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門·序秀陶《一杯熱茶的功夫》

兩千年五月,秀陶從美國西岸背了十幾本詩集專程來臺送給老朋友們。我得到一本。磚頭一樣,厚厚的精裝的,詩。除了詩是他自己寫的而連印刷、裝訂、封面也都是他一手包辦。

我的那本有他親筆的題辭;文曰:

「羅子馬啊!既不能喝酒、又不能吃花生米,那末便唸唸這幾首臭詩吧。」


集名《死與美》。全部「散文詩」。自序中還提到我為他從舊《現代詩》影印的一些詩作。是一九八五年以前的作品,秀陶稱之為少作的詩,都被排棄,未收入。我覺得可惜。別的不說,單他被編入張默、亞弦合編的《六十年代詩選》中的那些詩不僅好而且香。且讀〈髮香〉:


她的髮絲把香捲得圓圓的,鬆鬆的而且鬆鬆的送過來了。

 …………。

還有〈白色的衝刺〉一詩,更是壹篇經典之作。就這首詩引出了散文詩的「驚心」論。


白色的衝刺


浴室的末端懸著一塊長四尺寬尺半的條鏡,每日在那裡我與自己約會,而後總是沒有隱私,沒有人流淚。我離去,自己也回去

一天,我不該多瞪了幾眼,也難怪我。看到他悵然若失地木立著。下面是一個經年累月從菜場買回的大肚皮。而上面蓬蓬亂亂的如一本棄置於屋角的舊小說。兩眼懷著無奈的渴望我先是與他細語著,問他需要些什麼?而後我不得不大聲地叫喊,大聲得幾已超過了我可能的音域,而他卻淒然欲泣,啊,這樣冷漠而極需同情的人,我也不得不退了幾步,採一個開跑的姿勢,揚臂,向他衝去

而牆是白的,白得如我一樣強烈


這是篇充滿自我異化、認同、納爾西斯情結,多層結構的精采作品。以後還會出現在他作品中,以不同的角度搬演「鏡像」劇場。

《死與美》不收一九八五年以前作品外,所推出的全是「散文詩」,而且還編入一篇長文〈簡論散文詩〉,名雖曰「簡」,其實已把散文詩的源流與發展說得一清二楚,我也受益不淺。

《死與美》不收舊作,也許有些道理。因為新。不單是新作,而在於結構新、語言新,材料和態度也都新。至於這本《一杯熱茶的工夫》又更進一層。


秀陶的這一冊詩,篇幅很多,分為六輯,每輯八九首,大概有六七十首詩。有長有短:短的多半作於二○○○年,長的便是本世紀之作。不但長短有別,風格也不一樣。題材方面越來越廣;用平白的語言寫平白的瑣事,但作品本身卻晶瑩剔透,能為讀者帶來淡淡的領悟。

譬如:


……人只能以眼攝取、以心沖曬,而後任時日將之褪色、變形,而後隨同騙人的記憶壹起消亡……

──致風景



我凝視著杯中,水色漸濃,茶葉有的紛紛下沈;有的又打杯底欣然地上升(半途中它們相遇時也會握手寒喧壹番,或者互問近況及動向吧,)……

 ……

那一杯熱茶的工夫真長,真是命樣長,樣的帶著淡淡的苦澀

──一杯熱茶的工夫


這些句子都能耐人咀嚼良久。


此外,秀陶還把時事入詩。菜市場、喪事等等也不例外。


現在又讀到楚戈先生為這本詩作插畫,使得詩集的價值倍增。楚戈不僅是畫家,同時又是詩人;自己曾出版詩(散文詩)專集《散步的山巒》,詩插畫二冊,都是為國內外詩人所繪神品,他的插畫不是詩的附屬品而是衍生的第二文本。


然而,秀陶何許人也?想國內七年級以下的讀者皆不清楚。因為他在六十年代去了越南。八十年代才從西貢逃到美國。本姓鄭,壹九三四年生於湖北,後隨家人遷臺。臺大商學系畢。從高中時代便開始創作,也寫散文詩。曾被選入亞弦、張默所編《六十年代詩選》。成名甚早,但卻從未放棄創作。在美退休後,繼續鑽研里爾克及法國散文詩。近年來創作更為豐盛。尤其散文詩越來越淡,越淡越耐人尋味。因為我和他認識很早,要我寫敘,不敢不應。

唯因病於柏金森氏症書寫不便,若有錯漏還請原諒。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