我並不確定露絲是否刻意將話題導向湯米的動物,老實說,我甚至不能肯定是露絲先提到了這些動物,打從我們開始這個話題,我笑得和露絲一樣開心,笑著其中一隻動物看起來像是穿了內褲一樣,另外一隻像是看著一隻壓扁的刺蝟畫出來的,我當時應該找個機會告訴露絲這些動物其實滿好看,其實湯米畫得不錯。但我沒有這麼說,部份也是因為錄音帶的事情,不過老實講,或許也是因為我很高興露絲並沒有這麼在意那些動物,以及動物圖畫背後所意味的一切。最後說再見的時候,我們彼此感覺像過去一樣親近。露絲出去時撫摸我的臉說:「妳能夠這樣經常保持心情愉快,真是太好了,凱西。」

因此,幾天後當我在教堂墓地面對所發生的事情,心裡絲毫沒有準備。那年夏天,露絲在卡堤基半英里以外的地方發現了一座可愛的老教堂,教堂後面有幾處雜草叢生的草地,草地上斜倚著幾塊老舊的墓碑。那兒到處都是雜草,但是環境非常安寧,之後露絲便經常到教堂後面的欄杆附近,坐在高大柳樹下的長椅閱讀。最初我對這個新的變化並不熱中,我遺忘不了去年夏天我們一起坐在卡堤基外面草地上的情景。於是,每次散步的時候若往那個方向走去,而我又知道露絲可能就在那裡,便會穿過低矮的木門,沿著雜草叢生的小路經過墓碑。有天下午,天氣和煦,沒有起風,我輕飄飄地走在小路上,逐一唸著墓碑上的名字,這時,我不只看到了露絲,還看到湯米,他們一起坐在柳樹下的長椅。


其實只有露絲坐在長椅上,湯米則是一腳踩在扶手上面站著,一邊說話、一邊做伸展運動。他們看起來不像正在討論什麼大事,所以我毫不考慮便走上前去。或許我該從他們和我打招呼的方式看出一些蛛絲馬跡,但是我很確定,當時從他們外表看來並無異常。我之前聽到了一些關於某位新生的小道消息,於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訴他們,所以,一開始只有我一個人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他們只是點點頭,偶爾問個問題。過了一會兒,我感覺不太對勁,甚至到了這時我也只是停下來,用一種開玩笑的方式問:「我是不是打斷你們了啊?」
 

露絲便說:「湯米剛才正在告訴我他那個偉大的理論。他說,他已經告訴過妳了,而且已經告訴妳很久了,現在,他才終於大發慈悲,也透露一點兒內幕讓我知道。」

湯米嘆了一口氣,正打算開口說點兒什麼,露絲卻先低聲地用一種嘲諷的口氣說:「湯米那個偉大的畫廊理論!」

 

緊接著,他們同時看著我,就像我現在是負責人一樣,接下來的一切全由我來決定。

「這個理論沒什麼不對,」我說,「說不定是真的,我不知道。妳覺得呢,露絲?」

「我還得打破砂鍋問到底,才終於從這個可愛的男生身上知道這件事。從來不想讓我參與,是不是啊,可人兒?我得再三逼他,要他告訴我這些了不起的藝術作品背後到底怎麼回事,他才肯說。」

 

「我畫畫不只是為了那個,」湯米說。腳還是放在扶手上,繼續伸展。「我只是說,如果關於畫廊的猜測是真的,我可以把這些動物交上去試試看吧!」

「湯米啊,親愛的,不要在我們的朋友面前鬧笑話了,你騙騙我,那無所謂,但是可別在我們可愛的凱西面前做這種傻事。」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