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47)

萊尼被人“惡狠狠地”說成是同人睡了兩次就撈到約五萬馬克, 而她——而她是否她覺得自己像個婊子? 

辦公室萊尼不僅回避著, 她也幾乎不再去公司了。她向洛蒂霍伊澤坦白說, “看到那一堆堆剛印好的鈔票”就噁心。自己的汽車她保住了, 再次被沒收的危險防止了, 她只是用汽車“在近處兜風”, 這時不過已日益頻繁地帶母親出去, “在盡可能靠近萊茵河的漂亮咖啡館和飯館里她們一坐就是幾小時, 含笑相視, 彼此觀看往來的船隻, 抽煙”。那個時期格魯伊滕一家全都這樣“高高興興, 使人莫名其妙, 真會使人長時間發瘋了”( 洛蒂霍伊澤語) 。已確診格魯伊滕太太的病沒有什麽希望痊愈: 多發性硬化症, 如今已越來越快地進入後期。她上下車都是萊尼背著: 書她不再看了, 連葉芝的作品也不讀了, 有時“她用手數唸珠”( 范多爾恩語) , 但並不尋求“教會的安慰。”

 

所有當事人都明確地說, 這個時期格魯伊滕家——一九四二年初至一九四三年初——的生活是“最奢侈的”。“不負責任, 真是不負責任, 我這樣說, 您也許會更好地理解如今我為什麽對萊尼雖不苛刻, 但也不過分遷就。當時歐洲黑市上能買到的東西, 他們全都有——那件可怕的事情後來出了, 至今我仍不明白為什麽胡貝特要那樣做。他根本用不著那麽做嘛。他確實用不著那麽做嘛。”( 馬爾婭范多爾恩語)

 

“那件事”純粹是由於一樁荒唐的純文學偶然事件而被揭露的。後來格便伊滕稱之為“完全是一樁筆記本交易”, 這就是說, 他把全部材料都裝在他的皮夾子和筆記本里, 經常隨身帶著; 在這件事情上, 他的市內辦事處是他的通訊地址, 他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沒有牽連任何人, 連他的朋友和總會計師霍伊澤也不知情。這是一件冒風險的事情, 是一次賭注很大的賭博。事實說明格魯伊滕, 感興趣的是賭博而不是賭注, 也許時至今日只有萊尼“理解”他, 就像他的妻子“理解”他一樣, 還有——當然有所限制——洛蒂霍伊澤, 對絕大部分她是理解的, 只是“不明白其中的自殺性部分, 那是自殺, 純粹是自殺——幹什麽啊? 他拿錢? 成包、成堆、成捆地送人! 真是荒唐, 虛無主義——莫名其妙, 神經失常”。 

為了這件“事情”, 在大約六十公里外的一個小城市里格魯伊滕專門成立了一家公司, 命名為“施萊姆父子公司”。假證件, 他弄來了帶有偽造簽字的偽造訂貨單( “他隨時都能搞到那些表格, 他也從來不把簽字當一回事, 他在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三年的危機年代里, 甚至經常在匯票上冒充他妻子簽字, 並說: ‘將來她會理解的——為什麽現在要叫她著急呢? ’”老霍伊澤說) 。

 

那場賭博、那件事情持續了八九個月, 在整個建築業以“死魂靈醜聞”而著名。這件特大醜聞是一次“抽象的筆記本遊戲”( 洛蒂霍伊澤語) , 有已付款在其中甚至已交付但又通過黑市倒賣的水泥, 有雖支付工資卻並不存在的“外籍工人”, 還有整整一個有建築師、工程負責人、領班, 甚至食堂的女廚師等等, 全都只存在於格魯伊滕的筆記本上, 連驗收記錄也不缺, 驗收記錄上的簽字全都符合手續, 銀行戶頭一應俱全、銀行結單, “一樁完全規規矩矩, 或者更恰當地說, 看起來規規矩矩的事情”( 朔爾斯多夫博士後來在法庭上語) 。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