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奇:別讓農民不食人間煙火(3)

城市是水泥森林之下,不是水泥鋪地,便是綠草鋪地,沒有產生灰塵的空間。而鄉村處處與泥土為伴,被泥土包圍,一遇風天,塵土飛揚,再密閉的空間都會落滿塵埃。更何況維護城市環境衛生,有財政支付報酬的全國3000多萬環衛工人日夜守護,他們還有60%多的機械化率作支撐,而農村則只能靠農民自身維護。以城市思維設計農村的制度必須改變,把選擇權交給農民,讓農民為自己謀劃,才能使他們在鄉村振興的征程上不斷增強獲得感、幸福感。 


二是追求極致的“仙境”思維。
仙境是人類理想的烏托邦,只能見於文學作品中的描寫。在那里:山青水碧,地綠天藍,雲蒸霞蔚,清氣怡神,玉宇瓊樓,纖塵不染。處處泉水叮咚,移步溪流潺潺,無雞犬之鳴吠,無車馬之鬧喧。長髯仙人,無家無室,無父無母,無兄無弟,柱杖花間,微微笑,飄飄然,樂陶陶。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不稼不穡,不飼不養,不灌不溉,不飲不食,無溫飽之憂,無旱澇之患,無疾病之痛,無災荒之苦。

南宋白玉蟾在《贊歷代天師》詩中寫道:“吸乾酒每一須臾,冠冕玄壇百歲余。不食人間煙火氣,能傳天上電花書。”這便是仙境中的人物。理想不是現實,用理想做標準要求現實注定不會成功,也將遭到社會的詬病。經過舉國上下多年的拼搏努力,到2020年脫貧攻堅決勝之後,中國農民才剛剛擺脫貧困,在這樣的背景下要求建設一個仙境般的新農村,不現實,不可能,更沒必要。實實在在、腳踏實地,摒棄子虛烏有的理想夢,尊重常識,尊重現實,因地制宜,循序漸進,因村施策,讓鄉村充滿煙火氣,讓農民真有幸福感,才是鄉村振興的要義。
 

 

三是過重形象的政績思維。典型引路,我們需要形象的塑造;激勵後進,我們需要榜樣的力量。但是別有意圖地為形象而形象,以不顧民力不惜代價的形象工程去謀取政績,就另當別論了。去年底被免職的貴州省黔南州獨山縣縣委書記潘誌立,不顧縣財政年收入不足10億元的現狀,盲目舉債大造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使該縣債臺高築達400億元之巨,且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為了探索路子、找出方法、抓出經驗,在鄉村建設中,我們精雕細刻,培植“盆景”,培植的目的是想讓“盆景”能變成遍地開花的“風景”,對大多數地方有借鑒意義,有推廣價值。如果打造的“盆景”只具有觀賞價值,只適於外人參觀,只用於上級評比,只提供領導檢查,不可復制、無法學習,這樣的“盆景”要不得。

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這是每個為政者的追求。在一個地方當官幾年,總要弄出點名堂,造出點政績,於是急功近利者便從人造形象工程打主意。形象工程與政績工程是一對孿生姊妹。追求政績是對的,但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所出政績要經得起實踐的檢驗、民眾的檢驗、歷史的檢驗,那種不顧群眾需要和當地實際,不惜利用手中權力大上勞民傷財、浮華無效工程,好大喜功,純為自我標榜的政績,是虛浮的政績,不光群眾反感,也害人害己,多有後患。

四 是整齊劃一的軍事思維。中國的鄉村經過數千年的歷史積澱,形成了方方面面既豐富多彩又符合規律的自然生態和社會生態兩大系統,山水田園、路樹溝渠、屋宇院落,都經歷了時光的磨洗,環境的考驗、習俗的應對、物種的競擇,都具有存在的合理性。為了適應所謂現代文明的生活方式,一些地方強行拆舊村建新村,房屋都蓋成一個模式,綠化都栽植一個樹種,道路橫平豎直,禁養各類禽畜,幾千年厚重的歷史沒了蹤跡,多姿的文化淹沒於單調的空間,“詩意的棲居”變成了乏味的存在。這種現象不是對傳統文明的繼承,而是對傳統文明的破壞。現代文明必須根植於傳統文明之上才有意義。比如在舊村改造中植入現代元素,讓人們在舊居中享受現代生活;在新村建設中不千篇一律,符合自然和社會的生態規律,讓自然與社會和諧,使古代與現代統一,既有古典美,又具時尚性。經濟社會的發展有其自身規律,人們的生活方式有著多種需求,戰爭年代的軍事思維無法解決這些現實問題。(2019-11-04愛思想)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