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姑和麟趾在荒寨里為他們服務,他們都很喜歡。在不知不覺中又過了幾個星期。一天下午他們都喜形於色回到荒寨,兩個姑娘忙著預備晚飯。端菜出來,眾人都注目看著她們。頭目對大姑娘說:“我們以後不再幹這生活了,明天大家便要到惠州去投入民軍。我們把你配給廖兄弟。”他說著,指著一個面目長得十分俊秀、年紀在二十六七左右的男子,又往下說:“他叫廖成,是個白凈孩子,想一定中你的意思。”他又對麟趾說:“小姑娘年紀太小,沒人要,黑牛要你做女兒,明天你就跟著他過,他明天以後便是排長了。”他努著嘴向黑牛指示麟趾,黑牛年紀四十左右,滿臉橫肉,看來像很兇殘。當時兩個女孩都哭了,眾人都安慰她們。頭目說:“廖兄弟的喜事明天就要辦的,各人得早起,下山去搬些吃的,大家熱鬧一回。”

他們圍坐著談天,兩個女孩在廚房收拾食具,小姑娘神氣很鎮定,低聲問宜姑說:“怎辦?”宜姑說:“我沒主意,你呢?”

“我不願意跟那黑鬼,我一看他,怪害怕的,我們逃吧。”

“不成,逃不了!”宜姑搖頭說。

“你願意跟那強盜?”

“不,我沒主意。”


她們在廚房沒想出什麽辦法,回到屋里,一同躺在稻草褥上,還繼續地想。麟趾打定主意要逃,宜姑至終也贊成她,她們知道明天一早趁他們下山的時候再尋機會。

一夜的幽暗又叫朝雲抹掉,果然外頭的兄弟們一個個下山去預備喜筵。麟趾扯著宜姑說:“這是時候,該走了。”她們帶著一點吃的,匆匆出了小寨。走不多遠,宜姑住了步,對麟趾說:“不成,我們這一走,他們回寨見沒有人,一定會到處追尋,萬一被他們再抓回去,可就沒命了。”麟趾沒說什麽,可也不願意回去。宜姑至終說:“還是你先走吧,我回去張羅他們,他們問你的時候,我便說你到山里撿柴去。你先回到我公公那里去報信也好。”她們商量妥當,麟趾便從一條那班兄弟們不走的小道下山去。宜姑到看不見她,才掩淚回到寨里。


小姑娘雖然學會晝伏夜行的方法,但在亂山中,夜行更是不便,加以不認得道路,遇險的機會很多,走過一夜,第二夜便不敢走了。她在早晨行人稀少的時候,遇見婦人女子才敢問道,遇見男子便藏起來。但她常走錯了道,七天的糧已經快完了,那晚上她在小山崗上一座破廟歇腳。霎時間,黑雲密布,大雨急來,隨著電閃雷鳴。破廟邊一棵枯樹教雷劈開,雷音把麟趾的耳鼓幾乎震破,電光閃得更是可怕。她想那破廟一定會塌下來把她壓死,只是蹲在香案底下打哆嗦。好容易聽見雨聲漸細,雷也不響,她不敢在那里逗留,便從案下爬出來。

那時雨已止住了,天際仍不時地透露著閃電的白光,使蜿蜒的山路,隱約可辨。她走出廟門,待要往前,卻怕迷了路途,站著盡管出神。約有一個時辰,東方漸明,鳥聲也次第送到她耳邊,她想著該是走的時候,背著小包袱便離開那座破廟。一路上沒遇見什麽人,朝霧斷續地把去處遮攔著,不曉得從什麽地方來的泉聲到處都聽得見。正走著,前面忽然來了一隊人,她是個驚弓之鳥,一看見便急急向路邊的小叢林鑽進去。哪里提防到那剛被大雨洗刷過的山林濕滑難行,她沒力量攀住些草木,一任雙腳溜滑下去,直到山麓。她的手足都擦破了,腰也酸了,再也不能走。疲乏和傷痛使她不能不躺在樹林里一塊鋪著朝陽的平石上昏睡。她腿上的血,殷殷地流到石上,她一點也不理會。


林外,向北便是越過梅嶺的大道,往來的行旅很多。不知經過幾個時辰,麟趾才在沈睡中覺得有人把她抱起來,睜眼一看,才知道被抱到一群男女當中。那班男女是走江湖賣藝的,一隊是屬於賣武耍把戲的黃勝,一隊是屬耍猴的杜強。麟趾是那耍猴的抱起來的,那賣武的黃勝取了些萬應的江湖秘藥來,敷她的傷口。他問她的來歷,知道她是迷途的孤女,便打定主意要留她當一名藝員,耍猴用不著女子,黃勝便私下向杜強要麟趾。杜強一時任俠,也就應許了。他只聲明將來若是出嫁得的財禮可以分些給他。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