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家·我有三本《聚書的樂趣》(中)

當我披著滿身陽光,或者說陽光的手指印,回到我的過去中時,我發現,我的世界已發生了很多我喜歡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我那本“天書”已有了中文本,而且據說翻譯得上好。當然要去買一本,但逛了幾家書店都說沒有。我想,這書可能早已落市,心里頭不免有些失落。這麽說來,在我出走期間,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真是有不少,人們把我想念的東西買空了,這也算得上是之一吧。 

然後又過去很久,有一次,我在新修的二環路上散步,撞見了一個賣書的地攤,只見一大堆垂頭喪氣的書,像死魚死蝦一樣被攤晾在地上,隨便路人挑挑揀揀,討價還價。這份自在也將我吸收過去,我的目中馬上充滿了我厭惡的各種書名和封面、顏色。我本能地轉移了視線,仿佛是被那些我厭惡的書目和顏色推開的。然而,就在這時,就在我視線轉移的過程中,我的目光又被一個很素雅的封面碰了一下,就像肉體被一隻纖纖之手觸了一下,心靈酥酥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這封面抓了過去:聚-書-的-樂-趣……愛德華·紐頓!嘿,我驚喜地衝上去,一把將它抓在手中,好像有人要跟我搶似的。習慣地翻看一下,可以斷定,書不是假的,也無甚損傷,心里就喜悅起來,手很主動熱情地往口袋里伸去。

 

“多少錢?” 

“二塊。” 

“二塊?” 

“是,兩元,不講價。” 

小書販的口氣里有一種堅決的不容置疑的權威。

 

我被這廉價驚呆了,掏錢的手靜止下來。這感覺和你有時被某個意想不到的高價嚇著是一樣的。書販子也一定以為我是被“嚇著”了,及時給我騰出餘地:“這樣吧,一塊五,不說了。”我又楞了一下,但馬上清醒過來,並迅速付了錢,拔腿就走,唯恐這是個錯誤,別人要反悔似的。“愉快”在暫時的一分鐘之內頻繁地拍打我,我沒有理由不愉快。我哼著小曲回了家,愉快也跟著我回了家,並伴著我度過了整個白天。到了晚上,愉快仍然沒有完全消失,我高高興興地沐了浴,坐下來,開始拜讀我向往已久的愛德華·紐頓的書。 

“一個男人,或者一個女人,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東西,其次是一本書,它使人抓住秘密的核心……”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