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40)

幾天以前出了一樁奇跡,海上來的一陣狂風摧毀了地上的木制教堂,桅桿、木板、橫梁、托梁和帆布一片狼藉,好像風魔巨人亞達馬斯托爾在作怪;若果真是亞達馬斯托爾作怪,那就是因為人們繞過了他的好望角,因為我們的工程冒犯了他。

有人嚇得魂不附體,稱這場暴風為奇跡;既然是一場毀壞,本應當給它起個別的名字;人們知道,國王來到馬芙拉並得知這一情況之後,立即開始發放金幣,他發放金幣和我們講述這個過程一樣易如反掌,因為工程官員們在兩天當中又把一切重新建造好了,於是發放的金幣就成倍增加,多發放金幣比多發放麵包要好得多。國王是位有先見之明的君主,不論到什麽地方都隨身帶著盛金幣的大箱子,以防出現這樣或者那樣的風暴。

奠基儀式之日終於來到了,唐·若奧五世在侯爵府過夜,門口由馬芙拉衛隊長率領一連士兵把守,巴爾塔薩爾不想失去機會,前去找軍人說話,但毫無用處,誰也不認識他,他想幹什麽呢,在和平時期談論戰爭,真是不識時務;夥計,不要給我擋住大門,過一會兒國王就要出來。

聽了這句話,巴爾塔薩爾朝維拉山上走去,布里蒙達和他一起去;他們還算有運氣,得以走進教堂,這里並非人人都能進去;教堂裏面讓人眼花繚亂,紅黃兩色塔夫綢糊頂,並且色調各異,側面糊的是豪華的法國亞拉斯緞,按照真正的教堂開了必要的門窗,一切都完全相符,門窗上都掛著淡紅色的緞簾,並飾以金銀絲帶和流蘇。

國王來到以後頭一眼便會看到正面的三座大門,上面是一幅聖徒彼得和約翰在耶路撒冷教堂門口為向其行乞的叫化子治病的畫,暗指希望這里會產生其他奇跡,但任何奇跡都不如上面說的金幣那樣叮當作響;關於圖畫,還有另一幅畫的是聖徒安東尼奧,這座修道院就是按照國王個人的意願為他而建的,若不馬上把這一點說明恐怕人們會忘記,這畢竟是6年以前發生的事了。

教堂裏邊,前面已經說過,裝飾非常豪華,絕不像後天就要拆除的木棚。四福音書那邊,就是說,面對祭壇的人左手那一邊,不說主祭壇是因為只有一個祭壇;這樣詳加說明大概不會失之於囉唆,因為是為了讓我們明白,而我們是些昏然無知的人;這樣不厭其煩地描寫細枝末節還因為,在宗教信仰及其科學之後出現的一定是無信仰的時代及其完全不同的科學,誰能知道將來什麽人讀這本書呢;在四福音書那邊的6層臺階上有一條以貴重的白色綢鍛裝飾的長椅,長椅上方有天蓋遮擋;對面,即祭壇右側,有另一條長椅,這條長椅下只有3層臺階而不是6層,並且沒有天蓋,使前者顯得稍高一些,依此類推,使人們對差別一目了然,後者是身份較低的人的座位。

這里放著唐·托馬斯·德·阿爾梅達要穿的祭把法衣和舉行聖事使用的許多銀器,這一切表明正在走進來的君主偉大得無以倫比。教堂內應有盡有,十字架左邊為音樂家們搭起了唱詩臺,唱詩臺覆蓋著淡紅緞子。上面的管風琴在適當的時候演奏;那邊還有專為受俸牧師們準備的長凳,右邊則是觀禮臺,唐·若奧五世正朝那里走去,他將在那里觀看整個儀式,貴族和其他要人坐在下面的凳子上。地板上撒了一層燈心革和香蒲,上面鋪上綠色的布;由此看來,葡萄牙人以紅綠兩色的喜好由來已久,成立共和國以後國旗也是這兩種顏色。

第一天舉行了祭十字架儀式,木十字架非常大,有5米高,活像個巨人、亞達馬斯托爾或者別的什麽人,也許像上帝那樣大;眾人站在十字架前都在胸前劃十字,尤其是國王,女信徒們還淚流滿面;祭把儀式結束以後,4位神職人員把十字架擡起來,每人擡一個角,插在特意準備的一塊石頭上,但這塊石頭不是阿爾瓦羅·迪約戈切割的,中間有一個洞,把十字架的底腳插到裏面,盡管十字架是神的象征,要是沒有東西夾住是站不住的,這與人相反,人即使沒有腿也能站直,問題在於我們想不想站立。管風琴彈出優場的樂曲,樂師們吹起笛子,唱詩班唱起來;因為教堂容納不下,沒有進去或者身上太髒而不能進去的人們和那些來自鎮上及其附近地區未獲准進去的人們都留在聖殿外邊。只能聽聽對唱贊美詩和聖詩的回音了,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Views: 4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