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別讓我走》(45)第二部 第 10 章

我全神貫注聽著湯米的故事,全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要來找他說話了。但是湯米一提到我們「年紀比較大了」,才讓我想起原先的任務。

 

「嗯,湯米,」我說,「我們再找時間好好來說這件事,這件事情真的很有趣,我也知道這事一定讓你非常痛苦。但是不管怎樣,你還是得好好振作才行。今年夏天,我們就要離開這裡了。你必須讓自己恢復正常生活才對,另外還有一件事,你現在就能整頓整頓。露絲告訴我,她打算喊停了,希望能夠和你復合。我覺得這是你的好機會。千萬別糟蹋了。」

湯米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我不知道耶,凱西。我還有這麼多事情要想。」

 

「湯米,你聽好,你真的非常幸運,學校有這麼多人,你卻能有露絲喜歡你,我們離開學校之後,如果你還是和她在一起,你就不必擔心了,露絲這麼優秀,你只要和她在一起,保證不會有事,她說,她希望可以重新開始。所以,千萬別搞砸了。」

我等了又等,湯米遲遲沒有回答,我感覺整個人又變得惶恐起來。我靠過去對他說:「聽好了,你這個傻瓜,以後機會不多了。你不明白嗎?我們一起在學校的時間不多了。」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湯米回答的時候,態度冷靜,顯然經過了深思熟慮,湯米這一面在未來幾年將會更常出現。

 

「妳說的話我真的明白,凱西。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不能急著回去和露絲交往。我們必需謹慎地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走。」湯米嘆了一口氣,又看著我。「妳說的沒錯,凱西,我們很快就要離開這裡了,這不再是一場遊戲,我們必須仔細想想。」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坐在原地,用力拉扯地上的苜蓿。我可以感覺湯米的眼光正落在我身上,但是我沒抬頭。我們大概這樣維持了一段時間,直到有人打斷我們。我猜是湯米稍早一起踢足球的男生回來了,還是其他學生散步經過,坐在我們旁邊。總之,我們短短的談心時間到此告一段落,離開時心裡不免覺得沒有達成原先的任務,我畢竟還是辜負了露絲。

 

※※※

 

我從來不曾評估過那次和湯米談話產生了多少影響,因為就在我們談話之後第二天,傳出了這樣一則消息。當時還是早上,我們正在聽一場文化概要的課。這門課有幾次上課要求我們扮演各種出現的人物,有餐廳服務生、警察等等。我們在課堂上既是興奮又緊張,總之大家一直相當激動。上完課之後,我們正要排隊離開,夏綠蒂衝進教室,關於露西小姐離開海爾森的消息,一下就傳開來了。那門課的老師克里斯先生想必老早知道這則消息,我們還來不及問他任何事情,他便一臉愧疚地溜出去了。最初,我們還不知道夏綠蒂會不會只是道聽塗說,但是她越說越像是真的。

 

一大早,另外一個中學部的班級走進十二號教室,等著露西小姐上音樂欣賞課程,卻發現是艾蜜莉小姐代課,艾蜜莉小姐說,露西小姐暫時不能來,所以由她代課。接下來的二十分鐘,一切都還正常。突然,話說到一半,艾蜜莉小姐撇開貝多芬的話題,當眾宣佈露西小姐已經離開海爾森,而且再也不會回來了。那堂課提早了幾分鐘結束,因為艾蜜莉小姐面帶憂傷地衝出教室。學生出去之後,這個消息便開始一傳十,十傳百。

我聽完立刻動身去找湯米,希望他能第一個從我這裡聽到消息。但是,當我走到庭院,卻發現事情已經太遲了。湯米在庭院另一邊,和一群男生圍成一圈,一邊聽一邊點頭。其他男生看起來滿開心的,甚至有點兒興奮,只有湯米一個人兩眼空洞。那天晚上,湯米和露絲又在一起了,我記得幾天以後,露絲來找我,謝謝我順利解決了這件事情。我說自己可能沒有幫上什麼忙,但她並沒有聽進去。這段時間我肯定是她心裡的大好人之一。我們在海爾森最後幾天,大概就是維持這樣的狀況。

 

第二部 十

有時我開車經過穿越沼澤地、或是一排排皺摺起伏的田野,走在冗長迂迴的路上,偌大的天空一片灰濛濛的,沿途景色毫無變化,這時我常想起以前在卡堤基應該要寫的一篇小論文。我們待在海爾森的最後一年夏天,監護人不時提起這篇論文,並且幫助每位學生選擇一個足夠投入兩年光陰的題目。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我們從監護人的態度當中發現了這事沒什麼大不了,沒有人真正相信這篇論文有多重要,同學之間也從未議論這件事情。記得當初我進辦公室告訴艾蜜莉小姐,我所選擇的題目是維多利亞時期小說的時候,先前其實沒有考慮太多,我看得出來艾蜜莉小姐也發現了這點。她只是帶著狐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當我們到了卡堤基,論文卻出現前所未有的重要意義。最初幾天,某些人甚至更久,大家似乎還是牢牢記得論文寫作的事情,那是海爾森給我們的最後一項功課,就像監護人的告別贈禮一樣。儘管過了一段時間以後,這件事漸漸淡忘了,但是,那一陣子它卻是我們在新環境的心靈寄託。

每當我想起這篇論文,常會重新回顧論文的部份內容細節:我想過可以採取一個新的研究方法,或是撰寫不同的作家、作品。有時當我在服務站喝咖啡,看著落地窗外公路時,那篇論文便會毫無原因地突然出現在腦海中。我喜歡坐在那裡,一一回想論文的內容。最近,甚至興起一個念頭,等我卸下了看護工作後,時間充裕了,要回頭去修改修改論文。不過這事到了後來,也沒有當真,我只不過回想過去的事情,拿來消磨時間罷了。我對這篇論文的態度,就像對過去在海爾森十分擅長的圓場棒球一樣,或者像是回想很久以前和別人發生爭辯的時候,到了現在才想到當初應該說的幾句聰明話。但是一切都還停留在白日夢的層次,也沒當真。但是,如我所說,這和我們最初來到卡堤基的情況並不一樣。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